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angel的变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03字

    逃离了充满霍金森味道的房间,angel的身体依旧敏感的感受着霍金森带给她的感觉,被爱情的驱使冲昏了头脑的人,此时已经渐渐冷静下来,脑袋也开始了从蓝屏的状态恢复了正常工作的状态。

    霍金森的话盘亘在耳边,刺激着她的耳膜。以前她不明白为什么霍金森那样的人当年会放弃了Cindy这棵摇钱树。让她离开组织,去过她想要的生活,时至今日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她啊!

    呵呵,angel止不住的苦笑了一下,时至今日她也才知道,像霍金森这样冷血的人也是有感情的,也是懂得什么叫做爱的。可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怎么可能看不见自己对他的感情!有一种想法不知不觉就浮现在angel的脑海里,她觉得霍金森一直把她对他的感情看在眼里,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angel本就无力的身体,显得更加的无力了,躺在床上,那种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前所未有。有些东西一经出现就与身体严丝合缝贴在一起,怎么也摆脱不掉。那个凌惜音到底有哪里好?自己哪里不如她了?为什么,你看不见我呢!

    哈哈!像是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angel忍不住仰头笑出了声来,可是笑着笑着,眼角就被一种叫做泪水的东西湿了眼角,继而流进了头发里。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这样的啊!那么这么多年,我到底算什么!angel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无论自己怎么逃脱也逃离不出来的怪圈。凌惜音,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哪里比不上你了!

    与angel不同的是霍金森,此时的霍金森正蒙头睡着大觉。霍金森是怎么样的人,跟在他身边久了的人都知道,唯利至上,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舍去,包括身边的人。所以失去黑衣虽然会觉得可惜,但也不过只是觉得可惜而已,毕竟比起自己来,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也许在霍金森的眼里,只有凌惜音是个例外,可是到了该利用的时候,他从来也没有手软过。不然凌惜音怎么可能中毒?怎么可能屡屡被人攻击了。

    然而不管霍金森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也不管当时叫出凌惜音的名字是有意,还是发自内心,从这一刻开始,angel的内心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都说爱情能使人永恒,但也能够让人毁灭,自这一夜,angel亲自把自己推向了地狱里,被困在一个由霍金森编织的叫做凌惜音的牢笼里,她自己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

    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霍金森倒是一夜好眠,借着白酒的醉人醇香,睡的比任何时候都要踏实,完全没有自己现在正在流浪的自觉。

    他的手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响,屏幕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亮,屏幕上没有显示任何名字,只不过是一串乱码,一串只有组织里的人才能够看得懂的乱码。

    隔着海岸线,黑衣已经苏醒过来,记忆里的这两天出现了断片的情况,脑子更是蒙圈了,回想起当日晕倒前的场景,想到组织里遭遇的事情,问护士借了手机,第一个打的就是霍金森的号码,但是,电话响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接。

    黑衣最后也干脆放弃了,反正霍金森这个人就这样,你找他的时候,你永远找不到,除非他主动找你。不然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处可寻。

    盯着窗外看了一会,药物使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刚刚清醒过来的人,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没一会,黑衣又睡着了,就连护士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药物使人昏睡,也是人脑子产生混乱的思维,当黑衣因为药物而沉睡的时候,有一个人也被打倒在无所不能的药物面前。

    凌惜音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炎景煜不在,估计是已经出门去了。

    习惯性的拿过床头柜的手机,却发现已经自动关机了,摸来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就准备出去觅食去了,一天一夜没有进食得肚子被饿的咕噜噜的响。

    一出房门就看见炎景煜留在桌子的早餐,会心一笑,凌惜音走到餐桌边坐下来,这才注意到炎景煜留在早餐边上的便利贴,便利贴上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字迹潦草正是出自炎景煜的手:我出去办点事,马上回来,你在家里等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看着字条,凌惜音这才恍然想起炎景煜昨天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用食指戳了戳便利贴,就好像戳着炎景煜的面颊,凌惜音有些不高兴,这人还搞起神秘来了!我倒要看看,你准备带我去那里!

    恨恨的喝了一大勺子的白粥,凌惜音心里虽然也有些猜测,但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在家里等炎景煜会来接她。

    刚吃完早饭门铃就响了,凌惜音起身去开门,门后是黄毛忐忑不安的脸,原本竖直得翘着的头发耷拉下来,整个就是一只丧家犬,或者比之丧家犬都还要狼狈一些。

    见开门的是个女人黄毛也愣了,退了一步,疑惑的眼睛扫过门牌号,确定自己没有敲错门,这才颤颤巍巍,有气无力的问道:“炎哥,不,炎景煜在家里吗?”

    见凌惜音目光阴冷的看着自己,黄毛又急忙改了口,对面的女人眼神太冷。害得他舌头都快打结了。

    “你有什么事?”对面的这人,凌惜音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和炎景煜到底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自然不会给人家什么好面色,更没有让人进门的意思。斜倚在门口,看上去一副清冷孤傲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凌惜音的声音冷的几乎可以把人都给冻伤了,把黄毛吓得一秃噜,膝盖股软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这是黄毛第二回在别人面前露怯,第一回是几年前晕倒在炎景煜家门口被他救下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