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是看笑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186字

    杨氏虚弱的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手里捏着丝绢,掩住口鼻咳了一声,她面色不善的看着走进房间的周沁蔷,“你来作何?是看我的笑话?”

    她自己清楚,平时她依仗着二夫人刘氏,没少讥讽过周沁蔷,现在她的药有些紧缺,二夫人又不给她拨银两,到下个月才拨,所以她现在只能躺在榻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梦颖不悦的蹙眉,拉了拉周沁蔷的袖子,却被她回眸回以安抚的眼神,她无奈,只能放下手臂,规矩的跟在她身后。

    周沁蔷淡淡一笑,她走到屋内,旁若无人的坐在软椅上上,笑看着杨氏,“蔷儿怎么是看三姨娘的笑话,三姨娘病了,我们同是镇国候府的人,蔷儿也是来看望三姨娘,为三姨娘带些药。”

    她侧眸看像梦颖,“将药交给三姨娘的丫鬟,让她把药熬了给三姨娘端过来。”

    梦颖点头,看了眼蹙眉怀疑的杨氏,转身将手里的药袋递给身旁的丫鬟。

    那丫鬟看着杨氏,明显衣服拿不了主意。

    周沁蔷莞尔一笑,她看着杨氏怀疑防备的神色,她轻笑,“三姨娘,你不会以为蔷儿为你准备的是毒药吧?”

    杨氏没想到周沁蔷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她僵着面容,蹙眉,“不必了,我有药。”

    在这勾心斗角的宅院里,她不会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药,她也怕有什么。

    周沁蔷无畏一笑,“三姨娘看来这么防备蔷儿,蔷儿是光明正大来你的晴岚苑,若是这要有毒,蔷儿又岂会光明正大的带过来,既然三姨娘不领蔷儿一片好心,那蔷儿拿走便是。”

    她示意梦颖将药袋拿过来。

    杨氏面色微微一僵,苍白的容颜更加的憔悴,她止不住的咳了一声,虚弱的靠在被褥上。

    一旁的丫鬟担忧的看着杨氏,“三夫人,我们已经没药了,大小姐也是好心,奴婢将药熬了,你先服用,要不然等到下个月月银下来,您的病也更加的重了啊。”

    杨氏冷冷的瞪着眼前的丫鬟,“闭嘴,一个贱婢有什么资格说话!”

    她即使过的不好,也不容许外人知道!

    更何况是她一直针对的周沁蔷。

    “梦颖,你去和这个丫鬟一起将药煎了吧。三姨娘这个病要是拖到下个月,你没事,但是你想过五妹和二弟吗?他们就你一个娘,要是你的身体垮了,她们该怎么办?二弟是府中唯一的男丁,前途无限,五妹还指望三姨娘为她找一门好亲事呢。”

    周沁蔷的话让杨氏面色一变,她僵直着身躯,眉宇紧蹙过了半晌,她吩咐道,“去把药煎了,谢过大小姐。”

    她闭上眼眸,不去看任何人,她知道周沁蔷说的是事实,她还有梅儿和昀儿,她们还要靠她这个娘在镇国候府生存下去。

    若是她有个好歹,那她们在二夫人的手下绝对没有好下场,她决不能让梅儿步她的后尘。

    周沁蔷淡淡一笑,坐在那里再未言语,一时间整个房中安静无比。

    够了一会,梦颖和那丫鬟端着熬好的药端过来,同是梦颖慌里慌张的跑过来,看着坦然自若的周沁蔷,她心急道,“小姐,二夫人和老爷来了。”

    ,梦颖奇怪她们怎么会来,但是只要有二夫人绝对不会有好事。

    周沁蔷没有反应,到时杨氏猛地坐起来,眼眸希冀的望着外面,她没有想到老爷回来,多久了,老爷多久没来了?

    门外响起丫鬟仆人的声音,“老爷,二夫人。”

    周沁蔷缓缓起身,她看向门外,周临走进来,面色不佳,但是看到周沁蔷站在那里,冰冷饿面容缓和下来,笑吟吟的看着她,“蔷儿,你来看你三姨娘。”

    刘氏看到这一幕,愤恨的瞪着周沁蔷,她是通过悦园阁园子的侍卫来报,说周沁蔷要用药加害三夫人,这才得了消息,前去将周临叫过来。

    没想到周临见了她竟然完全变了一个人,原本冰冷的面容变得一脸的慈爱。

    侧眸看了眼身边的周沁妍,她双手绞着秀娟,一脸不甘和受伤,心里一疼,刘氏握住周沁妍的手。

    周沁妍身躯微微一僵,愤恨的咬着牙,总有一天她要将周沁蔷踢出周府,她要成为镇国候府的嫡女!

    杨氏希冀的眼眸瞬间黯淡,咳了一声坐在床榻上,她知道,周临眼里有的只有周沁蔷这个嫡女。

    周沁蔷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映入眸底,她淡淡一笑,“牵着周临的手让他坐在软椅上,“爹爹,蔷儿看三姨娘身体不好,这才来给三姨娘送点药,没想到爹爹和二姨娘也来了。”

    周临一笑,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刘氏,方才是她过来找他,说让他与她去趟晴岚苑,有要事,他微微蹙眉,“夫人,你说来着晴岚苑有事,是有什么事?”

    杨氏眉宇一蹙,眸底浓浓的哀伤,老爷自来到这里,没有睁眼看过她一眼,连她的病情也没有关心一句。

    她心中难受,接过丫鬟手里的药碗,正准备仰头一口喝下,忽然刘氏大喝一声,“香荷,把药端过来!”

    香荷领命上前一把夺过杨氏手中嗯嗯药碗,杨氏面色一冷,愤怒道,“二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周临亦是面色冰冷,“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沁蔷站在周临身后,不动声色的勾唇。

    刘氏看了眼玉香,“去叫个大夫来,让他好好查查这个药。”

    玉香看了眼周沁蔷,见到她似笑非笑的容颜,心里一窒,慌忙低下头,连忙转身离去。

    “老爷,有人给妾身通报,说蔷儿……蔷儿她想要害三夫人。”刘氏为难的看着周沁蔷,继而低头看向周临,“老爷,虽然切身不知道信不信,但是还是以防外一,若是三夫人真的有什么事,那传出去,对我们镇国候府的名声也不好啊。”

    “是谁在背后嚼舌根诬陷蔷儿的,给本候带过来!”周临面色冰冷,眼眸阴婺。

    周沁蔷垂眸,感激的看着眼前的周临,不管任何事没,第一个相信她的只有自己的父亲。

    刘氏叹了口气,转身冷声吩咐道,“去吧那个是为带过来。”

    “老爷,你消消气,待会大夫来了,把这汤药一验便知。”刘氏解释道。

    杨氏坐在床榻上,面色苍白,冷冷的看着眼前嗯嗯一切,她的眸光更是冰冷怨愤的瞪着周沁蔷,怪不得她那么好心的给她带药,又劝她喝药,原来是想害她!

    她一定是记仇,恨她之前那样对她,所以趁她生病之际来谋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