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别想着再出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9本章字数:2009字

    “不知是他,这一次牵扯的人太多,毕竟柳州城已经不是当年属于我们乾元王朝的柳州城了。”

    莫楠晟轻叹一声,抬步离去。

    琉璃眸色一震,脑海中瞬时想明白了他的话,这一次牵扯的人太多,周大小姐也陷了进去,只怕这事更加棘手了,还好有一点,她将自己本来的面貌修饰了一下,虽然修饰的很丑,但却可以暂时不让他人察觉。

    一路上,衙役对她都是讽言讽语,她没有理会,走进府衙,看着眼前的大牢,她的心没有一丝抗拒,只想快点进去,看看他的父亲如何了。

    走进大牢,一股潮湿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周沁蔷一时不查,猛然一口呛得她咳了几声。

    衙役嫌恶的在后面推了她一把,嘴里嚷骂道,“活该,你这一辈子就受着这气味,别想着再出来了。”

    后背一疼,她脚下一个趔趄,若不是身子靠在了牢门上,她真的面朝下摔了下去,手臂一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淫笑,“这哪来的妞,来,进来到我这里来。”

    周沁蔷面色一冷,骤然起身,一觉踹向那个人,那人吃痛倒在地上,她这才看清,是第一个牢门里的犯人。

    而那犯人也看到了周沁蔷的脸,顿时嫌恶的冷哼一声,“原来是个丑八怪,快滚!”

    “啪!”挥鞭子的声音响起落下,衙役瞪着里面的犯人大吼一声,“都给老子老实点。”

    周沁蔷没有理会,她跟着衙役一直往里走着,在经过一个拐角时,那里加固着一道铁门,从缝隙中可以看到里面把守着许多侍卫。

    她微微蹙眉,状似疑惑的询问道,“官爷,那里面关的是谁?”

    其中一名跟在她身后的压抑,看着她好奇的神情,她微微侧着面容,从后面的角度,只可以看到她晚好无暇的半张脸,倾国倾城。

    那名衙役心里一荡,顺口回道,“里面关着重要犯人,好像是什么将军。”

    是她父亲!

    果真关在这里,只是没想到会将他关的这般严实。

    幸好她昨晚没有轻举妄动,她还想再问几句,前面的衙役打开牢门,吼了一句,“进去。”

    她只好作罢,走了进去,衙役关上牢门,向外离去。

    此时这里只剩她一人,她看着四周的牢房,关着许多的犯人,从她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道紧闭的铁门。

    现在她已经如愿进来,现在最好的是等待时机,至少她知道,那里关着的是她的父亲。

    周沁蔷寻找了一处比较干净的角落坐在那里,双溪屈起,双臂环绕,将下颚支在膝盖上,双眸一瞬不瞬的望着那道铁门。

    她是故意,故意进来这大牢,自打作业她就计划了一切。

    她昨晚故意敲了隔壁的房门,也知道里面住的是个糟践女人的猥琐男人,她进去杀了他,也的确被那个小女孩看到了。

    当时那个小女孩吓得就要钻回房间,她讲她诱骗过来,温柔的哄着她,告诉他里面的人是个罪大恶极的人。

    那个小女孩相信了,她便告诉小女孩,明早官差来了,就让她出来指认她,小女孩照着做了。

    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如愿进来这大牢,只是意外会碰见莫楠晟。

    他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

    莫楠瑜亦是,他来这里做什么?

    前世父亲的死到底是谁做的?

    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到了中午,送饭的时间也到了,此时那道铁门被打开,端着牢饭的衙役走进铁门,她快速起身,紧紧凝着那里。

    从打开的一条缝隙中,她看到了一个人站在牢窗那里,一身白色的囚衣,有些凌乱,但那个身形她一眼便认出来,正是她的父亲。

    他暂时没事,没事就好,她一定要想办法。

    一天渐渐熬过去,天色见黑,冰冷的月光透过牢窗将整个牢房映的诡异冰冷。

    她看了眼守在两侧的侍卫,缓缓上前,刚要从腰间取毒药,忽然耳侧一丝冰冷的凉风,她猛然回头,之间眼前滑过一道暗影,分别点在了那几名衙役的穴道上。

    他们身子一僵,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

    被点穴了!

    是谁这么厉害?

    周沁蔷看着牢窗外,漆黑不见人影,就在她以为那人已经离去时,牢窗处出现一个黑影,有些背光,她看不清楚是谁。

    “你这般莽撞,可想到了办法?”清冷不悦的声音一出,周沁蔷立即知道是谁,她没想到会是莫楠晟。

    更没想到他回来这里找她。

    周沁蔷靠在墙壁上,不予理会,冷冷一声,“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无关?”他冷嗤一声,“你可知道今日之事对方已经知道,就你这个小伎俩,对方只需一想便知。”

    周沁蔷一震,并没有反驳莫楠晟的话,这些事她何尝不知,只是她怕,怕有人在牢里对父亲不利,下毒,这才忍不住出此下策。

    但是这一切她都不在乎,只要薛城拿到盔甲过来,到时她在里应外合,一定会有办法平安救出父亲。

    她当时杀了那个男人之前,曾经去了一趟安福客栈,找到了那人,给他留了一封信函,让他交给薛城,薛城看了信自然会明白。

    只是现在经过莫楠晟再一提醒,她才猛然想起一点,她是个女的,却出现的如此突起。

    对方若是怀疑必然会查她,到时若是知道她是周临之女,这个筹码不比盔甲来的小。

    看出她的忧愁,莫楠晟冷声一语,“想通了?”

    周沁蔷抿了抿唇畔,抬眸看向牢窗的那张俊容,出声问道,“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另有所图?”

    她紧紧凝着他,夜色太深,他又背着光,她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却看不到他的神情。

    莫楠晟嗤笑,冰冷的语气传来,“本王只是不想你坏了本王的事而已,如今看来,你已经坏了。”

    周沁蔷一怔,不意他会这般直白,但是心里却有些疑惑,他的什么事?

    而她又坏了他什么事?

    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不然他也不会亲自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