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会很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10字

    这三天时间他必须要找到周沁蔷,不然只会很麻烦。

    就在他刚要就寝时,紧闭的窗棂骤然从外面打开,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在这冰冷的夜里是那样的冷厉孤傲。

    李天星一震,骤然起身,刚要拿起弯刀,那个人已经到了他面前,修长好看的手掌一拍吗,顿时那把弯刀顷刻间变成碎片。

    李天星一颤,他回眸看向那个男人,好强的内力,他到底是谁!

    回眸间他看到眼前的男人面上带着冰冷的面具,那种红色獠牙面具,在这夜里是那样的诡异,但是他却心中一喜,陡然跪在地上,“主公,你终于来了。”

    外人只知道榆林城是独立的,但是他们只知道城主是最神秘,但是却不知城主背后之人是最神秘的,那个人是

    榆林城的首领,是只有李天星才知道的存在。

    他激动的跪在地上,他知道只要主公出现事情就有转机,因为主公手里有一枚紫色令牌,那枚令牌只要交给他,那他就可以不用听任何人的命令,即使有人拿着令牌也无济于事。

    因为这枚紫色令牌代表着榆林城的独立,不会听令与任何一人。

    拥有紫色令牌者才是榆林城最强的王者。

    但是不包括这个主公,因为紫色令牌就是他设置的,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就连李天星也未见过他的面容。

    他看着李天星,冷声问道,“那个女人在哪里?”

    李天星一震,没有想到主公常年不出现,一出现问的第一句竟然是那个女子,他恭敬道,“被人掳走了,那个人属下从未见过,但是有一个人应该知道。”

    那人微微垂眸,声音依旧冰冷,“谁?”

    李天星蹙眉道,“有可能是乾元三皇子,凤亲王。”

    那人眸色寒凉,“接着说。”

    李天星道,“那人与凤亲王之间有交易,但是凤亲王想要杀了那个女子,就在属下快要杀了那个女子之时,一个人出现了,他救了那个女子,让属下告诉凤亲王,他们之间的交易属下这才知道,但是具体什么交易,属下不明。”

    那人淡淡“嗯”了一声,拿出一枚紫色令牌扔在他眼前,冷声道,“拿着他,不需要听命于任何人。”

    李天星激动的接过令牌,恭敬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主公,那个凤亲王野心很大,他还想要杀了晟亲王和瑜亲王。”

    那人微微凛眸,冷声道,“三天之内,找出那个女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到后通知本座便可,还是老信号。”

    话落那人已经消失不见,李天星蹙眉看了眼已经紧闭的窗棂,心中凛然,只要他有了这个紫色令牌,就不会在听命任何人,既然主公发话,那他一定要在三日之内找到那个女子。

    一时间,城中的侍卫多了一半,这一次为的不是杀人,而是寻找那个女子。

    莫楠瑜和玄烨到了榆林城看到就是这幅场面,满大街都是侍卫,在寻找着什么人。

    “四爷,榆林城不太平静。”玄烨有些担忧的看着这一幕,“会不会是凤亲我搞的鬼?”

    莫楠瑜冷冷蹙眉,“不管他搞什么鬼,这一次本王定要得到名册!”

    侍卫寻找了一天,李天星也找了一天,还是没有任何踪影,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客栈内,周沁妍走到莫楠晟的房外,看着他紧闭的房门,心里一颤,自打昨夜起她就感觉心里有些不安,生怕莫楠晟知道她没有将信函交给莫楠凤。

    心中有些不安,她站定在房门前,看着门外的琉璃,看到他冰冷的眸色,她心中一颤,面容却是充满笑意,“晟亲王他……”

    “四小姐请回吧,二爷有事要忙。”琉璃的态度对周沁妍可谓是变了一面,原本对他只是疏离,而这一次却是疏离中透着厌恶和若有无的杀意。

    周沁妍一震,咬了咬下唇,眸色通红,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起,又是因为周沁蔷,不然她怎会这样?

    她不后悔那么做,她也庆幸自己没有将信函交给凤亲王,看琉璃这幅模样,还有外面的侍卫,只怕周沁蔷凶多吉少了。

    她对着琉璃一笑,“那我就先回去了,等晟亲王忙完我再来看看。”

    她转身离去,同时房间的房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子,面容上包裹着纱巾,让人看不到长相,但是一眼便可以看出这个女子身上那股清雅妩媚的气质。

    “姑娘。”琉璃恭敬一声,与方才的态度南辕北辙。

    周沁妍顿住脚步,回眸看向那里,那个女子站在那里,莫楠晟站在她身侧,夜枫亦是站在身后,琉璃站在她的对面,三哥男人给人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女子的周围。

    周沁妍下意识的紧握双手这一刻她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嫉恨!

    这是哪个女子?

    竟然能让三个男人这样护着她!

    周沁妍恨恨的看着这一幕,忽然她的目光对上了那个女子看过来的目光,这一刻她从那个女子的目光里看到了得意,看到了狠厉,还有一丝冷厉的杀意!

    她心中一震,望着那个女子,再一看,她竟然发现那个女子没有看她,但是她绝对没有看错,那个人绝对看她了,她方才没有看错,那个女子方才就是露出了那样的眼神。

    她到底是谁?

    她脚步踌躇了一瞬,想要去找他们,想要走过去,可是看到他们这幅模样,守着那个女子,她反身走进了房间,将房门紧闭,双手愤恨的紧攥而起。

    她没想道走了一个周沁蔷又来了一个女子,而且那个女子看起来比周沁蔷还要楠对付,那个女子甚至比起周沁蔷在莫楠晟的心里还有有分量,甚至在夜枫的眼里,她的分量也不轻,从他们的站姿和保护的禹王台她就可以看出。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苑珑看着周沁妍回到房间,冷冷蹙眉,再抬眸看向莫楠晟时,她的眸光变得温柔,“二爷,我先走了。”

    莫楠晟为她带好面纱,这个动作让苑珑心里一喜,愈发温柔的看着莫楠晟,“二爷,苑珑想你。”

    她的直白,还有她那泛着痴情的眸子让夜枫和琉璃有些尴尬,他们背过身,当做没有看见。

    这一幕看在莫楠晟的眼里,让他眉峰一蹙,他收回手,看着苑珑,轻声道,“回去吧,小心一些。”

    “嗯。”苑珑忍住想要抱住他的冲动,拢紧面纱转身离去。

    “夜枫,将她平安送回去。”莫楠晟淡淡一语,转身走进屋内。

    夜枫应了一声,反身而去。

    在楼梯处,苑珑侧眸看向夜枫询问道,“方才那个女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