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没得罪过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30字

    今日是父亲出发之日,周沁蔷站在城楼之上,看着父亲和军队浩浩荡荡的出发,看着他笔直的背影,她的眼眶渐渐湿润,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和父亲在一起好好待过。

    如今他又要去打仗,这一别又不知何时归来。

    在他的身后是周昀的身影,他单薄的身影骑在马背上,是那样的弱不禁风。

    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周昀回首,目光定格在城楼上那么娇丽的身影,他淡淡一笑,俊俏的面容勾起一抹感激的笑意,。

    周沁蔷回以淡淡一笑,昨日她去找过父亲,说了周昀的想要参军的事情,父亲只是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了。事后她告知周昀,周昀对她很是感激。

    其实她多希望,几个国家可以和平,至少她可以一直和父亲在一起,。可是她深知这只是……幻想,每个皇帝都想统一别过,用的都是战士的命来奠基。

    直到父亲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黯然垂眸,将眸底那抹溢出的情泪抬手拭去。

    在她的视线里站立了一双白丝软靴,她抬眸,冷冷的目光凝着站立在她面前的莫楠瑜,她不想理会,只要见到这张脸,她就恨不得杀了他。

    莫楠瑜见她作势就要离去,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周沁蔷冷冷回眸,目光紧紧凝着被他抓着的手腕,“放手。”

    她的冰冷让莫楠瑜不禁有几分挫败,他叹息道,“你为何每次见了本王都是这幅态度?本王并没有的罪过你吧?”

    没得罪过她?

    他害了她,害了她的父亲,害了他们的孩子,将她毁的彻彻底底,那叫没有得罪?

    她猛地甩开他的禁锢,面色依旧冰冷,“父亲出证,臣女心里思念哀伤,先告退了。”

    她转身离去,去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音,她厌恶蹙眉,还未说话,莫楠瑜先出声了,“周姑娘,既然周姑娘心里不舒服,那本王就带周姑娘去一个地方,这样你的心里也会舒畅一些。”

    她顿住脚步,冷冷蹙眉,转身看着莫楠瑜,“瑜亲王,臣女没有任何心情,若是瑜亲王想要游玩,想必有许多女子愿意。”

    莫楠瑜温润一笑,“但是本王只想要你陪,只想看你笑。”

    看她笑!

    周沁蔷心中讽刺,不想与他在做纠缠,便要转身离去,谁知莫楠瑜走到她身前,挡住她的去路,笑的温润,“周姑娘……”

    “瑜亲王还是叫我周大小姐吧。”周沁蔷打断她的话。

    莫楠瑜一怔,随即温润一笑,“好,周大小姐喜欢便好。”

    她真的讨厌他这幅模样,外表温润如玉,实则内心阴险狡诈,她心里清楚,莫楠瑜这热脸贴冷屁股就是因为她是镇国候府的嫡女,若是取了她,就如前世一样,坐拥皇位,一帆风顺!

    冷冷蹙眉,她正要越过他离去,身后便传来了莫楠晟的声音,“四弟,你和周大小姐也在这里啊。”

    那清冷的声音第一次让周沁蔷觉得是那般好听。

    莫楠瑜微微蹙眉,继而一笑,“今日是镇国候出证之日,本王来这里为镇国候践行。”

    周沁蔷心中冷哼,侧身站在城楼边缘,看着下面繁华的人群,忽然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莫楠晟清冷一笑,“看来四弟和本王的用意一样。”

    他的话语讳莫如深,让莫楠瑜的眉宇微蹙了一下。

    “周大小姐,本王有些私事想要找你说一说,不知你可有时间?”莫楠晟背对着莫楠瑜,眸含戏谑的看着她。

    周沁蔷微微蹙眉,虽然很讨厌莫楠晟,但是比起莫楠瑜,她更希望跟莫楠晟在一起。

    她侧身冷声道,“瑜亲王一人在这里赏风景,臣女告退!”

    莫楠晟看了眼面色有些僵硬的莫楠瑜,淡淡一笑,“四弟,本王有事先走了。”

    站在城楼之上,看着两道身影同时离去,他紧紧攥住双手,温润的神情消失殆尽,眸底尽是冰冷阴婺。

    “四爷,看来镇国候已经归顺了晟亲王。”玄烨蹙眉看着他们,缓缓说道。

    莫楠瑜面色阴冷,冷哼一声,“是又如何,现在尚早,总有一日本王会夺走他说的一切!”

    落叶纷纷,清冷的湖泊旁空无一人,周沁蔷站在垂柳的柳树下,望着前方涟漪的湖波,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虚无缥缈。

    莫楠晟清冷一笑,与她并肩而立,“难道你就这么报答本王吗?好歹本王方才将你从四弟身边带过来。”

    心中轻叹,她垂了垂眼眸,为何总是如此?

    她想要和他们拉开距离,却被次反其道而行。

    她转身看着莫楠晟,单薄的身形傲然而立,她冷声道,“我并没有让你说话,是你自己愿意而已。”

    看着他泛着兴味的眸光,她冷冷蹙眉,“晟亲王,我们之间只是纯属交易,其他的还是请晟亲王收起你的好奇心。”

    她自是看得出他的好奇和探究,她绝不容许任何人窥探她的内心。

    “交易而已?”莫楠晟清冷一语,骤然上前,手臂紧紧搂着她的腰肢,在周沁蔷惊呼一声的同时,他的指尖紧紧箍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眸对着他。

    看着她愤怒的神情,不顾她的挣扎,他勾唇浅笑,笑的凉薄,“你似乎忘了,那日在本王那里,你亲口承认自己是本王的人,怎么才过了几日,你就给忘了?”

    看着她不岔青紫的面容,他淡淡一笑,“看来本王有必要让你记住一些。”

    话落,他的指尖开始摩挲她的脸颊,鼻翼,而他也渐渐的靠近她,他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面容上,清香的让人沉醉。

    周沁蔷心中一凛,愤怒吼道,“你要干什么!”

    莫楠晟笑,笑的绝艳,凉薄的唇畔摩挲着她的脸颊,看着她惊恐愤然的眸光,他笑的愈发绝艳。

    魔鬼,这个人是个魔鬼!这样都笑的这般绝艳腹黑!

    “你说本王改如何让你记住你是本王的人?”他吞吐着唇畔,凉薄的气息吐在她的脸颊上,有些酥麻,她愤怒吼道,“莫楠晟,你卑鄙!”

    眸色一顿,一丝讶异一闪而过,在他的印象中,即使她再生气也是隐忍着脾气,从未像现在这般,直呼他的名字。

    眸底泛着戏谑的笑意,“你生气了?”

    周沁蔷先写崩溃,她面对莫楠晟的清冷,凉薄,淡薄都无事,都可以应付,唯独他这厚脸皮的模样,她无所适从。

    “晟亲王自重,免得被你心爱的女子看到了,伤了人家的芳心。”她冷冷一语,说的正是那次她在桃花林中看到的那么身影。

    一瞬间气氛凝固,周沁蔷感到搂着她腰肢的手臂僵了一瞬,那含着戏谑的眸子也瞬间恢复了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