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是谁在帮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3本章字数:2257字

    话落,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震,大夫人竟然是中毒身亡,怎么回事,是谁下的毒?

    右相候怔愣在原地,似乎无法接受大夫人的离去,封栎亦是,蹲在大夫人身侧,眸底充斥着浓浓的哀伤和杀意。

    皇上蹙眉,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女眷全部在后院,怎么就一会的功夫就出了人命?给朕查,是谁害死了大夫人!”

    淑妃这时开口道,“皇上,一定是有人害死了大夫人,方才臣妾被水蛇咬了一下,大夫人还在为臣妾找太医,怎么一会的功夫就死了,一定是有人谋害她,皇上应该派人查查看看谁藏着砒霜。”

    皇后微微凛眸,冷声道,“来人,给朕查,看看谁私藏砒霜。”

    “是,皇上。”侍卫们领命而去。

    周沁蔷蹙眉扫了眼四周,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似乎将她所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

    那种感觉很强烈,她看了眼四周发现没有任何一人看着她,似乎给她的是一种错觉。

    她微微凛眸,指尖捏着一枚石子,就在她刚要射向淑妃时,骤然听到淑妃一声大叫,她侧眸看去,只见淑妃皱着眉宇,而她的袖袍下骤然掉落了一炮药粉,那个正是她放进去的!

    到底是谁在帮她?

    她愈发的疑惑,但现在没有心情去管那些。

    皇上一把扶住淑妃,担忧的问道,“淑妃,你没事吧?哪里难受?”

    淑妃摇了摇头,“臣妾的脚疼,方才被蛇咬了。”

    她她感觉不像是伤口疼,到时有人用东西击中她的脚环,让她不得已痛的弯了下身子。

    但她不会说,想起那个黑衣人,她将刚要脱口的话咽下去,她还是不要说了,即便说了,皇上应该也不信,在场有皇上在,谁敢如此大胆?

    众人都知,淑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她有一点伤痛,皇上都会担心。

    皇上没有注意到地上掉落的药包,但是莫楠凤他们注意到了,不仅是他们,皇后和封栎右相候和刘太医也注意到了。

    莫楠凤顿觉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刚要疾步而去,谁知皇后已经蹲下身,捡起淑妃脚边的药包,打开一看,骤然面色一白,发出一声惊呼,整个药包掉在地上。

    所有人的视线落在皇后掉在地上的药包上,皇上和淑妃亦是看过去,淑妃看到地上的药包时,只觉得脑袋一懵,整人僵硬在原地。

    怎么回事?

    她认得这药包,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交给宫女让她放在三夫人的房间了吗?

    她偷瞄了眼那个宫女,那个宫女亦是面色惨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药包。

    皇上蹙眉,一手搂着淑妃,垂眸深深凝着药包。

    刘太医疾步而来,弯腰捡起药包,冷声道,“皇上,这个正是害死大夫人的砒霜。”

    右相候和封栎疾步而来,右相候和一把拿过砒霜,眼眸不可置信的看向淑妃,他的眼神顿时让淑妃心中一颤。

    皇上冷冷蹙眉,垂眸凝着淑妃,半晌他松开搂着她的腰肢,面容威严沉冷。

    淑妃摇了摇头,转身拉着皇上的手臂,“皇上,那药包不是臣妾的,真的不是臣妾的。”

    “那为何药包从你身上掉下来?”皇后问出话来,紧紧凝着淑妃。

    “臣也想知道,这药包怎么会从淑妃身上掉下来?”封栎望着淑妃,面容透着阴狠的杀意。

    莫楠凤见此,上前跪在地上,对着皇上道,“父皇,请您明察,这砒霜绝对不是母妃的,母妃为何要杀大夫人?或许这砒霜原本就在地上,说不定也有人栽赃陷害。”

    皇后蹙眉不悦道,“凤亲王这是什么意思,这药包不仅是本宫一人发现从淑妃身上掉下来的,是所有人亲眼见到的,难不成你以为是本宫陷害她吗?”

    莫楠凤还未说话,封栎便出声道,“臣也是亲眼看到这药包是从淑妃身上掉下来的,右相候也见到了。”

    皇上的视线落在右相候身上,淑妃亦是,她摇着头,“皇上,臣妾是冤枉的,一定是有人陷害臣妾啊。”

    “右相候如何说?”皇上对淑妃的话不为所动,视线一直看着右相候,所有人都清楚,皇上在等右相候的话。

    淑妃摇着头,看向右相候,“你不要诬陷我,你可看清了,是不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她话里的意味明显有这威胁的意味,右相候微微凛眸,还未言语,一阵冷风吹拂,击打在每个人身上,四周玲珑灯内的火苗骤然熄灭。

    顿时整个后院陷入一片漆黑,惟有那清冷的月光照映在后院内,有些凄凉。

    这时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是刘太医的声音,“快看,淑妃的脚底是磷粉。”

    这样一说,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淑妃的脚底,漆黑的夜里,她脚底发着蓝光,有些诡异,但是刘太医的话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磷粉不正是烧了大夫人的罪魁祸首吗,淑妃鞋底竟然会有磷粉。

    这时还有人看到了那名宫女脚下的磷粉,顿时有人惊呼出声。

    淑妃和那名宫女面色惨白,不敢置信事情怎会到这种地步?

    四周的玲珑灯内的火被点燃,照映在淑妃惨白的面容上,是那样的狼狈。

    “这是陷害,一定是有人陷害。”淑妃抓着皇上的手臂,狼狈的摇头。

    莫楠凤垂眸大声道,“请皇上明察,母妃是冤枉的。”

    一时间整个全场寂寞无声,只有淑妃和莫楠凤的声音。

    这时搜查的侍卫跑来,他们跪在地上,恭敬道,“回皇上,搜遍整个府邸,并没有发现砒霜。”

    皇上冷冷垂眸看着淑妃,“你还有何话要说?”

    右相候亦是失望的看着淑妃,“为什么,娘娘为何要害臣的夫人?”

    封栎跪在地上,愤恨的瞪着淑妃,“皇上,请皇上为臣的姐姐含冤昭雪。”

    皇后见淑妃还要狡辩,冷声打断她的话道,“你在湖边说被蛇咬了,让大夫人去请太医,后来你又让你的宫女叫住大夫人,告诉她不用请太医了,让她给你端一杯香茗茶来。

    知道大夫人的人都知大夫人有个喜好,喜好饮茶,不管何时她都会饮一口茶,你一定是提前将砒霜放在里大夫人的茶水里,在,这才演了这一出。”

    皇上冷冷的看着淑妃,“说,是与不是?”

    右相候亦是看着淑妃,冷声质问,“你为何要杀害她,她得罪了娘娘什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淑妃知道自己在怎么解释也摆脱不了杀人的罪名,她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败露的,更不知道这药包又是怎么到了她的身上。

    眼前人一幕幕的逼问,她愤恨抬头瞪着右相候,“为什么,我就是要杀了大夫人!你做的事你难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