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掉落悬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8本章字数:2095字

    “正是。”周沁蔷依旧是这两个字,眸色嘲讽的轻瞥了眼面色微白的周雪。

    周雪呼吸一紧,紧握的双手更加紧攥。

    “既然如此,正好本王同路,一道走吧。”莫楠晟扫了眼周沁蔷,眸色深黑,不知其味,摆动缰绳便朝蓝山寺院的方向而去。

    刘氏猛然蹙眉,双眸紧紧凝着远去的军队的。

    马车颠簸而行,一路上都是静默无语,骤然间天际响起一道沉闷响彻的雷声,惊得马儿嘶鸣一声。

    电闪雷鸣,雨水交加,大雨滂沱的击打着马车,马车更是一颠一颠的朝前行驶着。

    周沁蔷揉了揉乏累的眉心,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许是这沉闷的天气所致。

    “二夫人,不好了,前方有处塌陷,马车过不去。”外面郝然响起杨伯忧虑急切的声音。

    经过一番折腾,由于前方有一处山坳塌陷,所有人都步行着,两个丫鬟分别为刘氏和周雪打着伞,时不时的可以听到刘氏咒骂这天气的声音。

    偶尔也能听到周雪也时不时的抱怨着。

    周沁蔷一直轻抿着唇畔,与梦颖并肩而行,远远可以看到笔直的坐在马背上的莫楠晟,他丝毫不受这雨水的影响,身躯笔直挺立。

    犹见他骤然回头,雨水的冲刷间,她隐约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朦胧的雨气让她看不真切,只听道他的声音在大雨中沉稳冰冷,“前方有处破旧的院落,暂时可以避雨。”

    众人面色一松,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雨水溅在衣角上,淤泥滑行,让道路更加的难行,越往前走,路越窄,一边是冰冷的崖壁,一边是望不到底的深渊。

    这若是在大晴天也没什么,偏偏赶上了大雨,道路淤泥,稍有不慎便会滑倒。

    所有人都紧贴着崖壁,饶是如此也有不少人差点滑入深渊。

    周沁蔷紧蹙柳眉,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走着,忽然她手臂一紧,侧眸便看到刘氏上前抓着她的手臂。

    “二姨母,有事?”她有些厌烦的扫了眼紧紧拉着她手臂的手。

    刘氏笑了笑,“这淤泥道路的,姨母担心你。”

    担心她?

    周沁蔷心中冷笑。

    天色暗沉的发乌,大雨滂沱,道路愈发的难走,周沁蔷不耐的扫了眼刘氏,刚想要挣脱她的手,骤然天边一道凌厉的闪电划破乌泱泱的天际。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忽然人群中爆发一声惨叫,周沁蔷心神一震,看向深渊那边,只见随行的一个丫鬟滑倒就要跌落深渊,她情急之下,快速跑过去伸手就要拉住她。

    在她的手刚触及到丫鬟冰冷的手指时,后背猛然被人一推,她措不及防的拉着丫鬟的手便朝深渊下滑去。

    她面色惨然,在掉下去的那一刻看到刘氏冷厉的笑意和未来及收回的手。

    她竟然忘了身边还有个刘氏,时刻想要除了她的女人。

    怪不得她会突然拉着她,原来等的就是这一刻,只是那个丫鬟是被人算计的,还是真的不小心的?

    “啊……!大小姐掉悬崖了!”人群中发出一声大吼,莫楠晟骤然飞身而来,却只见深渊边上空无一人,显然人已经掉下去了。

    刘氏哭到在地上,唇边却闪过一丝得逞狠厉的弧度,“蔷儿,你怎么就掉下去,姨母可怎么跟将军交代啊。”

    哭喊声不绝于耳,周雪夜跪倒地上,梦颖嘶吼的望着深渊,伸手想要抓住什么。

    莫楠晟站在那里,犹如冰冷的神邸,让人心寒胆颤,俊美如俦的面容紧绷着,薄唇冷冷的紧抿。

    他骤然出声,即使在这滂沱的大雨,也依旧掩盖不住他那清冷到极致的声音。

    “立刻寻找通往悬崖的路,务必要找到周小姐。”

    “是!”远处的士兵齐声领命,迅速离开。

    冰冷陡峭的悬崖上,寒风萧瑟,周沁蔷紧紧抓着手中的枯枝,面色苍白,即使是寒冷的天气,她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刚跌落悬崖时,她却未能抓住那名丫鬟,但却清楚的听到了她掉下去的那一刻对着上方喊道,“四小姐,为什么……”

    果真是她,周雪。

    母女两商量好的,为的就是让她死在这里,好脱开罪名,两全其美。

    只是让一个丫鬟做引子,她们怎么那么肯定她会出手相救?

    还是她心太软了吗?

    活该着了别人的道。

    上面是望不到头的边,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沟,周沁蔷唯一可以保命的就只有手中快要断裂的枯枝了。

    雨水击打在她的面容上,生疼,却不及心中的恨意浓烈,难道她重活一世,这么快就又要下黄泉了吗?

    她不甘,可是又能如何?

    骤然崩裂的一声响,周沁蔷浑身一颤,心里瞬间充满了恐慌和绝望,眼睁睁的看着枯枝断裂,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快速往下掉落。

    崖边上有不少的枯枝犹如凌厉的刀刃般划着她的肌肤,烧痛感逐渐加强,心沉落到了谷底。

    意识逐渐被抽离,恨意占满了她的胸腔,却无处可发,难道她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意识混沌中,骤然后背一痛,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阻隔了她的下降力,她意识有一瞬的清明,下意识的紧紧抓着手中的东西。

    可是浑身的力气被抽干,她的身子还是快速朝下面掉去。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但天气仍是沉闷的发乌。

    远处驾马而来的男子在小道上快速驰奔着,冷峻的面容泛着一丝风霜,远处道路的中央躺着一个浑身血渍的人,看衣着像是个女子。

    他紧拉缰绳,停在女子的身侧,眉宇紧蹙,踌躇了半晌翻身下马。

    弯身伸手在她的鼻翼处微微一顿,紧蹙的眉宇有一丝的松懈,将女子翻过来,面容上布满灰尘血渍,但依稀可以看清她的面容。

    轻缓的眉宇又在一瞬间紧蹙,他抱起地上的人飞身上马离去。

    痛……浑身像是被凌迟了一般。

    冷……彻骨的冷,像是被人仍在寒冰里。

    周沁蔷疲惫的挣了睁眼,却发现眼皮犹如千金重,挣不开。

    意识混沌中,她骤然听到一道冷硬的声音,“周姑娘,再坚持一下,就快到了。”

    周沁蔷浑身一震,纵使眼眸挣不开,但却清楚的听到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