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会不会是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1本章字数:2217字

    她顿住脚步,凝神听着隔壁的声音,那声音很陌生,但是却让她心头一震,她竟然听到了厉天两个字!

    忽然她想到了厉天太子,会不会是他?

    “明天一早在船房内和三皇子交易,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侍卫站在一侧,恭敬道,“回殿下,属下一切准备妥当,只等明天三皇子交易。”

    楼翼坐在软椅上,手里把玩着玉质扳指,他抬眸,阴冷的目光看着远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侍卫道,“还在地下仓库内,很安分。”

    楼翼淡淡“嗯”一声,“看好他,我们的人应该快到边城了,相信不出明晚,镇国候就会来,到时我们将东西与莫楠凤的一交换,在利用周沁蔷,让镇国候误以为周沁蔷是莫楠凤与他交易的物品,以镇国候对周沁蔷的疼爱,他什么事也做的出来。”

    楼翼阴冷一笑,“本宫早已算好一切,让镇国候和莫楠凤斗得你死我活,到时本宫再利用周沁蔷来威胁镇国候,还愁这乾元的城池本宫得不到手?”

    侍卫奉承一笑,“殿下圣明。”

    周沁蔷站在隔壁,双手紧紧攥起,她想过任何人,唯独没有想到是厉天太子楼翼!

    又是厉天王朝的人,前世厉天皇子楼霄和周沁妍暗地联合陷害她,想不到这一世再一次的来害她,但却换了一个人,变成了楼翼,厉天太子!

    他就是那个神秘人!

    对她父亲下毒,绑架她,威胁她的父亲,她绝不会放过他!

    浓郁的仇恨萦绕在心头,她强忍着浓郁的恨意不去杀了他,她知道她的武功想要杀楼翼或者那个侍卫难如登天。

    整个船舫戒备森严,既然明天会和莫楠凤交易,那她就等到明天!

    “殿下,那个名册真的要给那个三王爷吗?”侍卫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道,毕竟他们得到那本名册也不容易。

    周沁蔷一顿,原本想要返回地下船层,骤然听到那侍卫的声音,她心神一凛,继续站在那里。

    是那个名册吗?

    莫楠晟和莫楠瑜还有莫楠凤抢破头的东西,里面到底有什么?

    楼翼冷冷蹙眉,邪笑一声紧握的茶杯骤然一握,那茶杯顿时碎裂,而他的手却没有一毫的伤痕。

    他嗤笑一声,“就他还想得到名册,明早只要他敢来,本宫就会让他有来无回,只怕镇国候已经在路上了。”

    周沁蔷一震,她的父亲也来了!

    不行,她决不能让父亲涉险,在父亲赶来之前,她一定要想个办法。

    楼翼扫了眼外面,阴冷一声,“现在何时?”

    侍卫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恭敬道,“回殿下,现在是丑时,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再有两个时辰,父亲就快来了吗?

    莫楠凤也快啦额,那莫楠晟呢?

    他不是心机深沉,什么也能想到吗?他有没有想到对方是厉天太子?

    有没有想到他们是在船舫上交易?

    她陷入沉思,心里竟然萦绕了一层淡淡的忧伤,她也不知自己在忧伤何事?

    悲凉吗?这一世她比上一世还累,可是她不后悔,至少这一世她可以争取自己想要的,可以去随意伤害她不喜的人。

    忽然隔壁再次传来一道声音,让周沁蔷心神一震,凝神去听。

    楼翼扫了眼侍卫,冷声道,“名册可放好了?”

    侍卫点头,“放好了,就在三厅的画卷后面,那个地方只有属下和殿下知道。”

    楼翼这才放心的点头,优雅的再次端起侍卫准备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去准备准备,两个时辰之后,本宫不想失望。”

    侍卫恭敬应道,“殿下放心,属下定然不负殿下重任。”

    话落侍卫低头退着走了出去

    周沁蔷冷冷的站好,望着对面的房门,看着门外的那道黑影,手中紧紧攥着,她一定要的到那本名册,为了他的父亲,也为了镇国候府,既然三个王爷那般想要的到名册,那定然是最有力的风东西,若是给了她的父亲,对他来说只会在朝中更加的稳固。

    打开房门,避开那些侍卫,她上了三楼,有许多房间,她要一间一间的找。

    忽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她心中一震,快速躲进一个房间,那脚步声竟然停在了她躲得这间房子。

    手中紧紧握着发簪,她躲在角落里,冷冷的凝着房门处,房门渐渐被推开,黑丝软靴的靴子映入眼帘,她屏气凝神,看着那房门被打开,而后又被关上。

    会是谁?是楼翼身边的那个侍卫吗?

    这个角度她只可以看到一双黑丝软靴和一条修长的双腿,那沉稳的脚步声一步步踏过来,就像是每一脚踏在她的心头上,沉闷压抑。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她刚要准备出手时,一双微凉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与那微凉的触感不同的是那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她顿时浑身一震。

    这个人的速度这么快,她已经不知作何反应,忽然间她鼻翼间掠过一道极淡的殷香,那修长的双手紧紧箍住她的双肩,这一瞬间她回眸,看着身后的人。

    那熟悉的眉眼还有那凉薄的笑意,只是这一刻她的笑意多了一丝释然和放心。

    那俊美的容颜让她从未有过的安心,这一刻她见到他竟然奇迹般的感觉到了安心。

    “你怎么来了?”

    她到这一刻都不敢相信是他来了,那日夜枫让他到湘园客栈找莫楠晟,接着她建就遇到了那个城主,而后就不知道被谁打晕,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几天。

    薄唇浅浅一勾,他邪魅一笑,搭着她肩膀的手渐渐收回,“本王不来,你该怎么办?”

    周沁蔷心神一震,骤然垂眸,她看着地面,忽然间觉得心抑制不住的跳动,她冷冷道,“没有你,我照样可以出去。

    莫楠晟淡淡一笑,手牵住她微凉的手,被大手包裹的感觉让她有些心里抵触,可是心里抵触的同时更有中难以言喻的感觉。

    “跟本王走。”莫楠晟淡淡一笑,拉着她站起来就要走向外面,她鬼使神差的任由他拉着她,她微微敛眸,扫了眼房间四周,视线陡然见落在船壁上的一副画上。

    她记得那个侍卫对楼翼说,名册就放在那副画卷的后面,若是她来的没错,画卷应该在那里。

    可是名册如今只有一份,她该怎么办?

    “等等,或许我知道你想要的名册在哪。”她顿住脚步,看着莫楠晟回眸,他的眸光微闪,声音清冷,“你都知道了。”

    他转身松开她,清冷的目光看了眼四周,而后垂眸看着她,“怎么,现在杵在这里是想跟本王谈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