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在这里可还习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2本章字数:2194字

    客房的客栈内,莫楠晟站在窗棂处,冷冷的望着外面,周边的空气也因为他的气息而变得冰冷。

    昨日他回去后只发现了院子里的尸体,没有找到周沁蔷,他知道她遇险了,想到她现在安危不明,他的心就感觉一阵颤痛,是他没有看好她,再一次的让她受到伤害。

    这一次的痛好像要比上一次周沁蔷落水时要强烈一些,是因为什么?

    跟她这段时间的相处吗?

    他都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她,他派人寻找楼翼,也没有任何发现。

    她到底在哪?

    房门被推开,夜枫走进来,面色有些慌乱,莫楠晟侧眸看向他,出声问道,“有何发现?”

    夜枫拿出一枚玉簪,

    蹙眉道,“属下去了四周任何一个可以行走的路,只发现了这个,而且在这簪子落地的四周有许多的马蹄印,看着像是之前有不少人出现在那里,有些印子挺新的,像是昨天留下的。”

    莫楠晟的眼眸一直望着玉簪,伸手接过,他看着玉簪的形状,薄唇抿的愈发的紧,这玉簪是她的,这段时间她带的一直是这个,他早已注意到了。

    她的眼睛失明,定然是被楼翼抓去了。

    “二爷,现在怎么办?”夜枫有些担忧,毕竟周沁蔷坏了楼翼的事不止一次,以楼翼的性子,只怕她凶多吉少。

    “等。”他缓缓吐出一个字,手中紧紧握着玉簪,他现在只能等,别无他法,这是楼翼的地盘,只要楼翼想躲,他要找起来会很难。

    他知道楼翼抓走周沁蔷,定然会来找他。

    夜枫对于周沁蔷有着愧疚,他垂眸,犹豫了半晌说道,“二爷,厉天王朝的人生性野蛮,而且以楼翼对周姑娘的忌恨,只怕周姑娘等不了。

    闻言,莫楠晟一震,他侧眸看向夜枫,眉宇间透着浓郁的冰冷嗜血,夜枫的话犹如警醒一般响彻在他的耳畔,击打着他的心灵。

    只要心中一有周沁蔷被欺辱的画面,他的心就止不住的想要杀了楼翼,恨不能立即找到周沁蔷。

    “去将那个女子带过来,放话出去,蓝相书的千金在本王手中。”

    夜枫微微蹙眉,思索了半晌,出声道,“二爷,这样一来,岂不是暴露了我们的身份?而且那个女子对厉天太子有何用?”

    莫楠晟清冷一笑,周身萦绕着浓郁的清冷气息,“当然有用,别人不知,蛋本王却一清二楚,厉天相书的千金和楼翼两情相悦,本王倒要看看,楼翼会没有任何动静?”

    夜枫现在才知,莫楠晟为何让他偷偷将那个女子强行带过来,原来目的在这里,以防万一,有那个女子在手,就等于有一个筹码。

    莫楠晟望着窗外,眸色清冷,湖蓝色的袍子迎风舞动,带起一丝淡淡的桃花殷香,是那样的醉人。

    半晌他再次道,“将那女子带过来后你去安排一件事,那个人也该派上用场了。”

    夜枫思索了半晌,骤然想起他说的那个人人是谁,他身子前倾,莫楠晟附耳在他耳侧,吩咐了几句,清冷出声,“去办吧。”

    房间内剩下他一人,他望着外面,繁华的街市在他眼里如同虚设,在他眼前时不时的绕过周沁蔷冰冷的,狡猾的,浅淡的神情,一一从他眼前略过。

    掌心紧紧握着玉簪,他心中叹息,‘希望她没事就好’

    四周漆黑,时不时的有飞禽走兽而过,窗外冰冷的月光照射进来,是那样的孤寂冰冷。

    她望着外面,看着四周参天大树,眸底划过一抹苦涩,她失明的时候想要尽快恢复视力,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看看温柔时的莫楠晟是什么样的,没想到她彻底恢复视力之后竟然是在破旧的牢房内。

    这是她在外第二次进了牢房,两次都是楼翼所为。

    这一次她也不知楼翼要如何对付她。

    已经两天了,她被关在这里已经两天,没吃没喝,此时身上没有多少力气,她只觉得很累。

    忽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像是有很多人朝她的位置而来,她微微抬眸,眸底尽是冰冷,看着牢房外渐渐走来的一些人,为首的是楼翼。

    他一身黑色的衣袍站在那里,面容透着阴婺,他看着老房内,狼狈不堪的女子,虽然周身有着灰尘,但却依旧掩盖不住她那璀亮的眸子和倾城的面容。

    他阴冷一笑,“在这里可还习惯?”

    对于他的讥讽,周沁蔷完全无视,她垂下眼眸,望着地面,视那些人为隐形。

    她的态度惹怒了楼翼,他命人大开牢房门,迈步走了进去,黑色的袍角刷过她露在外面的手臂,是那样的冰冷让她厌恶。

    楼翼站定在她面前,微微弯腰,伸出手,无情的挑起她的下颚,周沁蔷厌恶的瞪着他,强硬的别开头,却被他的手指紧紧箍住,力道之中,痛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他讥讽的看着她,“你落在本宫手里,还指望有人来救你吗?”

    周沁蔷冷冷的瞪着他,勾唇冷笑,下颚的痛让她说话都有那么一丝颤痛,“只有你这种可悲的人才会这样去想!”

    楼翼眸色一沉,捏着她下颚地手更加的用力,他阴婺的瞪着她,看着她因为痛而蹙起的眉宇,他不屑冷笑,一把甩开她,看着她扑倒在地,再次缓缓直起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

    她的这幅毫无畏惧,视所有人无一物的样子让楼翼看了厌恶至极,更加的刺眼。

    他直起身,嘲笑的看着她,后退两步,双手负后,“你这般冷静是料定本宫不敢对你怎样吗?”

    周沁蔷心中咯噔一声,直觉不好,她抬眸冷冷的瞪着楼翼,声音含着浓郁的冰冷,“你想要作何?”

    楼翼讥讽一笑,看着她冰冷的眼眸下那一抹闪瞬即逝的慌张,他的笑意愈发的强烈,他抬手双手拍了拍,顿时从牢房外走进来五名男子,他们全身赤裸,皮肤黝黑,双腿间的巨大直直对着她翘着!

    周沁蔷面色一白,冷冷的瞪着楼翼,“你敢!”

    楼翼挑眉,笑的猖狂,笑的得意,“有什么事本宫不敢的?到时本宫用你去和镇国候交易便可,至于你的身体如何,想必镇国候他们应该来不及检查吧?”

    周沁蔷只觉得脑海一晕,她到现在才知道楼翼是多么的无耻,她紧紧抱着自己,瞪着楼翼,心中萦绕着浓郁的愤怒和屈辱。

    “楼翼,今日所有的屈辱,若有他日,我必然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

    她恨恨的瞪着她,眼眸几乎充血,这一刻她恨不能杀了这里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