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然迅速后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8本章字数:2080字

    悦园阁有些昏暗,亭阁的风灯被风吹的明灭不定,周沁蔷走出悦园阁,却不见了拿到黑影,蹙眉冷冷的看着四周。

    忽然身后一道冰冷的杀意骤然而来,她心中一惊,快速翻身,一脚回绝,身子猛然迅速后退几步,冷厉的瞪着对面的黑衣人。

    “你是谁?又是谁的人?”

    黑衣人无视她的质问,一阴狠毒辣的眼眸狠厉的凝着她,骤然出手,招式凌厉狠辣,几乎招招致命。

    周沁蔷面色冰冷,这个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当下她用尽自身的武力,对抗着他每一次狠厉的招式,骤然间,黑衣人抽出一把匕首,朝她刺来,哪泛着森冷凉气的银光匕首眼看就要刺向她,她拔下头上的发簪。

    对着外面大吼一声,“抓刺客啊!”

    她这一声吼让黑衣人微微一顿,趁这个空档,她迅速侧身,手中的发簪狠厉的朝黑衣人手臂扎进去。

    “噗呲。”利器入肉的声音,黑衣人身子一颤,痛的闷哼一声,掌风顿时打向她。

    周沁蔷退身避开,黑衣人见此,迅速闪身离去。

    随后悦园阁迅速进来一群侍卫,见到周沁蔷衣着凌乱的站在院中,领头的侍卫眸光微闪,他急忙道,“大小姐,刺客在哪?”

    周沁蔷缓缓的整了整衣裙,眸光落在迟迟而来的侍卫头领身上,目光清冷。

    平时她这个院子都有侍卫把守,今日竟然一个也没有,而且还凑巧的来了一个刺客,她方才大喊刺客,都有些时间了,这些侍卫才迟迟而来。

    她勾唇冷笑,方才没发现,现在才发现,她知道一定是刘氏,想必她是在怀疑她,所以找人来试探她是否会武。

    那日在蓝山寺院的湖边,她擅自用了轻功,以为刘氏吓得早已忘了此事,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

    领头的侍卫一直垂眸,恭敬的站在那里。

    周沁蔷冷冷的瞪着他们,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刘氏的人,可以说,若是周临不在府中,整个镇国侯府的人都是刘氏的人。

    她也就在周临在府中时有些地位,没想到晚上吃完饭后,周临便接到圣旨连夜去了柳州办事,刘氏就这般迫不及待,等不及了。

    她抿了抿唇,紧了紧身上的衣裳,转身回房,走到房外时,冷声道,“你们保护不周,都下去领三十大板吧。”

    他们都是刘氏的人,她不会心软。

    见那些侍卫还站在原地,她侧眸冷笑,“此事我会像爹爹禀报,想必他的惩罚不会比我轻吧?”

    顿时,那些侍卫浑身一颤,纷纷领命下去领板子。

    周沁蔷微微敛眸,“站住,就在悦园阁打吧,你们互相打,本小姐先去休息了。”

    众侍卫面面相觑,领头的侍卫冷厉的瞪着那已经紧闭的房门,厉声吼道,“还愣着做什么,打啊!”

    周沁蔷站在窗棂处,冷眼看着外面,耳畔是板子打在身上发出的沉闷声,还有侍卫的惨叫声。

    她不会再乞怜任何人了,有时候你对别人好时,未必别人会真心待你!

    漆黑嶙峋的假山后,黑衣人侧眸看向进房的周沁蔷,又看了眼院中互相打板子的侍卫,飞身离去。

    “娘,那人回来了。”周雪站起身看着走进来的黑衣人,她急忙出声,“怎么样?”

    黑衣人取掉面上的黑巾,粗犷的面容浮现了然,他双手抱拳,看向刘氏,“果然不出夫人所料,大小姐会武功,而且看身手不弱。”

    刘氏坐骤然起身,狠厉的瞪着窗棂外,“我果然没猜错,那夜她安然无恙的出现后我就觉得奇怪,既然她没死,为什么还是飘着,原来着的会武。”

    “娘,大姐以前可是不会武的,现在怎么厉害?”周雪更是疑惑。

    刘氏转身看向黑衣人,走过去吩咐道,“去帮我办件事。”

    黑衣人示意弯腰附耳,刘氏轻声低喃,周雪蹙眉疑惑的看着。

    半晌刘氏起身,“快去快回,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

    “夫人放心。”黑衣人领命,快速离去,消失在黑夜里。

    周雪上前,疑惑的看着她,“娘,你让他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对你有利的事了。”刘氏笑着拍了拍周雪的手,泛着狠毒冰冷的眼眸望着外面。

    没想到几次害她都没能得手,就连今夜在汤碗中下毒都能让她避过去。

    这样的她决不能留,趁老爷去了柳州,她一定要亲自除了这个周沁蔷,就算除不掉她,也要毁了她!

    夜转瞬即逝,外面沉闷的板子声也骤然消失,伴随着呜咽的痛呼声周沁蔷缓缓闭上眼眸。

    晨曦破晓,一丝冰冷的亮光照射进来,映着窗棂处。

    周沁蔷起身看着梦颖进来,她笑了笑。

    “小姐,玉香探亲回来了。”梦颖低声说道。

    玉香?

    周沁蔷微微蹙眉,梦颖不说她几乎都忘了这个玉香,她记得,这个丫鬟玉香是二夫人派给她的丫鬟,前几日说家中母亲重病,回去探亲。

    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姐,昨夜那些侍卫可是被你狠狠的惩罚了一顿,这下可解气了,今天一早,我进来便看到悦园阁口子上和小姐的屋外静静的站着几个侍卫,一动不动,眼都不敢眨一下。”

    梦颖得意的笑着,手中娴熟的为她数着发髻。

    周沁蔷冷笑,一动不动?

    眼都不眨一下?

    呵……

    不对!

    那些挨打的侍卫今早刚刚离去,他们哪里有时间再叫一些侍卫来,而且还一大早,他们只怕连站起来都困难。

    周沁蔷意识到不对,骤然起身,头发伞披着,只穿了一深白色寝衣快速跑出去。

    梦颖一惊,大喊,“小姐,你干嘛去,你衣裳还未穿呢。”

    她急忙跟了出去,就见周沁蔷冷冷的站在侍卫的对面,即使如此,哪侍卫也像是眼睛无神。

    不,不是无神,是一片死气!

    梦颖一颤,面色一白,看着周沁蔷冷着面容,伸出食指放在侍卫的鼻息处,陡然她面色一变,猛然收回手,冷冷的看向外面依旧静静的立在那里的侍卫。

    梦颖颤抖着身子,紧紧拉着周沁蔷的手,“小……小姐,他们怎么了?”

    “死了。”声音一出,她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暗沉,还有一丝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