• 第一百四十六章angel的执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16字

    炎景烨的话就像一根鱼刺卡在他的喉咙里咽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他霍金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狼狈过,似乎从一开始接手炎景煜的暗杀令,遇上凌惜音,他的日子就没有消停过,原本想着让凌惜音自己个儿下手杀了炎景煜,自己也好独善其身,谁曾想,这妮子居然动了真感情,导致自己的计划一错再错,真是流年不利啊!

    闷头又是一口白酒,霍金森有些醉了,摇了摇头,企图把脑袋里那些有的没的全部甩出去,把酒杯轻轻放在茶几上,站起来,晃晃悠悠的也不知是船在摇晃,还是霍金森的身体在晃。

    眼瞧着面前的人快要栽倒的身子,angel眼疾手快的冲过去,扶住霍金森的身体,近距离的靠近,让霍金森身上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猝不及防的灌进angel的鼻子里,让她不由得身体一软,声音也软了几分:“头儿,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我自己可以,你先走吧。”甩开angel的手,霍金森似乎并不领情,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的一个巨浪让angel也差点站不住脚跟,更别说是已经喝醉了的霍金森,身子一翻险些栽倒在地上,要不是身边刚好有个柜子,此时此刻的霍金森,怕是一定要和船板亲密接触一下了。

    中国的白酒不比红酒,红酒劲儿来的快,去的也快,然而白酒,入口香醇,尝着柔柔的,带着甜香,可后劲十足,一旦喝多了,可有的受呢。

    angel不死心,又走上去去扶霍金森:“头儿,你真的喝醉了,就让我扶你去休息吧!”这一次霍金森没有拒绝,任由着angel扶住自己往房间走去。

    霍金森真的已经醉了,开始分不清面前的人儿到底是谁了,angel拿了一块毛巾轻轻擦拭着霍金森的脸颊,动作轻柔,就像是羽毛从脸上划过的感觉,让霍金森脸上痒痒的,因为白酒的后劲,心里也跟着痒痒的。

    眯着眼去看眼前的人,霍金森只看到一个轮廓,眼睛睁了两睁,一把握住了眼前人放在自己脸上的手,轻轻揉捏着。

    angel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继而弯起眉眼,开始笑,小心脏突突的跳着,天知道她盼望着这一天盼望了多久。

    把头靠在霍金森的胸膛上,感受着霍金森的心跳,感受着霍金森身上迷人的味道,angel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开始融化了。这是她心里的人啊,做着梦都想要触碰的身体。

    已经醉的迷迷糊糊的霍金森哪里还能顾及身上这个女人的心理活动,透过最看出去的人,是他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人。

    从怀里拉起这个人,带着白酒气息的嘴唇封了上去,也不知道吻到了哪里,想象中嘴唇湿湿润润的感觉没有体会到,倒是咬到了一嘴的毛发。

    看着霍金森懊恼的吐出不小心吃进去的头发,angel忽然低声笑了,小心翼翼的凑上去主动吻住霍金森的唇,白酒的醇香在嘴里嘴里蔓延开来,angel觉得自己也要醉了,而且醉的不清。

    “Cindy。”相合的唇齿间,霍金森发出一阵呢喃细语,angel什么都没有听见,也不想听见,她已经沉浸在霍金森编织的情网里面,此时此刻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angel都不想去管,因为他就想这样一直沉沦下去。

    都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就在霍金森加大力度,席卷着angel整个口腔的时候,angel已经摸不清东南西北了,身体已经被霍金森粗粝的手掌入侵,胸前的浑圆被包裹住,手心的火热烫的angel身体极速的一缩,向后退去,却被霍金森扣住了腰肢,往自己身前靠。

    滚烫的身体有了肌肤之亲,angel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要被霍金森的温度烤焦了,梦里出现过的场景在现实中上演,angel的身体已经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全靠着霍金森的支撑。

    任由霍金森摆弄着,angel的心就如同这巨轮浮浮沉沉的摇晃着,沉溺在一片名字叫做霍金森的汪洋里。

    “Cindy,我好想你啊!”狠狠的咬住angel胸前的点,使得angel的身体更加猛烈的瑟缩了一下。嘴里吐出的呢喃细语转化成了倾诉,似乎是故意要让身前的人听见。

    这一下angel听清了,身体狂热的激情退去了一大半,想要退开,却被霍金森攻入了最私密的地方,已经到了这一步,霍金森怎么可能放她走。

    身体的反应永远都比思想诚实,就在心里明显提出抗议的时候,身体却朝着相反的方向,紧紧的贴在了霍金森的身上。

    angel面上的激情掺杂进了苦涩,看着霍金森激动发狂的面色,angel的心也开始服了软,罢了罢了,谁让这人是自己在心里帮了这么多年的人呢!

    感受着怀里的人不再拒绝,霍金森的动作更加放肆了,最私密的部位被最大程度的撑开,直到放进去第四颗手指,这才用力一拉,将人放到了自己的身下。

    情绪已经到了最高点,昂扬随时准备着被吞噬,精瘦的腰身用力一挺,angel觉得最空虚的地方被填满了,嘴里发出让人羞涩的叹息,随着霍金森得攻势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重,只不过在这暴风雨要起的夜晚,又有谁会去注意。

    “Cindy,你好棒!我爱你!”就在angel达到最顶点,猛然释放的那一刻,国金人也释放了,和心爱的人做这个事情,在这一点必须要同步才能得到最大的满足。

    听着霍金森的夸奖,在激情退去的那一刻,angel流下泪来,自己惦记了这么久的男人,盼望了这么久的情事,听到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angel爱着霍金森到底爱到了什么程度,才会甘愿接受这样的对待呢!或许这个问题就连angel自己也说不清楚,有些东西一旦滋生了,想要抑制,早已为时已晚

    收起自己的东西匆忙而又狼狈的逃离了霍金森的房间,angel已经没有力气去管他,床上的人呈现大字张开,感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