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有些怔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2本章字数:2225字

    莫楠瑜亦是看着出现的莫楠晟,温润一笑,“二哥,你这是来找四小姐吗?”

    楠晟眸色一沉,对上莫楠瑜温润却又冰冷的眼眸,薄唇紧抿,而后他的眸光看向周沁蔷,见她垂眸不知望着何处,她站的方向正是莫楠瑜的前方,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周沁蔷正是以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而立。

    薄唇浅浅一勾,他收回视线,眸光看向满眼笑意的周沁妍,朝她缓缓伸出手,“四小姐,本王要去右相府,你可愿意同本王一同前去?”

    周沁妍心中猛地跳跃,她站在娄亭上,而莫楠晟就站在下面,他朝他伸出手,暖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流连在他周身,是那样的俊美。

    一时间她有些怔神,刘氏见此在她背后推了一下,周沁妍骤然回过神来,她笑着点了点头,连忙提着裙摆跑下去,抬手打在莫楠晟的掌心内。

    她的掌心微凉,让她有一瞬的怔愣,只是一瞬她急声道,“妍儿愿意。”

    她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等的就是他的邀请。

    她现在一点也不嫉妒周沁蔷,她有莫楠晟,皇上最疼爱的皇子,有了莫楠晟这个靠山,谁也不配和她争抢。

    周沁蔷微微抬眸,看着那相握的两手,只觉得刺眼,她眸色一凛,猛然垂眸,袖袍下的双手紧紧攥起。

    她在意什么?

    她什么也不在意!

    什么也不要想。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复仇!

    对,复仇!

    唇畔一勾,她抬眸看向周沁妍,清冷出声,“四妹若是想去,还是将自己打扮一番吧,免得去了让人笑话我们镇国候府虐待你。”

    她侧眸看向莫楠瑜,淡淡一笑,“我们走吧。”

    莫楠瑜亦是淡笑,随着她的步伐渐渐离去

    周沁妍面色一僵,隐忍着怒意瞪了眼离去的周沁蔷。

    莫楠晟冷冷蹙眉,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薄唇紧抿。

    他松开周沁妍的手,周沁蔷有一瞬的怔愣,而后面色一白,“二爷……”

    他淡淡一笑,清冷出声,“你去换件衣裳,本王在这等你。”

    闻言,周沁妍喜笑颜开,她点了点头立即转身而去。

    夜枫并未言语,看着周沁蔷离去的背影无奈轻叹,他自是明白二爷的意思。

    原本二爷来只是找周沁蔷,谁知周沁蔷说了那句话正好落在二爷的耳边,而且她正和莫楠瑜在一起,二爷自是不会在找她。

    只是他不明白,周沁蔷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厉天时,他隐约可以看的出来,周沁蔷对二爷似乎有意,胆识为何她又是现在这般?

    似乎有意在躲避二爷,难道她有什么事隐瞒着他们?

    镇国候府外停着两辆马车,周沁蔷和莫楠瑜走出去,纷纷上了马车,她坐在马车内,透过珠帘依稀可以看到莫楠晟和周沁妍的身影,他们两向外走来。

    隐约中她像是感觉莫楠晟的目光看了眼这里,但是当她仔细去看时,却发现他只是看着周沁妍,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有说有笑。

    心中泛起一丝若有无的痛意,她快速忽略,冷冷的望着前方。

    马车渐渐行驶,她闭上眼眸,掩去眸底的情绪。

    莫楠瑜看着她,眉峰微蹙,半晌,他出声道,“你没有什么要跟本王说的吗?”

    闻言,周沁蔷睁开眼眸,漆黑的瞳眸看向莫楠瑜,清冷一笑,“怎么?瑜亲王这是要逼问我了,还是想要我给你一个怎样合理的交代?”

    莫楠瑜面色一僵,身躯骤然前倾,双臂撑在周沁蔷的两侧,将她圈在自己怀中央,周沁蔷微微蹙眉,抬眸冷厉的凝着他。

    他抿了抿薄唇,冷冷出声,“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对你太好了,所以一次次的在戏耍本王,一次次的拿本王对你的好来对付本王?”

    他对她好?

    这是她听过最讽刺最好笑的笑话!

    她就是戏耍他又如何!

    见她的唇勾着讽刺不屑的笑意,他冷冷蹙眉,“周沁蔷,任何人的忍耐都是有限的,更何况是本王,当初在柳州城,你戏耍了本王,本王捕鱼你计较,在云仙湖时,你其实想要射箭的对象也是本王吧”

    看着周沁蔷微微眯起的眸子,他冷冷一笑,“这个本王也不与你计较,但是在榆林城,你联合老五来戏耍本王,你觉得一次次的这样本王会一直放纵你吗?”

    周沁蔷冷冷蹙眉,“瑜亲王,我到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一切难道不是你咎由自取?我可让你做了什么?那一次不是缠着我?即便是被戏耍了,你还是来找我,你也明知道在我身上得到不到有力的信息,你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莫楠瑜蹙眉凝着她,唇角那抹温润的笑顿然消失,他的指尖勾起她的下颚,让她被迫抬头对着他的视线,“好一张伶牙俐齿。”

    “本王到很想知道,本王究竟做了什么,那么让你想要杀了本王?”

    周沁蔷冷冷一笑,“瑜亲王未免太独断了,你有证据证明我要杀你?”

    莫楠瑜亦是蹙眉眉宇,他的确没有证据,那日正是老三告诉他的,联想到她一直对她的态度,他不得不这么怀疑。

    清冷的风吹拂,带起了车帘,将室内的两人展露无疑。

    周沁妍刚好挑起车帘,便看到对面的马车内,周沁蔷靠在车壁上,而莫楠瑜压在她的身上,一手撑着车壁,另一只手勾着周沁蔷的下颚,她看不到周沁蔷的神情,但是可以看到莫楠瑜的神情。

    他温润的笑着缓缓低头,似乎是想要吻周沁蔷,他们的姿势很是亲密,周沁妍不屑的瞪着他们,她没想到周沁蔷竟然这般浪荡。

    莫楠晟微微蹙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眸,就看到那一幕,眸色骤然一凛,他看到周沁蔷的手腕内藏着匕首,而那匕首正架在莫楠瑜的脖颈上,一个温润的笑着,一个看不到神情。

    他让夜枫停车,对着对面的马车冷声道,“四弟,本王有事和周沁蔷说,不知周沁蔷有没有时间?”

    周沁妍放下车帘,诧异的看着莫楠晟,她再傻也看的出来,莫楠晟在帮周沁蔷。

    不甘的紧紧攥起双手,为什么,周沁蔷到底有什么好?

    莫楠瑜为她如此,就连莫楠晟也偏向着她。

    对面的马车内,周沁蔷和莫楠瑜同时一怔,她冷冷收回手臂,那藏在袖挽内的匕首再次藏了起来,她推开莫楠瑜,冷冷的凝着他,“希望瑜亲王自重一些,我可不是青楼的女子,若是瑜亲王想要找女子,想必这天下蜂拥而上的不少吧。”

    莫楠瑜温润一笑,优雅的整理着凌乱的衣袍,抬眸若有所思的看着周沁蔷,“但是本王只想要你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