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难道是皇室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14字

    玄烨飞快的追赶着莫楠瑜,追到他身侧,他问道,“四爷,我们被晟亲王耍了。”

    莫楠瑜的面色愈发的深沉,他如何不知,莫楠晟知道他会监视他,原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让周沁蔷和莫楠筹先一天出发,他之后去找周沁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怀疑,实则他早已脱身,甚至比周沁蔷要早一天到达这里。

    是他疏忽了,他一直没想明白,为何莫楠晟要一直待这里,没想到他只是为了牵制他,想要独自一人得到名册!

    怎么可能,他一定不会让他得逞,名册他一定要拿到手,只要得到名册,他在朝中的地位就会稳如泰山,未来皇位也定然会非他莫属!

    黑暗的房屋中,一道黑色的人影闪现而出,落在外面的窗棂处,里面的人一惊,骤然间坐起身,冷冷的望着外面,“谁?!”

    那道黑影站在那里没有言语,里面的人冷冷的凝着窗外的黑影,声音冷厉,“怎么,既然来了为何不敢说话?”

    外面的黑影出声了,他的声音异常阴冷,“城主,在下想请你办件事。”

    李天星骤然一震,冷冷的瞪着外面,半晌他迅速起身打开房门,看着外面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面容上包裹着一道黑巾。

    “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李天星戒备的望着他,眼前的男人周身的气质不凡,非富金贵。

    那人看了眼李天星,唇畔一勾,从腰间拿出一枚令牌举在他面前,上面郝然显示着榆林城三个字,在字迹的周围是一种奇怪的符印,那符印正是代表着榆林城的标志。

    李天星顿时跪在地上,双手握拳,恭敬道,“主子有何指示?”

    这枚令牌是他祖上的规定,这枚令牌可以调动榆林城所有的人,不论执令牌是何人,城主都必须听令。

    那人收起令牌,一只手拿着三幅画,同时打开,上面有三个画像,画的栩栩如生。

    “全城搜查这三个人,杀无赦!”那人冷冷吐出几个字。

    李天星一震,他抬眸看向那三副画像,两个男子,一个女子,都很陌生。

    他点头,“是。”

    那人收起画像,看了眼他,转身离开,踏着清冷的月色不见了踪影。

    李天星站起身,疑惑的看着那消失的身影,那人到底是谁?他知道令牌一直在乾元皇朝的皇宫内,一直再未被其他人夺走。

    而这个人又是谁?

    难道是皇室之人?

    天色大亮,整个榆林城陷入一片戒备的威严,大路上时不时的有侍卫来回巡逻,经常盯着路边的百姓观看,整的榆林城百姓的人心不安,有些慌张。

    榆林城最大的酒楼内,雅致的厢房内,莫楠晟站在窗棂前,望着下面再次出现一波的侍卫,眉宇清冷,薄唇紧抿。

    周沁妍坐在软椅上,痴情的望着那修长俊逸的背影,他是那样的谛仙天资,那样的俊美,她每次见到他都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巨动,每次的目光都舍不得再移开一分。

    她自从和他坐在一辆马车上,到了第二天,莫楠晟便让她换了一身男装,命琉璃保护她去往榆林城,而他则是早一步离开,一路上她都在想着他,思念他,昨天她才到了榆林城,现在就可以看到他,对她来说简直做梦也不敢去想。

    她没想到自己一个庶出之女竟然要比周沁蔷强太多,可以先一步得到晟亲王的青睐。

    “你说这些士兵是想作何?”半晌他淡淡出声,声音清冷。

    周沁妍心中一跳,她不知道,只知道自打她进城之后,城里的士兵就比昨天多了许多,像是在盘查什么人。

    不等她回答,莫楠晟再次出声,他转过身,拿起桌上琉璃准备好的笔砚,迅速写了几行字。

    周沁妍一直望着他,看着他完美刚毅的侧颜,脸红心跳,她垂眸掩去眸底的悸动。

    莫楠晟写完,将信函放在信封里,微微抬眸扫了眼坐在一侧的周沁妍,淡淡一笑,“四小姐,能否帮本王一个忙?”

    周沁妍抬头对上他含笑的眸子,心中一跳,猛然站起来,点了点头,“晟亲王需要妍儿做什么?”

    他淡淡一笑,“也没什么,就是帮本王将这封信送到韵兰客栈,在客栈下只需要妍儿姑娘说三句话,自有人下来取信。”

    周沁妍微微挑眉,“哪三句话?”

    莫楠晟淡淡一笑,“凤亲王,我是镇国候府的四小姐,这封信是家父亲自嘱咐我亲手交于你。”

    周沁妍一愣,接过信函,抬眸疑惑的看着莫楠晟,“凤亲王也来了?”

    但是为什么要借用他父亲的名义?

    “去吧,本王在这里等你。”莫楠晟淡淡一笑,俊逸的面容让周沁妍心神一晃,她点点头,“好,妍儿这就去。”

    一波接着一波的侍卫来回徘徊,周沁妍拿着信封走了出去,她关上房门,看着房间内优雅从容的坐在软椅上的莫楠晟,面色一红,这才离去。

    琉璃看到紧闭的房门,低声询问,“二爷,您知道外面的侍卫是怎么回事?”

    莫楠晟清冷一笑,端起酒杯浅酌一杯,继而缓缓放下,“本王怎会让老三为难本王的人?”

    琉璃一震,瞬间反应过来,“二爷,外面的侍卫是凤亲王做的?”

    他清冷一笑,“皇宫内室的存放属于榆林城的令牌被盗,能让李天星发放命令的,只有令牌,你说老三怎会不抓住这个机会。”

    是啊,令牌在凤亲王手中,他一定知道二爷和瑜亲王也会来,所有对李天星下了命令,铲除两个亲王,他坐收渔翁之利,到时事情揭发,毕竟是榆林城,凤亲王一定会将事件栽赃给李天星,他便是最大的赢者。

    看来凤亲王的心真的阴险狠毒,残害手足的事毫不犹豫的可以做出来。

    琉璃有些担忧,“二爷,你让周沁妍去,就不怕她有什么危险,到时怎么像镇国候交代?”

    再怎么说,周沁妍也是镇国候的女儿,虽然是庶出,但是也是周家的血脉,她若是在二爷手上出了事,到时镇国候只怕会怪责二爷,更加僵硬了他们的关系。

    莫楠晟淡淡垂眸,起身走到窗棂前,望着街道上来回徘徊的侍卫,清冷一笑,“老三暂时没那个胆子去动周沁妍,比起周沁妍他更忌惮周沁蔷。”

    既然他敢这么做,让周沁妍去,他就有把我,到时老三定然以为这封信函必是镇国候交给他的,而让周沁妍送想必他也想的到,因为他与周沁妍之间毫无瓜葛,而周沁蔷至始至终没有出现,只会让他心里有些不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