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最好如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089字

    周沁蔷感觉呼吸渐渐顺畅,她冷冷蹙眉,“臣女和瑜亲王之间没有任何牵扯,这点想必晟亲王早就调查过,若非不信,那臣女只能说一句,有些人注定第一面就有可能成为敌人。”

    莫楠晟紧紧凝着她,“最好如此。”

    他松开她,冷声道,“你常年待在闺阁,从未进过皇宫,你又是如何知道皇后将东西藏在哪里?”

    周沁蔷侧身冷冷的看向湖泊,袖子下的双手紧紧攥起,“晟亲王不是也说臣女不如传闻所言吗?那臣女自有法子知道一切。”

    她当人知道,她即使闭着眼都可以将皇宫走一遍!

    莫楠晟冷冷的瞧了她一眼,“你到真让本王刮目相看。”

    他语气里的讽刺她不是没有听出来,对此她只是淡淡一笑。

    “说吧,东西被皇后放在什么地方?”他的声音很冷,有些咬牙切齿。

    周沁蔷抬眸看向他,“不知晟亲王说话可算数?”

    她知道让这个男人现在将奇药交给她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也不会傻到直接告诉他那东西藏在哪里。

    莫楠晟讥讽勾唇,“本王向来说话作数,周大小姐不比这么谨慎。”

    他从腰间拿出一枚玉佩递给她,“这是本王贴身之物,三日后你亲自过来拿药。”

    她垂眸看向玉佩,伸手接过它,这个玉佩她知道,每一个王爷都有,那是当今皇上在每个皇子出生时亲自明玉锁匠雕刻的。

    玉佩中央刻着一个‘晟’字,代表着晟亲王。而莫楠凤和莫楠瑜他们的玉佩上也是他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这玉佩就代表他们的身份,若是她想陷害他,将这玉佩放在凶杀现场,那他必然会背上这个罪名,逃不过。

    没想到他竟然把这玉佩交给她。

    “说吧。”莫楠晟清冷出声,语气里透着一丝若有无的焦躁。

    周沁蔷淡淡一笑,收起玉佩,“那东西藏在瑜亲王的附中,在他床榻下,他房顶的琉璃灯中是机关,只要触动它,床榻就会自动打开。

    她竟然知道的这么真切!

    莫楠晟有些讶异,他侧眸看着周沁蔷,”本王不得不怀疑你真的和四弟没有任何牵连?“

    周沁蔷淡淡一笑,并未回答,而是说道,“晟亲王,看在我们交易的份上,臣女这是第二次救你了,下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又是这句话!

    莫楠晟微微蹙眉,忽然船舫内发出一声惨叫,是周沁妍的声音,“有刺客!着火了!”

    就这一瞬间,方才还完好的船舫瞬间被大火吞噬,里面还可见刀光闪烁。

    莫楠晟一震,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薄唇紧抿,他终于知道她所说的再次救了他一命是什么意思了。

    要说这些刺客是周沁蔷所为,他不会信,但是她是如何得知的?

    还又对于莫楠瑜房中的机关,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里面再次传来惨叫声,莫楠晟眉宇一蹙,他作势就要飞身而起,却被周沁蔷紧紧抓住手腕,他垂眸冷冷的凝着她。

    周沁蔷淡淡一语,“火里面被人参了药粉,对没有武功的人来说无事,但是对有内力的人来说却是极为有害,那些刺客既然敢在里面动用内力,那就代表他们已经服用了解药。

    晟亲王你确定要去?”

    “你怎么知道?”莫楠晟紧紧凝着她,深黑沉冷的眸子像是一把利剑刺进她的心里,想要窥视她的内心。

    周沁蔷别开眼放开他的手,摊开掌心,“在臣女未拿到奇药时希望晟亲王最好不要有事。”

    莫楠晟垂眸看着她长心的一粒药丸,眸色清冷。

    周沁蔷将淡淡道,“吃了它不会受那些毒的侵蚀。”

    莫楠晟撕下袍子的一角蒙在面容上,拿过她手中的药丸,“周沁妍是本王带出来,本王要将她平安带回去。”

    话落,他飞身而起,落在那被大伙吞噬的船舫上。

    心里有些微微的刺痛,她忽略掉,她没想到莫楠晟竟然是一个重情义的男人。

    她快速离去,过了一瞬,便飞快回来,再回来时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弓箭,那泛着冰冷的利剑对着船舫里的一人。

    没楠瑜,你没想到我会在穿房里放东西吧!

    是的,那火里的毒是她放的,但是那些毒对任何人都不起作用,只对莫楠瑜和莫楠凤起作用。

    因为在船舫的那一刻,莫楠瑜和莫楠凤靠近她的那一刻,她迅速撒了一些无色无味的粉末,很淡,任何人都为发现。

    他们吸了纳西粉末,只要再闻到火里的毒就会浑身无力,四肢疲软,也可以说是软筋散。

    刚才看船舫里的刀光剑影,他没想到莫楠瑜和莫楠凤的毅力这么强。

    船舫内迷烟四起,呛得人喉咙难受。

    莫楠瑜和莫楠凤分别站在两侧,手里紧握着剑,面色萦绕着杀气,他们看着中间的刺客,心里更是愤然。

    没想到这些刺客这般狡猾,竟然在火里下了药,他们现在浑身无力,只是凭借一股心火强撑着。

    莫楠凤冷冷的扫了眼外面,大伙弥漫,他什么也看不清,想起方才周沁蔷与莫楠晟离开时,她对周沁妍说的话,心里一震。

    莫不是周沁蔷知道有刺客,所以提前离去?

    不对,若是如此,她为何会叫二哥出去?

    而且她怎会算的这般准?

    一定不是,况且他一路跟来,也知道周沁蔷在房中待了两天两夜,是被周沁妍叫出来,她也没有那个时间去准备。

    到底是谁想要杀了他们灭口,将然这么毒辣!

    他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弓,而刺客还有太多,他们的护卫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来?

    他看向莫楠瑜,见到他眸底的震惊和不解,也知道他和他想一块去了。

    忽然外面闯进来一个人影,他们同时看去,顿时一怔,“竟然是莫楠晟。”

    他不是应该趁此机会离开吗?

    周沁妍躲在一个角落,害怕的哭着,不敢站起来,滚烫的热火烧的她难受。

    她看到了莫楠晟突然而来,绝望的心瞬间蒙上一层喜悦,她站起身,忽然脚下一软,本以为会倒在地上,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接住。

    她紧紧抓着莫楠晟的云袖,“晟亲王,我好怕。”

    莫楠晟清冷的扫了眼四周,语气轻柔,“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