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岂不是很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96字

    他握住掌心,眸光轻抬,几步追上她,看着她清冷的侧颜,他勾唇浅笑,“你会用毒。”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周沁蔷挑眉扫了眼他,“会与不会与你无关。”

    她一笑,笑的有些幸灾乐祸,“你还是看看你的手该怎么办吧。”

    莫楠筹垂眸扫了眼掌心,还是那么红,有些红疹开始蔓延到手腕处,忽然他出手点了周沁蔷的学到,周沁蔷措防不及,顿时身形顿在那里,冷冷的瞪着站定她眼前的男子。

    “解开我的穴道!”她冷冷出声,语气含着一丝杀意!

    莫楠筹淡淡一笑,冰冷的面具下,眸色揶揄夜夜生辉,他摆了摆手,两手一摊,“把解药给我,不然……”

    他身子前倾,面容靠近她的脖颈,轻轻嗅着,那微凉的指尖有意无意的擦着她的腰肢,勾起她腰间的玉带,只要他的手一用力,她的衣裙就会瞬间落下。

    心中一气,她冷冷瞪着他,“你敢,别忘了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莫楠筹爽朗一笑,“你还知道是一条船上的人,那还对我下毒,你说该不该罚?”

    话落,他的手改为搂着她的腰肢,将她的身子往前一带,顿时周沁蔷扑到他的怀里,面容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生疼。

    “这么主动,那本王是不是要更主动些?”莫楠筹笑的揶揄,他的指尖勾着她的长发,薄唇附在她耳畔轻轻吹着,那一丝丝酥麻的感觉让周沁蔷甚是厌恶至极。

    “你最好放了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她被点了穴道,只能张口说话,这种感觉让她想要杀人。

    “解开可以,把解药给本王。”他淡淡一笑,搂着她腰肢的手有些不安分。

    周沁蔷咬牙瞪着眼前的男人,透过面具她只能看到他泛着促狭的眸子,她真的恨不得打掉面具。

    “你松开我,我给你拿解药。”她冷声道。

    莫楠筹挑眉,摇了摇头,泛着揶揄的嗓音磁性好听,“你当本王好骗吗?解开你的穴道,你再趁机给本王下毒,本王岂不是很亏?”

    周沁蔷敛眸,掩去眸底的愤然,“解药在我身上,你不方便拿,解开穴道我自己拿。”

    她根本没有什么解药,她给他下的只是普通的药物而已,只是单纯的起红疹,过半个时辰就会好,但是她不说,不然她的穴道就没希望解开了。

    “不方便拿?”莫楠筹挑眉一笑,笑的潋滟生辉,他的手猛然间伸到了……她的里衣内,隔着肚兜,她能感觉到放在她胸上的手,有些冰凉,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无名指上的跳动。

    “没有啊?你的解药还能再哪里?”他淡淡出声,手掌只是一瞬间便退了出来,同时松开她的腰肢,退身两步挑眉看着她,“你的解药还有可能放在哪里?”

    “莫楠筹,你个混蛋!”周沁蔷面色青紫的瞪着他,气的整个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竟然被莫楠筹轻薄了!

    她本以为这个男人只是爽朗不羁,爱开些玩笑,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这么做!

    看着他后退两步,转身迈着悠闲的步伐离开,“我的手应该很快就好了。”他抬手摆了摆,“你的穴道都解了怎么还杵在那?”

    他顿住脚步,侧眸含笑的凝着她,“莫非你是想本王将你抱回去?”

    周沁蔷一顿,这才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穴道果真解了,看着远处悠哉的男人,她只恨的牙痒痒。

    回到客栈,她独自一人进了房间,她问了莫楠筹,何时出发,但是他莫测神秘一笑,“再等等。”

    她懒得理会,关起房门,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窗棂处。

    这两天他们一直待在客栈,莫楠瑜和莫楠筹互相寒暄,话里透着玄机,但是没有一人要先离去。

    周沁蔷冷冷蹙眉,不知道这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夜色浓郁,今夜的风很凉,凉透人心。秋风萧瑟,带着淡淡的沁凉击打着人心。

    周沁蔷一直站在窗棂处,望着外面,已经第三天了,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到底要等到何时?

    莫楠凤会不会也在这里?

    还是他不在,而是在榆林城?

    他们守在这里有什么行动?

    这件事她问过莫楠筹,但是他总是一副深沉如海的模样,半句都不透露。

    轻叹一声,她转身走向床榻处,谁知刚坐下,一道人影自窗棂处骤然出现,她一震,冷冷的凝着站在窗棂前的男子。

    是莫楠筹!

    周沁蔷冷冷蹙眉,“什么事?为何每次都要偷摸的。”

    她现在很讨厌这个男人,讨厌他的轻薄!

    莫楠筹无语的耸了耸肩肩,“本王这可是第一次来啊,怎么搞的好像本王这是……”

    话说到这里,他骤然顿住,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他挑眉一笑,“本王今日有事来找你说说。”

    周沁蔷冷声道,“说。”

    她望着莫楠筹,心中一直想着他方才顿住未说完的话,以至于莫楠筹说了什么,她根本没有仔细去听。

    莫楠筹不悦的蹙眉,瞪着她,“你有没有听到本王说的话?”

    周沁蔷一顿,骤然起身看着他,“你手上的伤好了?注意抹药,不要感染了。”

    莫楠筹一顿,抬手看了眼自己完好无损的双手,似是又想起了什么,他骤然放下双手,“这件事你不用担心。”

    他根本没有受伤,她为何这么问,难道是二哥受伤了?

    没错,这两日一直都是莫楠晟,因为莫楠瑜的疑心太重,他即使扮演莫楠晟再像,但是一个人的神韵永远也模仿不来,儿周沁蔷这两个相处的‘他’亦是莫楠晟。

    周沁蔷冷冷凝着她,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也终于知道了为何这两日‘莫楠筹’那么怪了。

    她总觉得‘莫楠筹’有些和往日不同,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人。

    “他在哪?你又要安排我做什么?”她的声音很冷,冷到骨子里的冷。

    她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她,将她当傻子一样哄的团团转。

    如今她再一次的被皇家之人利用,甚至被欺骗了她竟都未察觉出来。

    莫南筹看着她的模样,深知她生气了,微微敛眸,掩去眸底的情绪,他低声道,“现在出发去榆林城,城口自有人接应你。”

    周沁蔷沉默了半晌,她感觉自己就是那柔软的小草,没有一个方向,永远随着风转动方向,她恨这种无法掌控的局面,更恨这种身不由己,被人利用的感觉。

    她转身沉默的收拾着自己的衣裳,一直都是冷漠的。

    莫南筹看着她的模样,淡淡出声,心里有那么一丝淡淡的愧疚,“你还好吧?”

    好吗?她不好!

    收拾好行李,她走到莫南筹面前,冷冷的凝着他,“你想知道我好吗?”

    莫南筹愣了一下,抬手取下面上的面具,一张清俊的面容展露出来,他有些愧疚,“回到京城本王补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