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黄毛与凌惜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16字

    那时候炎景煜还小,但是说出来的话和身上自带的气场却已经可以震慑住很多人了,其中黄毛就是一个。而且是被炎景煜震慑的一愣一愣的那个人。

    想起这事黄毛到现在都觉得丢脸,自己一个社会上混的,而且还是黄毛看上去大上好几岁的样子。居然被一个看着只有高中年纪的小孩子给虎住了,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当时是咋想的。如果可以,他当时真想狠狠咬自己两口。

    其实那时候的炎景煜虽然只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可他经常跟在炎老爷子身边,耳濡目染下有这样的脾气性子也无可厚非。

    “那个,这个!”黄毛这个那个的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也没有这出个所以然来,凌惜音的耐心本来就不好,再加上这人岁数看着比她大的男人,结果话都说不清?

    没时间听他吓叨叨,刚想关门,电梯到家门口的走廊上就响起了脚步声,平稳认真,每一步下脚的时间都仿佛事经过计算,,就像炎景煜这个人,不管是对生活还是工作,都极度认真,一丝不苟。

    都说两个相爱的人光听脚步就能从一百个疼人里面的脚步声中认出心爱的那个人。这或许大概就是恋人之间神奇的心电感应。凌惜音不在去看黄毛。而是转过头去看炎景煜过来的那个方向。

    黄毛仍旧支支吾吾的说不清自己想要说什么,在别人面前或许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公司领头人,可是在凌惜音面前,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小孩,连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都说不清楚。

    感受到对面的女人气场发生变化,黄毛的目光顺着凌惜音的目光看去,结果当黄毛看到炎景煜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突然降临的神,解救他与水火之中,要不是凌惜音的目光太过热切,他估计都恨不得冲上去撒泼打滚要安慰了。

    炎景煜从电梯转角过来,首先第一眼看到的是凌惜音靠在门口的身形,嘴角刚扯开笑颜,就注意到巴巴的看着他一脸见到了救星的黄毛,弯上去得嘴角在半空中顿住,语气也冷掉了几分:“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不要到这里来找我,有事打电话吗?”

    黄毛听了心里那个委屈啊!他觉得他简直是冤过窦娥了。眼睛脸皮全部都耷拉下来,就跟失了宠的大型金毛似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哀怨的气息,整个人都苦哈哈的:“炎哥,这您真是冤枉我了,您看我都给您打了多少电话了!”

    伸手摸摸口袋,没摸到惯常放在西装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炎景煜这才想起昨天手机被他关机了,到现在也没有开过机。炎景煜轻咳咳几声,掩饰住尴尬,往凌惜音的方向走去,牵起凌惜音得手,又往楼下去了。

    这一幕把黄毛吓得咋了舌,眼睛瞪的老大,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那个禁欲系的总裁什么时候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过哪个女孩子啊!

    话说那女人怎么没有见过,也不是特别好看啊,也不知道总裁喜欢上人家哪一点了。脑子从一开始就当机了,所以现在早就忘记自己当初火急火燎的找炎景煜有什么事了,就连人已经走远了也不知道。

    其实这也不怪凌惜音,毕竟,作为受害者,脸没有被刺激的肿成猪头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事情了,就两天的时间要恢复到原来那样洁白无瑕,吹弹可破的时候,肯定是不可能的。

    “愣着干嘛?还不跟上!”炎景煜牵着凌惜音的手都进电梯了,还不见黄毛跟上来,冲着拐角喊了一声。

    “唉,来了!”可怜反应慢的黄毛终于反应过来了,应了一声,跟上去了,结果因为跑的太快,牵扯的伤口一抽一抽的痛起来,龇牙咧嘴的进了电梯,就蔫在角落里,没了声响。

    这人总是神神叨叨的,见他窝在角落里都快要贴到墙上去了,也不觉得奇怪,倒是凌惜音,因为以前没有见到过这人,多打量了几眼,发现了问题:“你受伤了?”

    黄毛被凌惜音说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精细的三角眼看着凌惜音一脸的疑惑,炎景煜看他直愣愣的眼神,恨不得拿把刀戳瞎他的眼睛,身体不着痕迹的往两个人中间移了一些,眉头皱的死紧,说话的语气也变了不少:“血腥味都快把人熏晕了,谁会不知道!”

    额!黄毛真心无奈啊,脑袋上三条大写加粗的黑线,这大清早的,自己是哪里得罪这位活阎王了:“我也不想啊!”

    在炎景煜面前,黄毛觉得自己的智商就只有三岁,转不动弯,更别说反驳几句了,不过炎景煜也不是真就不管他死活了,走过去扶着他问起事情的经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昨儿个我按你的吩咐把一部分资料给了某娱乐电视记者,一部分留下来发到网上去了,没曾想小年轻做事不牢靠,IP地址让人查了,没一会人就过来闹事了,把公司砸烂了不说,还把办公室剩下的资料全部打包带走了,没办法,我就带着我的人躲起来了,没想到不知道怎么的,让人摸到了藏身地点,让人给包了饺子,兄弟们好不容易才跑出了,但是个个都挂了彩,都在医院躺着呢!”

    黄毛愣是没敢说是因为自己泡妞,没顾得上小年轻,才上小年轻把事情给搞砸了,要是让炎景煜知道这事,还不得打断自己的狗腿啊!那场面,光是想想都让黄毛直打哆嗦!

    “叮——”凌惜音刚想说话电梯门就打开了,跟着炎景煜下了车,往停车的位置走过去,准备送黄毛去医院。

    凌惜音心里想着事情,没发现前面的人脚步已经慢下来了,接过一头磕在了黄毛的背上,还好死不死的磕在了黄毛背上的伤口上,痛的黄毛龇牙咧嘴,眼泪都快下来了。

    “卧槽!炎嫂,你轻点!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炎景煜捂着嘴巴,往角落边送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