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自然不会忘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09本章字数:2016字

    只是后来跟着玄烨走,也是有她的私心。

    只是她没有想到,莫楠晟会跟着来,而且会带她离开。

    似是看出她的心思,莫楠晟清冷出声,“不管你是如何想的,只要别忘了答应本王的事便可。”

    她微微垂眸,心中冷笑,她自然不会忘记,不然她相信,以莫楠晟的手段,还会为难她。

    两人陷入了沉默,只有来往人群的声音。

    忽然,在远处的湖面上绽放了一枚绚丽的烟花,倒影着清澈的湖水,是那般的绚丽夺人。

    她抬眸看去,望着那绽放的烟花,一时有些看呆了。

    她前世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心爱之人看一场绚丽旷世的烟花,可是直到她死也没能如愿。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没有留下那令人厌恶的回忆。

    莫楠晟原本想说离开,侧眸凝着她的望着烟花看呆的模样,心里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骤然一荡。

    那一刻想要离开的双腿声声顿在那里,没有离去。

    紧抿的薄唇也扬起了一抹弧度,来往的人群是不是擦着他们而过,有的差点撞上周沁蔷,都被莫楠晟阻挡。

    直到烟花彻底湮灭,周沁蔷还未回过神来,久久之后,直到她双腿有些发麻,她才反应过来。

    眨了眨眸,忽然两股滚烫的液体顺着眼眶而落,砸在冰冷的拱桥上,捡起一圈水渍。

    莫楠晟微微蹙眉,看到她眸底突然荡漾的忧伤和无限的悲戚,周身散发的那股若有无的哀痛让他心神一凛。

    脑海中第一个意识冒了出来。

    她有心上人了,而且现在这幅模样正是为情所伤。

    眸色一凛,他转身清冷的吐了一句,“走。”

    周沁蔷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转身跟随他的脚步。

    可是站的太久,她的双腿有些麻木,一时不查,身子便往前扑去,吓得她闭上双眼。

    预期的疼痛没有来临,她只觉得手臂一紧,一股疼痛袭来,像是要把她的手臂捏碎。

    她睁开眼眸,便看到莫楠晟不知何时转身,笔直的站在她身前,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臂,面色冰冷,“你怎么长大的?”

    话落,他松开手,退身到一侧,转身接着向前走去。

    周沁蔷面色一囧,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这才跟着他的脚步快速而去。

    到了客栈,她跟着莫楠晟进入一间厢房,里面摆设很雅致,但她无心欣赏,她的目光落在屏风后的一人身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双脚,但正是那双脚站的习惯让她认出,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

    “镇国候,你女儿本王已经平安带回来了。”莫楠晟清冷一语,侧眸扫了眼周沁蔷,这才转身走出房外,顺便为他们带上房门。

    周临从屏风后走出来,看到周沁蔷站在那里,心中一震,“蔷儿,真的是你!”

    之前他在大牢内看到那个背影,就觉得像她的,可是被他否定,之后他被带到了西郊河边,被晟亲王身边的护卫所救。

    琉璃告诉他,二爷将周大小姐从牢里也救了出来,现在在客栈里等他。

    那一刻他心神一震,原来真的是她。

    只是她怎么会来这里?

    “爹,是蔷儿。”周沁蔷哽咽着嗓音,上前抓住周临的双手,她的指腹不经意的搭在他的手腕上,心神凝聚,只是一瞬她便轻松下来。

    没有,身体还是正常的,看来对方还没有下手。

    虽然不知道前世是谁下的手,但这一世她赶得及时,幸好没有。

    “你怎么来了,不在府里待着,这里这么危险,若不是晟亲王,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还怎么有脸去见你娘啊。”

    周临责怪的瞪着她,周沁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爹爹,蔷儿没事,这一次你没事就好。”

    她顿了顿,犹豫了半晌再次道,“爹爹,这次柳知府抓你的事是三王爷所为,而且这次四王爷也让他的侍卫抓了我带我去了密林,还好再次二王爷出现救了我。”

    她微微垂眸,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只看父亲的意思了。

    若是他不愿意,她不会逼迫他,她不希望父亲陷入皇家争斗之中,只是她不知该如何跟莫楠晟说。

    周临眉宇紧蹙,冷声道,“这一次爹已经怀疑是三王爷所为,只是没有证据,这次就当吃了个哑巴亏。”

    看着周沁蔷垂眸的模样,周临淡淡一笑,抬手拍了怕她的肩膀,“爹真没想到,蔷儿竟然会在爹有危难的时候过来。”

    他想起方才在河边,琉璃说的话,“镇国候,你真是有一个好女儿,为了你不远千里来救你,甚至为了你查看你的情况,亲自涉县进入大牢。”

    那一刻他心中五味杂粮,很是难受,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会有一天在他为难的时候出现。

    而且他心里也清楚,这次若是蔷儿没有出现,事情不会这么顺利,甚至更糟。

    她也知道莫楠晟救了他和蔷儿,定是蔷儿与他做了交易。

    想到这,他轻叹一声,稳重的面容露出一抹笑意,“蔷儿,接下来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爹爹知道该怎么做。”

    心中一震,更是一痛。周沁蔷抬眸看向周临,她听得懂他话中的意思。

    知道他已经猜到了她和莫楠晟之间的交易,心中有着愧疚,有着烦闷,她闷闷出声,“爹爹,对不起。”

    “傻丫头,跟爹说什么话呢。”周临爽朗的笑出声,高兴的将周沁蔷抱在怀里,宠溺的拍着她的后背,“凡事有爹在,蔷儿还是做原来那个天真的大小姐就好,这样的你只会让爹爹心疼。”

    心中的痛和连日来的委屈再也忍不住,她大声哭了出来,直到将他胸前的衣裳哭湿,她才洗了洗鼻翼作罢。

    莫楠晟站在外面,对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包括周沁蔷那撕心裂肺到隐忍的痛苦。

    他望着远处,冷声道,“夜枫,去查查……”

    他的话突然顿在那里,久久未言。

    夜枫疑惑的看着莫楠晟,“二爷,您让属下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