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为何想要杀了瑜亲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0本章字数:2204字

    周沁蔷冷冷一笑,她放下酒杯,轻叹一生,“晟亲王,你闻到了吗?就想和桃花香,两种香味混在一起,很好闻,但是却容易让人沉醉,做出糊涂事,清醒过后却对自己所做之事异常后悔。”

    莫楠晟淡淡勾唇,放下酒杯,挑眉看着对面的她,“怎么,周大小姐这是在拿本王和你做比较?”

    周沁蔷笑了笑,笑容冰冷。

    莫楠晟“嗤”笑一声,“你这是在告诉本王,本王与你就好比这酒和桃花,但是你认为本王是那种轻易后悔之人吗?”

    “是与不是晟亲王心里自己清白,臣女只是过来拿东西而已。”她真的有必要再提醒一下自己来的目的。

    “夜枫,去拿来。”莫楠晟淡淡吩咐。

    夜枫却是一震,有些怔愣,他自然知道二爷说的是土灵芝,昨晚二爷让他拿出来,说是送人,他一直以为是用给有用之人。

    万万没想到送的人竟然是周沁蔷。

    他觉得这么珍奇的药送给这个女人真是糟蹋了,可是二爷的命令他不会违抗。

    夜枫领命下去,楼亭中只剩他们两人。

    莫楠晟淡淡出声,“本王有一事问问周大小姐。”

    周沁蔷冷声道,“晟亲王但说无妨。”

    他淡淡一笑,笑容凉薄,“本王的得到的东西只有一半,不知周大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一半?

    周沁蔷有些讶异,不可能啊,她前世看过,是完整的,怎么会?

    难道是莫楠瑜察觉到了什么,这才防备吗?

    看出周沁蔷也很疑惑,莫楠晟淡淡一笑,“当然,这个问题你给不了我答案,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本王想你应该给的了本王答案。”

    周沁蔷心中一震,她已经猜到了他有可能要问什么。

    果然,莫楠晟开口问道,“本王想知道周大小姐为何想要杀了瑜亲王?那日在船舫,若不是本王阻拦,想必瑜亲王已经死在了你手里。”

    提到这个周沁蔷就觉得一肚子火,那一次若不是他阻拦,莫楠瑜真的就死在了她手里,她现在想起都恨不得杀了莫楠晟这个家伙!

    莫楠晟淡淡一笑,“本王知道,你现在对本王很生气。”

    周沁蔷一顿,面色不悦,她对他不止是生气。

    她垂眸不想去看他,她总感觉他的眼眸深邃的能够窥视人的内心。

    忽然她眼前一暗,抬眸便见到莫楠晟双手撑在石桌上,身子前倾,俊美的容颜与她面容只差一些微小的距离。

    他那淡淡清香的气息喷洒在她面容上,让她心中一条,她冷冷蹙眉,身子往后仰了一下,“晟亲王请自重!”

    “回答本王的问题。”他不罢休的再次问道。

    周沁蔷面色一冷,不悦蹙眉,“臣女无可奉告。”

    “无可奉告?”他重复着这四个字,候音拉长,让她心里有些不安,看到夜枫端着盘子走来,上面盖着一层蓝色的绸缎。

    看着莫楠晟似笑非笑的神情,她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王想要的东西只得到了一半,周大小姐理应也收一半,但是本王好心,觉得这药若是分成两半便没有那么好的药性,这才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不愿回答,那本王就将土灵芝分成两半。”

    话落他就要去拿土灵芝,作势就要将它分开。

    周沁蔷心里一震,急忙起身拦住莫楠晟的双手,她的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急促道,“不要,晟亲王想问什么便问,但只能问一个问题。”

    莫楠晟促狭的看着她,垂眸看着被她紧握的双手,眸色一闪,周沁蔷也看到了,她慌忙收回手,视线紧张的落在那土灵芝上。

    夜枫蹙眉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无错的模样。

    莫楠晟淡淡一笑,小的绝艳,也笑的凉薄,他开口问道,“本王想知道你是谁的人?”

    周沁蔷着实有些讶异,她以为他还是会问方才那个问题,没想到问的是这个,既然是这个那她就能好回答一些。

    她抿了抿唇,道,“这点晟亲王大可以放心,臣女和凤亲王之间的仇怨,想必晟亲王明白。至于瑜亲王,臣女可以这么说,臣女就算和你合作也不会和他。”

    莫楠晟微微挑眉,“本王只是问你是谁的人?”

    周沁蔷没想到他这么不依不饶,她自是知道他这是何意,他不就想让她承认她是他晟亲王的人吗。

    她看了眼土灵芝,咬了咬唇畔,冷声道,“我爹是谁的人,我自然是谁的人。”

    听到她这么说,莫楠晟淡笑出声,他微微挑眉,“周大小姐记住你这句话,日后若是让本王知道你做了背叛本王的事,本王会让你知道背叛本王的下场。”

    周沁蔷面色一冷,“王爷现在可以把土灵芝给臣女了?”

    他清冷道,“夜枫,给她。”

    “是,二爷。”夜枫走向周沁蔷身旁,将盘子放在石桌上。

    她掀开蓝色嗯绸缎,看着放在盘子里珍贵的土灵芝,她的心猛地跳跃,她终于得到了这个,她父亲的毒有解药了。

    将她面上的喜悦尽收眼底,莫楠晟微微挑眉,“本王很好奇,周大小姐要这个土灵芝作何?”

    周沁蔷拿出腰间早已准备好的袋子将土灵芝小心的包起来,莫楠晟好笑的看着她。夜枫亦是诧异的看着她。

    她冷冷蹙眉,“这是臣女的私事,与晟亲王无关。”

    她说过了,她只回答他一个问题。

    她更不可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父亲身重毒素的事情。

    收好袋子,她转身离去,连一句告别的话都不屑于和莫楠晟说。

    对于她的态度,夜枫不悦的冷哼,“真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女人!”

    他的话清晰的传到周沁蔷的耳畔,她的脚步一顿,站在桃花林里,侧眸冷冷的看向楼亭里的夜枫,“请夜护卫记住,本本小姐和你家主子只是简单的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她勾唇冷笑,转身大步离去。

    夜枫气的冷哼一声,侧眸看向一边。

    莫楠晟端起酒杯浅酌,眸光扫了眼消失在桃花林的周沁蔷,眸色寒凉。

    “夜枫,你说一个人在短时间的改变会有多大?”

    夜枫微微蹙眉,看了眼已经消失的人影,他知道二爷说的是周沁蔷,二爷曾经让他去调查过她,以前的她懦弱,唯命是从,对所有人都顺从,尤其是二夫人,但是自从她落了一次水,性情大变。

    若不是她还是那张脸,还有她的身份,他真的以为这个周沁蔷是假的。

    夜枫摇了摇头,又想起什么,开口道,“除非是一个人受到了非常大的刺激,性情才会有可能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