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装傻为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26字

    男人面色苍白如雪,他陡然抬头便看到周沁蔷举着匕首对着他的脖颈,身子一颤,他恐惧的眨着眼眸,“我说我说,你别伤我。”

    刚才那个老鼠的经历让他宁愿出卖凤亲王也不愿受这份罪。

    周沁蔷淡淡挑眉,用匕首拍了拍他的面容,“说来听听,最好是真的,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比老鼠痛苦万倍!”

    那人一听,身子一颤,连忙道,“我什么都说,你别伤我。”

    一点血就可以让白蛊进入他的身子,他怎么会不怕,他更怕她一不小心划伤了他,那可就完了。

    “夜枫,问吧。”周沁蔷淡淡一语,声音冰冷。夜枫诧异的看了眼周沁蔷,心中一顿,有些说不来是什么感觉。

    他抿了抿薄唇,问道,“

    为什么跟着她?”

    那人急忙答道,“是凤亲王让我跟的。”

    “理由?”夜枫再问。

    那人说,“他说跟着周沁蔷,或许可以知道她身边的面具男子到底是谁。”

    周沁蔷蹙眉,没有言语。夜枫看了眼她,再次问道,“凤亲王身上是什么东西?他来榆林城做什么?”

    那人犹豫着,有些不愿意说,周沁蔷冷冷一笑,用匕首拍了拍他的脖颈,“没事,我不逼你。”

    那威胁的口气让他心中一颤,他急忙道,“是令牌,榆林城的令牌,凤亲王是来做交易,具体做什么交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夜枫冷冷蹙眉,“你可知那人的身份?”

    “不知。”男人急忙一声,生怕自己晚说一句,那匕首加会划破自己的皮肤。

    “你只知道这些?”周沁蔷冷冷出声,眉宇间满是怀疑。

    那人连忙眨眼,“我真的只知道这些,不骗你,我把都知道告诉你了,你是不是要放了我?”

    周沁蔷淡淡一笑,那笑容落在那人眼里,让他心中一颤,他不住的求饶,“放过我,我不会再跟踪你了,求你放过我。”

    对于他的求饶,周沁蔷冷眼无视,匕首无情的划过他的脖颈,那血液顿时喷溅出来,却并没有什么白蛊出现。

    那人惊惧的瞪大眼眸,狠厉的瞪着她,却无法出声说一句话。

    周沁蔷起身,看着他倒地的身子,讥讽一笑,“忘了告诉你,白蛊一次只能用一回,方才已经用在老鼠身上了,所以已经失效了。”

    那人不甘痛恨的闭上了眼眸。夜枫看着她冰冷的容颜,这一刻他竟然从她身上看到了二爷的影子,她的冰冷无情,拿捏他们的心里是那样的准确。

    “现在出发,只怕莫楠瑜天亮就会怀疑了。”话落,她快步离去,与夜枫驾着马快速赶往榆林城,只要快马加鞭,一天的路程就会到榆林城。

    她知道莫楠筹的性子,想要在心机深沉,生性怀疑的莫楠瑜身边假扮莫楠晟,机会很小,最多一天,他就会有所察觉。

    莫楠晟让她先离开,让莫楠筹假扮他在那里就是为了拖住莫楠瑜,她已经猜到他们是要交易什么了。

    出了名册,应该没有什么能让莫楠晟这般费尽心思。

    她很好奇,名册上究竟记录了什么?

    让三个王爷如此煞费苦心。

    天色渐亮,清静的客栈再一次的喧哗。

    莫楠筹依旧坐在靠窗的位置,浅酌这酒杯的里的酒水,惬意的望着远处的景色。

    玄烨和莫楠瑜站在二楼的玄关之处,一直凝着那里的莫楠筹。

    “四爷,您说晟亲王为何一直待在客栈里没有动静,难道他就不怕凤亲王已经和那人交易了吗?”

    莫楠瑜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看不出来,他微微敛眸,眸光扫了眼周沁蔷的厢房,半晌问道,“周沁蔷可有什么动静?”

    玄烨道,“没有任何动静,自打昨夜进了厢房,到现在尚未出现。”

    他微微垂眸,薄唇紧抿,倏然见抬眸看向那里的莫楠筹,只是一瞬,他心里陡然一震,猛然间飞到莫楠筹的面前。

    莫楠筹微微蹙眉,放下酒杯,淡淡一笑,“四弟可有事?这般急切?”

    莫楠瑜微微蹙眉,轻叹一声,坐在他的对面,“二哥,上次的事我倒要感谢你出手久了我一命。”他一笑,眸底划过一道黯伤,是那样的明显。

    莫楠筹一顿,这个二哥可没有告诉他,他救过四哥什么?

    他当然知道他是在试探他,如今之际他最好什么也不要说。

    他淡淡一笑,声音清冷,“那些事我早就忘了。”

    莫楠瑜有些讶异,“二哥,你是我们四个皇子之中最聪慧睿智的,你怎会忘记,而且当初在柳州城,若不是你在三个手底下救了我,我怎么会平安与你坐在这里闲聊。”

    柳州城?二哥在柳州城救过四哥?

    莫楠筹心里一顿,有些后悔没有问清楚二哥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他根本不知怎么回答,万一他只是为了试探编造呢?

    他要是说不必些,必然露馅。

    “多久的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莫楠筹想了许久,觉得还是装傻为好。

    莫楠瑜一顿,望着莫楠筹的眸子顿时深沉起来,浅勾的薄唇也瞬间抿紧,他陡然起身,双手撑在桌沿上,望着莫楠筹眸底那抹若有无的遮掩,他更加心震。

    “五弟,你还要装到何时?”他忽然出声,直接开门见山。莫楠筹一震,僵直着身子不发一言。

    四哥看出来了,但是也无畏,二哥告诉他,只要能拖他五个时辰便好,现在看来,从昨晚到现在,只好有八个时辰了,对他来说,是能拖一时试一试。

    莫楠筹一笑,伸手取下面容上的面具,爽朗一笑,“没想到四个火眼金睛,到真让四个猜出来了。”

    莫楠瑜面色阴冷,冷冷的瞪着他,玄烨亦是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莫楠筹,怎么会,竟然是筹亲王!

    “周沁蔷是不是已经走了?”他冷冷问道,温润的语气早已变得阴冷至极。

    莫楠筹双手一摊,无奈道,“我不清楚。”

    玄烨恨恨的瞪着他,若他不是亲王,他真的会上去杀了他。

    无视他们主仆二人充满杀意的眸子,他淡淡一笑,站起身慵懒的舒展了下腰,“四哥,我要先去榆林城了,你是走还是再多待几天?”

    莫楠瑜冷冷的瞪着他,手中紧紧攥着扇柄,周身更是散发着浓郁的怒意。

    半晌他直起身子,冷声道,“玄烨,牵马出发。”

    玄烨迅速道,“是,四爷。”转身离去。

    他亦是一甩衣袖,踏着极速的步伐离开客栈。

    莫楠筹微微挑眉,看着主仆二人离开,他再一次悠闲的坐在椅凳上,这个时间想必周沁蔷和夜枫已经快到榆林城了吧?

    到了那里,自有二哥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