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家宴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8本章字数:2110字

    “何事如此慌张!”周将军冷省斥责的瞪着侍卫,他本就因为蔷儿的事忧心,现在这下人也是慌慌张张的,他的心更烦更乱了。

    侍卫抖了下身子,快速道,“大将军,是大小姐她们回来了,可是大小姐刚下了马车就晕倒了。”

    侍卫的话未说完,周临便没了身影,飞奔到府外,便见到晕倒在梦莹身上的周沁蔷,他急忙抱起她,对着下人吩咐,“快去找太医,快去,若是蔷儿有个差池,本将军饶不了你们。”

    “是,大将军。”下人们快速离开。

    刘氏和周雪夜纷纷下车,见到周临担忧的抱着周沁蔷离去,她也赶忙追上。

    悦园阁内,太医为周沁蔷诊治好,周临急忙问道,“沈太医,蔷儿她伤势如何?”

    沈太医收拾好东西,将手中的药房交给周临,“大小姐无碍,只是失血过多,按照这个药房给大小姐熬好,让她喝上几日便能好些。”

    “快,快下去抓药,熬药。”周临将药房交给杨伯,送走沈太医便将刘氏交到前厅。

    面色愤然的瞪着她,“怎么回事?上个香怎么能让蔷儿掉下悬崖了,既然如此,去什么蓝山寺院,现在倒好,让蔷儿受了这么大的罪。”

    刘氏心中愤然,面上却满是委屈,她掩面痛苦着,“老爷,是妾身不好,可是是蔷儿非要去寺院还愿,妾身拦也拦不住,在路上妾身也是一直紧紧拉着她,就怕她出个意外,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一个丫鬟因为路滑摔下悬崖,情急之下就拉上了她身侧的蔷儿。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连在前面骑马的二殿下也闻声赶来,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见周临仍是冷着面容,但眉宇间的戾气却是缓和不少,她上前拉住周临的手臂,“老爷,妾身尽心尽力为了这个家,更是将蔷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疼爱,妾身恨不得掉下悬崖的那个人是我啊老爷。”

    周临身躯微微一僵,面色微微有些缓和,他伸手将刘氏拉住,抬眸轻叹,“好了,我知道了,你为这家操了不少心,我也是看在眼里。”

    刘氏含泪点头,“老爷知道妾身的苦心就好,对蔷儿妾身只希望她一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别无他求。”

    周临闻言,眉宇轻缓,抬手拍了拍刘氏的手背,语重心长的道,“夫人,这些年苦了你了。”

    “这是妾身该做的”刘氏站在他身侧,在他看不到的视线里,眸色寒冷狠厉。

    看来周沁蔷那个丫头不能留了,若是那丫头醒来将真相告诉老爷,一切就都为完了。

    回到府中已有几日,周沁蔷的伤也好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许多。

    周临常年在外,这几日回来,便在家中设宴。

    繁星夜幕,整个镇国侯府都一片喜气,灯火通明。

    这两日刘氏一直心神不宁,更是担忧,怕周沁蔷将实情告诉周临,到时还有三房觊觎她,若是如此,她在这个府中就彻底呆不下去了。

    几日来寝食难安,见周临还像往常一般并没有怀疑她,她的心渐渐缓下来,但是那个丫头更不能留了,她若是再活着,手里便一直握着她的把柄,难保不会拆穿她。

    夜幕星辰,前厅内一片祥和的氛围,上位周临端正的坐在软椅上,眼眸含笑的望着桌上嗯子女和夫人。

    他常年在外,像这样一家人在一起的吃饭的机会很少,难得一次,他甚是欣喜。

    他看了一圈,目光定格在一处空位,“怎么,蔷儿怎么还没来?”

    刘氏冷冷的扫了眼那处空位,转眸含笑的望着周临,“老爷,蔷儿许是身子还有些不适,说不准一会就来了。”

    话刚落,门外便响起一道清灵的声音,“爹,女儿来晚了。”

    周临看着自家的女儿出落的亭亭玉立,清美秀丽,走进大厅,便坐到他身侧来,“让爹久等了。”

    “不碍事,蔷儿身子尚未完好,只要来了便好。”周临爽朗的大笑着,显然看到周沁蔷的到来很是愉悦。

    刘氏紧了紧双手,垂下眸子,掩住眸中的狠厉,侧眸扫了眼周雪,周雪见此,对着周临嫣然一笑。

    她起身走到周临身前,提起酒壶为他倒了一杯,“爹爹征战归来,女儿甚是想念,女儿为爹爹倒杯酒。”

    说罢她双手端起酒杯,恭敬的递到周临面前,态度恭谨却又不失大体。

    周临抬眸看着周雪,眼梢处都流连着笑意,他伸手接过,一口喝下,大声笑着,“好,好,都是我的好女儿。”

    周雪笑了笑,走到周沁蔷身侧,为她到了一杯茶,眸光微敛,掩去眸中那一抹狠厉,她盈盈一笑,端起茶杯,看着淡然的坐在软椅上的周沁蔷。

    “大姐,此次去蓝山寺院是妹妹没有照顾好你,害你受了伤,妹妹在此给大姐赔不是,还请大姐原谅。”

    她只一句话说的谦卑温婉,让人更加忍不住责怪。

    周沁蔷微微挑眉,抬眸凝着周雪,看着她一副温婉的模样,心中盈满愤怒,袖袍下的手更是紧紧攥起。

    前世她也是这幅模样,将毒药狠厉的灌进她嘴里,温软娴熟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慢慢死去。

    所有人都在看着周沁蔷,只见她眼眸冰冷,神色有些怒意,对周雪敬的茶不予理会。

    一旁的三夫人看着周沁蔷,不悦的蹙眉,出声指责,“蔷儿,此次去蓝山寺院是你的意愿,你出了事情,雪儿寝食难安,现在还为你赔罪,你怎可置之不理?”

    她也是看不惯周沁蔷,且她是嫡女不说,备受将军宠爱,但是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府里一直都是二夫人打理,她和自己的女儿也要一直看着二夫人的脸色过日子,不敢得罪她。

    但是今日她若是指责了周沁蔷,那么就会讨好一些二夫人,毕竟过几日大将军还要走,到时府里还是二夫人掌管一切,她得罪不起。

    她还想让二夫人为她女儿谋得一门好亲事呢。

    气氛陷入了尴尬境界。

    周雪黯然垂眸,委屈的扫了眼周临,眸底蕴着无尽的受伤和自责。

    周临微微蹙眉,看着依旧冷眼凝着周雪的周沁蔷,声音微微有些发沉,“蔷儿,你这做姐姐的应该大度,雪儿毕竟给你道歉了,你就不要再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