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怅然和失而复得的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105字

    “不用,我自己去。”话落,周沁蔷慌张的就跑向了书房,大力的推开房门,见到周临安然无恙的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书卷,但她的心却还是悬着。

    周临见到自己的女儿回来,面色一喜,透着无限的宠溺,“蔷儿,回来了,来爹爹看看。”

    他放下书卷朝周沁蔷招了招手,周沁蔷颤抖着脚步走到他跟前,面色有些苍白。

    周临看出异样,担忧道,“蔷儿,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在路上晟亲王亏待你了?”

    心里一痛,更多的是怅然和失而复得的心。

    世上唯一最关心她的人就是她的父亲。

    她绝不能让他有事。

    周沁蔷认真的看着周临,“爹爹,告诉我,你是不是受伤了?”

    看着她凝重的神情,周临面色一冷,不悦道,“晟亲王告诉你的?”

    真的受伤了!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周临也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握紧她的手,会心一笑,“没什么大伤,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周沁蔷没有言语,而是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的脉搏处,他的脉搏时弱时强,而且显然还有一丝异流在他脉搏处流动。

    心中一震,无法言语的惶恐萦上心头,她颤抖的松开他的手腕,强装镇定的看着他,“爹,你可有感觉身体哪里不适?”

    她确定他中毒了,当时她没有检查出来,可能是因为他刚刚受伤的缘故,毒没有扩散。

    而且这个是慢性毒药,一时间的确查不出来。

    怎么办,难道又要回到原来了吗?

    补,她绝不会让父亲中毒身亡,她一定要想办法去救,一定。

    周临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听着她语气里深浓的担忧,笑了笑,“爹常年征战沙场,受过伤的比这个更重,照样生龙活虎,能有什么不适。”

    他笑着拍了怕周沁蔷的肩膀,“到时蔷儿你啊,路上奔波劳累的,快回去洗漱一番,赶紧歇歇,到了晚膳爹爹派人叫你。”

    周沁蔷一直心神恍惚,她看着周临,隐忍着自己心中的痛恨和苦楚,勉强的点了点头,“那蔷儿先走了,爹爹休息会,不要太劳累了。”

    走出书房,她整个人仿若失去灵魂一般,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悦园阁,刚路过府中大门处,夜枫带着周沁妍走了进来。

    于此同时,刘氏带着几个丫鬟也走了出来,看到夜枫带着周沁妍,顿时喜笑颜开。

    京城大官之人都只,夜枫是晟亲王的得力助手,如今是夜枫送周沁妍回来,那在这府中无疑是最大的荣耀。

    周沁蔷扫了眼,漠然的转身离去。

    但是她想走,有人不想让她好过。

    刘氏看着神情落魄的周沁蔷,以为是看到周沁妍被夜枫送回来,心里委屈不平。

    她讥讽一笑,“蔷儿走的这么急作甚?莫不是偷偷跑出府没脸见我们了?”

    周沁妍看了眼夜枫,微微垂眸,拉了拉刘氏的袖子,“娘,姐姐是有苦衷的,姐姐是想要救爹爹这才出府的。”

    “哼,救老爷?”刘氏讥讽一笑,“既然是救你爹,那为何还要偷偷的离去?她明显就是知道了你爹有危险,想要抢个头功,好在你爹面前更加保存这个良好的孝女头衔才这么做的。

    现在倒好,让你爹受了伤,这都是她害的,要不是她自作主张爹能受伤?要是告诉我,我禀告皇上,皇上出兵,还能有现在这茬子事?”

    夜枫冷冷蹙眉,厌恶的看着刘氏,他想不通这么糊涂的女人怎么生出这么聪慧懂事的女儿。

    刘氏的话回荡在府中大门处,她讥讽责怪的语气,轻蔑的眼神尽数落在周沁蔷眼里。

    周沁蔷转身,眸色冷冷的瞪着刘氏,垂在身侧的手愈发的紧握!

    她不知道刘氏是怎么知道柳州城发生的一切,但是她的话却是愚昧至极!

    里面牵扯了三个皇子,就连,父亲也不敢如实禀报,她却大言不惭。

    如今父亲身重慢性毒药,而她却在这说着风凉话,这么一想,周沁蔷只觉得心里愤怒至极。

    她骤然上前,在所有人未反应过来之下,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刘氏脸上。

    看着刘氏愤怒震惊的神情,她冷冷的吐了一句,“妇人之仁,愚昧至极!”

    甩了下手,她转身踏步离去。

    刘氏这才反应过来,瞳眸一缩,愤怒的叫嚣,“周沁蔷,你给我站住!你竟敢打我!”

    说着她就要上前追去,周沁蔷生生顿住脚步,回头冷冷讥讽的瞧着她,“你大可以再骂大声点,我不介意让我爹听到。”

    话落她鄙夷的勾唇,转身离去。

    刘氏顿时愣在那里,牙齿要的咯嘣作响,双手死死的紧握,滔天的羞辱和愤怒差点将她最后的理智淹没!

    这个贱女人竟然敢打她!

    是,她现在拿她没辙,但不带边一直没辙,周临迟早要去打仗,她后面有的是时间收拾她!

    夜枫诧异的看着已经消失的周沁蔷,无语的蹙了蹙眉,他以为周沁蔷性格顽劣,只是对周沁妍,没想到对刘氏更是不客气。

    不过转念一想,夜枫也理解周沁蔷这么做的理由。

    刘氏妇人之仁,愚昧至极,而且当初在去往蓝山寺院的路上,是刘氏将周沁蔷推下悬崖的。

    当初若不是瑜亲王相救,或许周沁蔷的命就真的交代在那了。

    她这么对刘氏也是情理之中。

    “既然四小姐已送到,那我先告辞了。”夜枫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刘氏笑着上前,走到夜枫身侧,“我们妍儿还要谢谢晟亲王这一路的照料,还请夜护卫带臣妇感谢晟亲王。”

    夜枫微微蹙眉,刘氏是皇上亲封的诰命夫人,身份也摆在那里。

    他微微点头,“二夫人还请回。”

    他踏步离去,紧蹙的眉宇在离开镇国候府时渐渐舒展。

    刘氏转身回到府中,抬手摸着自己肿胀的侧脸,眸底萦绕着满满的愤怒。

    这一巴掌她记住了,迟早有一天她要加倍的讨回来!

    周沁妍看着悦园阁的方向,亦是蹙着眉宇,“娘,周沁蔷和晟亲王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刘氏一顿,面色沉冷,“怎么回事?”

    周沁妍满眼的委屈和毒辣,她抿唇半晌,这才将路上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刘氏,并将她刚到那里,就看到了马车上的车窗上悬挂着女子的白色亵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