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作茧自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92字

    杨氏倒在床榻上不省人事,身边有许多的血,刘氏站在一侧,亦是面色苍白。

    她看到周临进来,慌忙跑过去,哭着解释,“老爷,你要相信我,她们都说是我下的毒,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周临冷冷蹙眉,越过刘氏走向杨氏,冷声问着周昀,“大夫来了没有?”

    周昀摇了摇头,“应该在路上了。”

    刘氏僵硬在原地,对于周临的无视让她的心里彻底慌了,她慌忙转身走向周临,拉着他的手臂哭泣道,“老爷,你要相信妾身,妾身没有下毒,怎么可能妾身,你让我照顾她,我怎么可能作茧自缚啊。”

    “是啊,爹爹,娘一直尽心的照顾三姨娘,并没有下毒啊。”周沁妍走过来,与刘氏站在一起,眼眸含泪的望着周临,那模样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周临冷冷的扫了眼刘氏,看着周沁妍,“你现在是等大夫来了再说,看看她的伤势,这件事你不必去管。”

    周沁妍一顿,委屈的咬着下唇。

    刘氏心痛的看着周临,眼神有些凄然,“老爷,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操了这么多心,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既然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话落,她痛苦一声,朝着远处的柱子就撞过去。周沁妍吓得拉住刘氏,“娘,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是有事,妍儿该怎么办啊?”

    刘氏吵着要甩开周沁妍的手。周临面色愈发的冷,他一把抓住刘氏的手臂,口气不悦道,“你还嫌这里不够乱吗?你要闹到何时?三夫人的病因为你耽搁,现在她又在你眼皮下中毒,你现在还这般无理取闹,我何时说过不相信你了?”

    周临冷哼的松开手,“你给我安分点!”

    刘氏紧紧的攥着手,这才安静下来,周沁妍在一旁陪着刘氏。

    周沁蔷挑眉看着刘氏,见到她愤怒却要忍着的样子,心里泛着冷意。

    她的目光让刘氏看过来,刘氏愤恨的瞪着周沁蔷,看着她得意冷笑的模样,她心里一震,她再次看了眼昏迷的杨氏,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三夫人的毒和她有关?

    刘氏心里怀疑,在下一刻她立即确定,是她,一定是周沁蔷干的,在这府里和她做对的只有周沁蔷,想要她死的也是周沁蔷。

    没想带她竟然给她来了这一招,上一次是个幌子,这一次才是真的!

    但是她现在跟周临说,周临定然不信,只会对她更加不喜。

    刘氏愤恨的咬牙,这笔仇她记住了,她一定不会要周沁蔷好过!

    周沁蔷无畏一笑,挑衅的凝着她,半晌她收回视线,走向昏迷的杨氏身边,众人疑惑的看着她,不知她要作何。

    周临抿着唇并未言语,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本事很大,是超出他所预料的。

    周沁妍嫉恨的瞪着周沁蔷,紧紧攥着双手,又是她,她又想干什么,只要周府有她在,就没有她周沁妍的出头之日!

    所以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周沁蔷走顿住脚步,弯身将杨氏的头扶起来,在所有人看不大的角度给杨氏嘴里喂了一颗药丸,用内力将药丸化为药汁。

    众人只看到她的手放在杨氏的后背,用力一拍,众人一震,杨氏原本就奄奄一息,那经得住她这一拍。

    周沁梅气愤的上前一把将周沁蔷拉开,指着她的鼻子叫骂,“你的心怎么这么歹毒,我娘已经这样了,你还下死手!”

    周昀走过来将周沁梅拉在身后,担忧的看了眼杨氏,眸底的焦急展露无疑,但是他的态度却很和气,“大姐,我娘怎么样了?”

    他刚才看的出来,周沁蔷是在帮他娘。

    周沁蔷看着周昀,眸光一闪,她淡淡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话刚落,周沁梅刚要后脚,只听昏迷的杨氏猛地咳了一声,周昀一惊,飞快跑过去将杨氏扶起来,与此同时,杨氏吐了一口血,那血呈黑红色,显然是中毒了。

    刘氏面色一变,她感觉这一切都是周沁蔷挖的陷阱,给她布得陷阱!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绝对什么也不能说,不然只会更加的让周临厌恶。

    周临上前坐在床榻上,担忧的扶着杨氏,“夫人,你感觉如何,哪里不舒服?”

    昏迷的杨氏这才缓缓睁开双眸,看到眼前的周临,顿时虚弱的哭出来,“老爷,妾身,妾身……”

    说着她便没了声音,猛烈的咳嗽起来。

    这时大夫没来,傅太医敢来,他为杨氏把脉,半晌他才起身道,“将军,三夫人是中毒了,但是她的毒与风寒药有关。”

    众人一听,顿时目光看向刘氏,周临亦是侧眸冷冷的凝着刘氏。

    所有人的反应和眼神让刘氏心里一慌,她看着周临,眸含清泪的摇头,“老爷,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她啊……”

    周临冷冷蹙眉,将杨氏扶着靠在被褥上,“傅太医,说说是怎么回事?”

    周临的态度让刘氏心中愤然,她恨恨的瞪了眼周沁蔷,恨不得上前杀了她,这一切都是她做的手脚,她真的是小看她了!

    傅太医坐在软椅上,写着药药方,道,“三夫人是否在食用风寒药时吃了其其它的补药?”

    杨氏一顿,像是思索思索了半晌,眼眸猛然看向刘氏,她的目光让所有人再一次的怀疑刘氏。

    刘氏心里一恨,她咬着牙,“妹妹,你有些话可不要乱说,我是好心照顾你,你可不要倒打一耙。”

    杨氏冷笑一声,“我并没有说是你,只是昨天也给我带了些补药,让我吃完风寒药再吃补药,这用心是真的为我好?”

    刘氏一气,面色也青紫一片,她现在真的是成了凶手,里外说不清。

    周沁蔷看向刘氏,淡淡出声,“二姨娘也许没有别的用心,她也许只是担心三姨娘的身体,这才拿了些不要,或许二姨娘粗心将补药的成分和风寒药的成分冲突了,这才导致三姨娘中毒。”

    她这话说的明面上是在维护刘氏,可是字字珠玑,有些人理解为刘氏并不是粗心,而是故意而为之。

    刘氏气的咬牙,看着周沁蔷笑看着她,这一刻她恨不得上去撕了她的脸皮,她怎么没有看出来这个周沁蔷这么牙尖嘴利!

    她这是在把她往更深的深渊带进去,让所有人以为她是故意谋害杨氏的!

    杨氏亦是气的身子颤抖,自从那日周沁蔷提醒过她之后,她就一直防着刘氏,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被算计了。

    傅太医开好药方,看了眼刘氏,“二夫人,下次切乎在粗心大意了,这一次若不是三夫人命大,不然二夫人真是背了人命了。”

    闻言,刘氏几乎气的吐血,她愤恨的揪着秀娟,面色僵硬的看着杨氏,“老爷,虽然三夫人的毒是我间接造成的,但我也是为了她的身子着想,谁知好心办了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