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看的那般透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263字

    她怎么那么清楚莫楠瑜内室的格局,而且还将皇宫内的局势看的那般透彻?

    要说她的实力,他调查过,并没有什么实力,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一夜渐过,天色蒙蒙亮时周沁蔷已经醒来,可以说她是一夜未眠,她一直在想着莫楠晟的事情,她始终怕他反悔,因为那药对她来说来重要了。

    昨天她握着周临的手时,偷偷把过脉,发现他的气息比以往要缓慢许多,她也一直在想,傅太医一直住在皇宫,只有跟爹爹去打仗时才跟着。

    但是昨天傅太医却在府中,而且还和爹爹在一起,她当时也看的清楚,爹爹和傅太医离开时,薛城有意无意的在搀扶着爹爹。

    看来爹爹儿毒加重了,现在只能靠那个奇药了!

    用过早膳,她一个人偷偷出府走向晟王府,手里攥着莫楠晟那日交给她的玉佩。

    走到府外,她看着眼前庄严的府邸,眉宇紧蹙,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踏入皇家的府邸,这也是她分非常抗拒的。

    门外守着侍卫,笔直的站在两边,对于她的到来,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其中一个侍卫朝她走来,恭敬的躬身道,“周大小姐,请跟小的进来。”

    周沁蔷微微抿唇,看了眼眼前的侍卫,随着他走进府邸。

    她一直在想怎么去见他,真的只是凭借一块玉佩吗?

    原来他早就安排好了人在府外等他,看来东西她他已经拿到了。

    晟王府要比镇国候府大许多,水榭楼台,河塘花池,还有蜿蜒的一条湖水,虽然不大,但却在这府里别具一格。

    她从未来过晟王府,没想到晟王府里面的布置低调奢华,却又彰显着主人清冷孤傲的气质。

    忽然一声声清脆悦耳的琴声传来,穿透湖水泛起一丝涟漪。

    周沁蔷顿住脚步,抬眸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远处坐立着一处楼亭,四周种满了桃花树,将楼亭围在中央,地上落满了一层淡粉色的桃花,将中间的楼亭映的愈发独立。

    楼亭中央坐着一个男子,一身湖蓝色的袍子如蓝水般清荡,玉簪束发,云幕般的墨发散在身后,修长的指尖挑拨着琴弦,在它的波动下,琴弦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的音色。

    周沁蔷怔愣在原地,望着那抹湖蓝色的身影有些痴住。

    她之前一直以为莫楠瑜是人间最美的男子,却没想到莫楠晟才是最俊美儿那一个。

    前世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莫楠瑜身上,从未注意过任何人,渐渐的她发现,这个男人才是最运筹帷幄,擅长攻与心机之人。

    原来皇家之人,哥哥都是在韬光养晦,比起莫楠晟,莫楠瑜要逊色一筹。

    一段琴音落幕,周沁蔷还未回过神来,她的眸光一直望着远处楼亭的那抹身影。

    直到她感觉那到身影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才骤然回过神来,仓促的低头,掩去眸底的错愕和尴尬。

    她竟然会看一个男人看呆了!

    而那人还是皇家之人!

    她恨这样的自己,非常恨!

    “不知周大小姐认为本王的琴技如何?”那戏谑的声音淡淡传来,听在她耳畔竟然让她心神乱了一刻。

    她稳住心神,抬眸看向那抹已经站起身,双手负后而立,俊美无俦的容颜泛着兴味的目光看着她。

    她抿了抿唇盘,冷声道,“晟亲王有那个闲情雅致,看来我们的约定也可以如期达成,希望晟亲王现在能将东西交给臣女。”

    她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入进莫楠晟的耳边,他微微挑眉,“本王的话向来作数,只是在拿东西之前,还请周大小姐能来楼亭一坐,本王有几个问题想要讨教一下。”

    他站在那里,垂眸笑看着她,凤眸深邃,薄唇微杨,竟是那样的惑人心神。

    周沁蔷微微蹙眉,想要拒绝,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莫楠晟将她的心思看在眼里,他淡然一笑,嗓音清冷,“怎么?周大小姐连这点胆量也没有?还是说怕本王会吃了你?”

    他顿了一下,眸光似是将她打量了一番,挑眉道,“不过,本王对周大小姐还真没有兴趣。”

    周沁蔷面色一僵,听到旁边的侍卫轻声“哼笑”了一笑,她更加的愤然!

    没有兴趣!

    他好意思说,当初是那个混蛋在马车上强行脱了她的衣裳?

    她就当被狗看了一眼。

    这个男人的心思在周沁妍身上放着,并不在她身上,这个男人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集,她只想拿到奇药离开。

    不想再和他多做纠缠,周沁蔷抿了抿唇畔,抬步朝楼亭走去。

    身后的侍卫站在那里,并未跟上,她看了眼四周,发现除了夜枫之外,没有任何人,包括一个侍女也没有。

    看来这个地方他忌讳他人进入。

    越过桃花林,淡淡的桃花香扑面而来,让她的发际俺也带着一丝桃花香。

    周沁蔷踏上楼亭的台阶,拾步而上,一双蓝色的白丝软靴映入眼睑,接着是一身湖蓝色的身影。

    莫楠晟已经坐在了软椅上,优雅慵懒嗯提着精致的酒壶,为对面的酒杯添置了一杯香溢的酒水。

    他缓缓放下酒壶,抬眸淡然的凝着她,“周大小姐,请坐。”

    周沁蔷冷冷蹙眉,谨慎的坐在软椅上,望着对面优雅从容的男子,很难和那日在马车上那个冰冷盛怒的男子联想在一起。

    她微微蹙眉,冷声道,“晟亲王有话直说。”

    莫楠晟淡淡一笑,端起酒杯浅酌,半晌,他放下酒杯,凤眸深邃,“周大小姐何必这般拘谨,别忘了,我们已经是同路人,害怕本王害你不成?”

    周沁蔷冷冷蹙眉,她自是知道莫楠晟说的同路人是何意思。

    想必他和爹爹已经见过面了,而且已经谈过了,他们已经成为一路人,爹爹归顺了他,那她也是晟亲王的人。

    不知为何,想着自己是他的人,她心里就各种不舒服,膈应的慌。

    她不悦蹙眉,冷声道,“晟亲王似乎忘了,窝爹和你只是同谋,虽是同路人,但那只是我爹,和臣女毫无相干!”

    莫楠晟并未生气,而是淡淡一笑,“这么说,周大小姐是想与本王为敌了?”

    “为敌?”她讥讽一笑,“臣女只是一介女流,何来和晟亲王为敌一说?”

    夜枫站在一侧,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沁蔷,他见识过周沁蔷的无情和冰冷,这一次再一次的见识到了她的打太极和睿智。

    周沁蔷抬眸看了眼夜枫,正好与他儿目光撞在一起,夜枫明显蹙眉下眉宇,有那么一丝淡淡的尴尬。

    而她则是讥讽一笑,端起桌上的酒杯朝楼亭下一杨,香溢的酒水顿时洒向桃花林。

    夜枫不悦的蹙眉,怪这个女子的不识趣。

    莫楠晟面上毫无表情,自顾自的浅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