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他会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76字

    看着他的背影,周沁蔷冷声道,“既然是同谋,为何要蒙着面?”

    那人眉宇一蹙,抬手间已取下黑巾,速度之快,在她刚驾马走到他身侧时,他的面容上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

    青铜面具透着阴森诡异的冰冷,她眉宇紧蹙,“你这是何意?就这般见不得人?”

    那人一扬马鞭,对与她的话置若罔闻,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路途遥远,还是快写赶路吧。”

    周沁蔷再未言语,驾着马快速跟上。

    同在一条官道上,她时不时的看向身侧的人,总觉得这人的眼神有那么一丝熟悉,那种熟悉很淡,淡到她几乎不认识。

    他会是谁?

    夜枫?

    心里一震,她紧紧凝着身侧的男人,眉宇疑惑紧蹙。

    那人忽然侧头看向她,一把抓住她的缰绳,将她的马带过来靠着他,冷声道,“小心点。”

    她一怔,下意识看向前方,这才看到原来在她的前方有一辆马车,朴素憨厚嗯嗯村民坐在上面,那车夫坐在马车上,面色惊恐的看着她,马车停在那里,像是受了惊吓。

    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拉她的缰绳是因为她差点撞上那辆马车。

    抿了抿唇畔,她再次看向身侧的男人,心里异常好奇,他到底是谁?

    “周姑娘,还是好好看路,下次我可没那么好心了。”男人的声音依旧冰冷,但是她听出了一丝戏谑。

    心里一顿,她心神一凛,紧握着缰绳驾马离去,回眸看了眼紧跟着她的男人,她冷声道,“希望你不是……莫楠……”

    她的话顿在那里,并没有完全说出莫楠晟的名字,看着那男人眸色暗沉,她勾唇冷笑,驾马快速离去。

    今日的天色有些暗沉,棉细的小雨击打着地面,溅起一滴滴水渍。

    在镇国候府外,停着一辆马车,车厢由楠木所致,外面甚是华丽,但却不显庸俗,反而有着慵懒华贵的感觉。

    府内走出几道人影,一道清丽的身影映入眼帘,让人眼前一凉,但是仅仅一眼,便觉得有些妖娆妩媚。

    刘氏拉着周沁妍的手,走到马车旁,看着站在马车旁的夜枫,眼眸含笑,笑的就差眯一块去,“夜护卫,妍儿就交给你们了。”

    周沁妍站在一侧,娇羞的垂眸,眸光时不时的看着马车里面。

    那白玉珠帘内虚晃的人影让她心神震荡,她更加紧攥着双手。

    夜枫冷着面容,“二夫人,是四小姐要跟我们二爷去的,路上四小姐若是出了什么事……”

    他的话顿在那里,没有在说下去。

    刘氏一听,笑了笑,“晟亲王武功不凡,夜护卫亦是,我能有什么不放心。”

    她推了推周沁妍,周沁妍一笑,“是啊,有夜护卫在,妍儿什么也不怕。”

    其实她想说的是有莫楠晟在,她什么也不怕。

    夜枫不咸不淡的点头,从府内走出三夫人,她看着刘氏讥讽道,“这可是二夫人说的,二夫人说话向来倒打一耙,希望夜护卫还是谨慎点好。”

    刘氏面色一变,转身瞪着杨氏,她讪笑的看着夜枫,“怎么会,您是晟亲王说的人,我怎么会这么做。”

    杨氏不屑的看着她,看着她为了将自己的女儿推到晟亲王身边,真正什么脸都能拉下来。

    “时辰不早了,夜枫,出发。”马车内响起莫楠晟的声音,清冷中透着威严。

    刘氏身躯一震,立即将周沁妍向前一推,周沁妍顺着马顿走上去,她挑开车帘,一股淡淡的桃花清香扑面而来。

    她看着马车内,莫楠晟坐在云榻上,一身淡蓝色的袍子将他衬得愈发俊美如谛仙,玉簪束发,云幕办的墨发披在身后,修长的身姿慵懒的斜倚在云榻上。

    他微微抬眸,看了眼走进马车的周沁妍,勾唇浅笑,“坐这边。”

    他拍了怕车壁左侧的位置,那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优雅高贵的气质。

    周沁妍心中一动,脸颊羞红,她迈着小步走到左侧,缓缓坐下,视线有意无意的看着莫楠晟,“晟亲王,我们这是去哪里?”

    莫楠晟淡淡一笑,笑的绝艳,他坐起身,肩膀的墨发遗落在胸前,给人一种强烈的禁欲气息。

    白皙修长的手指提起白玉茶盏,缓缓倒了一杯茶水,淡淡一笑,“喝茶。”

    周沁妍受宠若惊的垂眸,更加娇羞的不知所措,她点了点头,“谢谢晟亲王。”

    莫楠晟眸光微闪,他端起茶杯独自浅酌,语气浅淡,“不必跟本王这客气。”

    他顿了一下,再次道,“去榆林城。”

    榆林城?

    周沁妍有些震惊,她以为是别的风情胜景,没想到竟然是榆林城。

    她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却对榆林城还是了解的。

    那榆林城传说是一座独立的城池,谁拥有掌管榆林城的令牌,谁就是榆林城的王。

    榆林城作势高,而且里面基本一年四季如春,百姓们常年不缺粮草,而且里面专门有一支精英的部队。

    那支部队异常精锐,不知是谁训练的,谁的话也不听,只认令牌,所以许每个国家的皇上都在费尽心机的想要找到令牌,试图掌管榆林城。

    但是榆林城有利必有弊,那里很乱,各个国家的人都有。

    榆林城的城主无人见过,城主亦是,只认令牌不认人。

    周沁妍看着莫楠晟,出声问道,“晟亲王,我们为何要去那里?那里是我们乾元最远的边土,那里也很危险。”

    夜枫坐在马车上,缓缓驾着马车,对与周沁妍的话只是微微挑眉,这个女人看似妖娆妩媚,但比起周沁妍,她查的太多。

    优雅的端起茶杯浅酌,莫楠晟淡淡扫了眼周沁妍,“就连你也认为那里不安全。”

    周沁妍一顿,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难道她说的不对吗?

    一路上莫楠晟都未言语,只是独自饮茶,周沁妍坐在一侧,时不时的看着他,心里打鼓,同时心里也异常动荡,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晟亲王同乘一辆马车。

    在路上已经走了三天,这三天周沁蔷一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与他也未再说一句话,而且一路上她一直感觉有人在跟着他们。或许不能说是跟踪,而是监视!

    每当她回头用心查看时,都感觉不到身后的异动,这三天她都觉得心里不安。

    出了客栈,他们继续驾马前行,忽然周沁蔷拉着缰绳的手一顿,眸色冷厉的扫着后方。

    那人回眸看向周沁蔷,似是早已知晓,冷声道,“不必去管,我们走我们的。”

    周沁蔷冷冷蹙眉,收回视线,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人,驾马与他并肩而立,“你似乎早已知晓会有人跟踪?”

    那人眸色依旧冰冷,侧眸透过冰冷的面具扫了她一眼,“周姑娘还是不要那么好奇,该你知道的自然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