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不要轻举妄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9本章字数:2045字

    周沁蔷冷冷的瞧着他,转身走向他的对面坐下,“这是臣女的事,与晟亲王无关,倒是臣女好奇,堂堂亲王,竟然会半夜偷摸的去府衙。”

    他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而是悠闲的端起茶杯浅酌一口,而后漠然的扫了她一眼,“本王做事何时轮到你来质问?”

    闻言,周沁蔷冷笑,她起身走向房门,愤怒的打开房门,冷声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夜深了,孤男寡女的,臣女可很是在乎自己的清白。”

    她微微太瘦,对着门外一伸,“晟亲王请吧。”

    莫楠晟微微挑眉,漠然的扫了眼她,放下茶杯走向门外,侧眸讥讽的扫了她一眼,“本王奉劝你一句,不要轻举妄动,对谁都没好处。”

    话落,他拾步离去,残留一室的墨竹清香,周沁蔷狠厉的关上房门,发出“碰”的一声巨响,转身这才走回桌子旁,端着莫楠晟用过的茶杯潮窗户外扔了出去。

    被子落在青砖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莫楠晟走出去,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瓷杯,薄唇微抿,抬眸扫了眼窗棂处,这才离去。

    他什么意思,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对谁都没好处!

    他以为他是晟亲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她真的怀疑,前世爹爹的毒与莫楠晟脱不了干系,这件事她一定要查清楚。

    起身走向窗棂处,她的心里萦绕着怒火,无从发泄,看着外面漆黑的街道,她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她现在什么也不怕,就怕有人在天牢堆爹爹下手,到时一切就都完了。

    该怎么办?

    薛城这一来一回还得三天左右,别人能等吗,她等不了,一颗也等不了。

    抬手愤恨的一掌打向窗棂,碎裂的木屑猛然飞起扎进了她的手心,一股刺痛传来的同时,她的心里也猛然有了一个主意。

    夜很快过去,天色渐亮,楼道内也传来踢踏的脚步声,忽然外面传来小二嘶吼恐惧的声音,“杀人了,死人了,死人了。”

    顿时前一刻还比较安静的客栈在这一刻热闹非常。

    周沁蔷坐起身,扫了眼门外,微微蹙眉。

    小二报了官,只是一会,便有官差过来,所有有嫌疑的人被带到大厅。

    死的是一名男子,长相猥琐,是被一剑穿腹而死,官差说有意杀人。

    柳州城比较独立,虽是乾元皇朝的城池,但它的地界却非常繁华,是每个国家的商人来往必要通过的地方。

    所以这里的官府也非常霸道,几乎百姓不敢去惹,如今客栈发生了人命,只怕那个凶手要倒霉了。

    衙役将每个人盘问了一遍,最后问道一个小孩,不拿孩子的母亲吓得紧紧抱着孩子,祈求的看着衙役,“官爷,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

    小孩扭头看向妇人,天真的眼眸不服气的瞪着,“娘,孩儿知道。”

    什么?

    她知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小女孩,包括人群中的一个男子,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始终紧闭的房门,眉宇微蹙。

    妇人心里一惊,身子一颤,吓得紧紧搂着小女孩,“小孩子休要胡说。”

    “让她说,你知道什么?”一名衙役不耐的瞪着夫人,接着质问小女孩。

    小女孩吓得缩了缩脖颈,她抬手指向那个紧闭的屋子,大声嚷道,“是那个房间的人干的,昨天晚上我听到声音,看到那个房间的人从这个人的房间走出来,双手都是血,我吓得就跑回了娘的身边。”

    小女孩说的阵地有声,似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她说的,都看向那扇紧闭的房门,此时,那扇房门正好打开,所有人看到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只是她的脸上从眼角的部位一直到唇角,竖着一条丑陋的疤痕。

    掌柜的和小二都认出了这个她,昨天她来的时候,是蒙着面容,没想到是因为毁了容,这才蒙着。

    衙役们厌恶的看着周沁蔷,狠厉的吼道,“人是你杀的?”

    周沁蔷站在楼梯处,目光落在客栈外独立站着的一个莫楠晟身上,见他微微摇头,似乎在告诉她,不要说话。

    她微微一顿,想起昨夜他说的话,心里一冷,她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相信任何人,她移开视线走向大厅,看了眼地上的死尸,不屑的嗤道,“他该死,半夜鬼祟的出现我房中的人都该死。”

    顿时小二也震了一下,明显眸底泛着一丝庆幸,昨晚他听到她的房门打响,原本还想去问问这个客官需要什么,只是被一些杂事拖住了,没想到到捡了一条命。

    衙役厌恶的瞪着周沁蔷,招了招手,“把她抓回大牢。”

    他再次骂道,“这么丑的女人,还嫌别人进你房间,活着都不嫌恶心人。”

    两名衙役上前将周沁蔷捆起来带着她走向府衙。

    周围的人散去,周沁蔷微微侧眸,看向那个小女孩,唇角若有无的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

    小女孩拉着夫人的手,也对着她笑了笑,却笑的有些不知所谓。

    走到外面,周沁蔷看向角落里站着的莫楠晟,他冷着面容,双眸凝着她,眸底似乎蕴含着浓郁的怒意。

    她微微抿唇,收回视线朝府衙离去。

    她不会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皇家之人。

    她不知莫楠晟为何要她离开,让她不要轻举妄动,但是绝不是为了她,她还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最起码,莫楠晟对她说这样的话和阻止她,是想要利用她,在她身上能够得到什么。

    莫楠晟望着周沁蔷离去的身影,薄唇紧抿。

    “二爷,她竟然只身犯险不听二爷的劝。”琉璃蹙眉不悦的望着离去的人影,心里有些不岔。

    莫楠晟收回视线,转身走向巷子内。

    琉璃跟着莫楠晟走进去,心里对周沁蔷的意气用事更是感到生气,就因为她的冲动,害了二爷的计划。

    “二爷,周沁蔷现在被抓进了大牢,我们现在要怎么做?”琉璃担忧的看向他。

    莫楠晟清冷一语,“先回客栈,这件事想必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对方的人就会知道。“

    琉璃一怔,他轻声低吟,“二爷,四皇子是不是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