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一点发现也没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131字

    周沁蔷微微蹙眉,端起茶杯浅酌,他来干什么?

    他们虽然是姐弟,但却从未有过联系,甚至见了面也不曾打过招呼,也是那一次清晨,他帮了他一次。

    “你先下去。”周沁蔷放下茶杯,走到窗棂处,冷冷蹙眉,她现在最要紧的是查出爹爹体内中的是什么毒,不然这样下去爹爹会没命的。

    一连两天,周沁蔷都未出府,也未出过房间,她一直在研究医术,可是找了两天,一点发现也没有。

    该怎么办?

    “小姐,二夫人让你去娄亭阁那里。”梦颖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周沁蔷冷冷蹙眉,刘氏叫她作何?

    她刚要说不去,谁知刘氏的声音就在外响起,“蔷儿,你这是怎么了?待在房间两天都没出来,姨娘在娄亭阁布置了些水果点心,你过来吧,别让妍儿和晟亲王久等了。”

    怪不得会好心来叫她,原来是来讽刺她来了。

    她以为她两天两夜不出门是为了周沁妍和莫楠晟?

    可笑,讽刺,她即使喜欢任何人也不会对莫楠晟又任何念头。

    合起医书,她站起身让梦颖进来将她收拾一番,既然刘氏请她,那她自认不会推脱,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换了一身淡水色的衣裙,梳了一个简单的流云簪,这一世她不喜欢太繁琐,反而这种清雅的感觉是她的最爱。

    梦颖看了眼外面,是李明站在门外,似乎有话要说。

    周沁蔷微微抬眸,冷声道,“进来吧。”

    李明走进来,恭敬的看着她,“大小姐,方才属下听一名侍卫说,不仅晟亲王来了,瑜亲王也来了。”

    莫楠瑜也来了!

    微微垂眸,眸底划过一道冰冷的杀意,“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李明点头,转身离开。

    周沁蔷看了眼离去的李明,微微挑眉,这个侍卫不简单,他既然敢这么肯定的告诉他,而且告诉她是另一名侍卫告诉他的。

    她就知道这个李明不简单,外面有他的人,但是她暂时对这个李明放心。

    出了悦园阁,一路走道娄亭阁,远远便看到亭子内的几个身影。

    周沁妍一身鲜丽的衣裙衬得她愈发的妩媚动人,在她的身侧坐着莫楠晟,俊美的容颜清冷孤傲。

    似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莫楠晟骤然抬眸,目光对上她的视线,他的眸深黑清冷,不带一丝情感。

    周沁蔷移开视线,提着裙摆走向娄亭阁,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莫楠瑜身上,今日的他仍旧是一身白衣,面容俊美温润,正是这样的他让她恨之入骨。

    “蔷儿,姨娘还以为你在房中打扮,这才这么慢,让两位亲王耽搁,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刘氏责怪的看着她,对她的素雅的打扮有些不悦,但眸底却泛着欣喜。

    周沁蔷冷冷一笑,侧眸讥讽的扫了眼周沁妍,“我若是不打扮的素雅点,怎么能衬得出妹妹的妩媚动人呢?”

    对于她的讽刺,周沁妍只是一笑,她站起身走到周沁蔷身侧,“姐姐,晟亲王邀妹妹游湖,妹妹看姐姐在房中两天两夜待着没有出来,有些带心,特地叫上姐姐一起散散心。”

    莫楠晟微微抬眸,轻描淡写的扫了眼周沁蔷微微苍白的面容,眸色深沉看不出其中意味。

    “周大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莫楠瑜走上前,担忧的看着周沁蔷,言语表面都透着关心。

    周沁蔷心中冷笑,她怎会听不出周沁妍话中的意思,她这句话很容易让人误会,她是为情所伤。

    原本不想去,她还要去继续查查医书,看了眼亭子胖葱郁的松柏,她心中一凛,随口问道,“今日是什么时候了?”

    在场的人一怔,不意她会问这个。

    周沁妍担忧叹道,“姐姐,你看你这两天在屋子都闷坏了,竟然连时间也忘了,今天是阴九历啊。”

    原来已经九月了。

    她记得前世这个时间,而且正好是这一天,有人要刺杀莫楠瑜,当时他正好差点没命,是她出现替他挡了一剑,这才让他幸免于难。

    但是这一次,她不会为他挡箭,而是会在背后插他一刀。

    “既然妹妹邀请,那姐姐也正好散散心。”周沁蔷淡淡一笑,眸光忽然看到莫楠晟看着她,她微微蹙眉,侧眸看去,却见他是垂眸看着手中的酒杯。

    难道是她看错了?

    “既然如此,那走吧,周大小姐不介意与本王同乘一辆马车吧?”莫楠瑜再次出声,语气温润的询问着她。

    周沁蔷淡淡一笑,“是臣女的荣幸。”

    周沁妍看着她,眸底划过一道讽刺,她转身走到莫楠晟身侧,语气嫣然道,“晟亲王,妍儿可否与你同乘一辆马车?”

    莫楠晟淡淡“嗯”了一声,起身对着周沁妍一笑,“我们走吧。”

    刘氏看着周沁妍他们离去,眸光冰冷,“你去将梦颖给我抓来!”

    虽然周临在,她动不了周沁蔷,但却可以拿她的丫鬟出去,这一巴掌她要先从梦颖身上讨回来。

    身后的侍卫点头,“是,二夫人。”

    云仙湖是京城最大的湖泊,这种有名的船舫在这条湖泊上,里面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周沁蔷看着眼前行驶而来的船舫,面色清冷,这个船舫她认得,是莫楠瑜的,当时就是在这船舫之上,他遭人行刺。

    还好她重活一世,还好她知道了莫楠瑜的真面目。

    他们走进了船舫,里面大有文章,八角琉璃灯悬挂在上空,四周摆放着楠木桌椅,上面摆放着鲜艳的水果,有一些是南方的水果,京城鲜少有的。”

    莫楠晟随意坐在一侧,慵懒一笑,“没想到四弟将南朝供品也拿了出来。”

    莫楠瑜淡淡一笑,“难得出来游玩,当然要盛情开心一些。“

    他走向周沁蔷,为她拉开身前的楠木椅子,“周大小姐,请坐。”

    周沁蔷微微蹙眉,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四周,忽然她感觉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侧眸看去,便见莫楠晟若有所思的扫了她一眼。

    垂眸她坐在椅子上,看了眼一胖心思全部放在莫楠晟身上的周沁妍,眸色冷冽。

    外面的清风徐徐吹进船舫内,吹散了内室的压抑,但她却愈发的沉重起来。

    “好热闹啊!”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随着声音落下,船舫外走来一个男子。

    周沁蔷微微垂眸,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谁。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