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未明白他的意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3本章字数:2187字

    顿住脚步,她冷冷蹙眉,“有事?”

    莫楠晟含笑的眼眸凝着她,他微微上前,身子前倾,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周沁蔷冷冷蹙眉,心中激动一颤,她刚要退身,谁知莫楠生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话。

    “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本王?”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让周沁蔷骤然明白,原来那个一直在背后帮助她的人竟然是莫楠晟!

    她望着他,久久未言语,心中震荡不已

    莫楠晟微微挑眉,眸光扫了眼伫立在马车旁的周沁妍,声音清冷,“夜枫,让琉璃送四小姐回府。”

    夜枫领命而去。

    马车上,周沁蔷坐在对面,正位上是莫楠晟,他邀她一同坐马车,与其和莫楠瑜坐在一起,倒不如和莫楠晟坐在一起。

    透过珠帘,她忘了眼繁华的夜市,心神复杂,她想知道,莫楠晟是如何知道她的安排?

    他又是如何她一步步的计划的?

    莫非他是她肚里的蛔虫不可?

    似是看出周沁蔷的疑惑,莫楠晟淡笑出声,“你是不是想问本王是如何知道你的安排?”

    周沁蔷心神一凛,冷冷的凝着他,并未言语。

    对与她的冷漠,莫楠晟无畏一笑,“你答应本王一件事,本王便告诉你。”

    周沁蔷眉宇微蹙,又是答应他事情,也不知道他又想让她作何,她宁愿不知道,下次谨慎点便成。

    这么一想,她便移开视线,不在言语。

    莫楠晟低声一笑,语气里带着一丝揶揄,“本王能知道你第一次也会有第二次,能知道的这般清楚,若是有第二次,你确定自己还会有这么幸运?”

    他慵懒的靠在车壁上,双手搭在膝盖上,指尖有意无意的敲击着膝盖,凤眸深沉懒散的望着她,唇角勾着绝艳的笑意。这样的他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也让人看不透。

    周沁蔷侧眸看向他,微微敛眸,冷声道,“你想要什么?”

    她知道莫楠晟这个人说的到做得到。

    遇到这个男人是她的幸运,也是她的不幸,在她想要达到某种目的之时,这个男人总会出现干扰他,在她遇到危险时,这个男人又会出现救下她。

    就是这样一个人,让她现在有种想恨又恨不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颓然,让她难受,让她不想要再见到他一面。

    他淡淡一笑,笑的绝艳潋滟,“本王只有一个要求,今后不许靠近任何男人!也不许让任何男人靠近你。”

    周沁蔷一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她想到了各种,唯独没有想到他会提到这个要求,这是什么意思?

    让她成为他的人,归顺与他,现在又限制她这些,他以为他是她什么人?

    她不会傻到以为莫楠晟对她有意,从这个男人绝情狠厉的手段上来看,他不会是那种为任何女人留情的男人。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女人,那个守在莫楠凤身边的女子,就是他的人。

    她心神凛然,眸色凛然,侧眸她看向一侧,声音冰冷如寒冰,“那是我的事,晟亲王管的似乎太宽了点。”

    莫楠晟无畏一笑,“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她是没有,但她更不想人有一个男人去摆布,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他的仇人之兄。

    她抿了抿唇畔,也罢,她现在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又何必和他执着于这些。

    她垂了垂,眸,冷声道,“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计划?”

    马车内寂静无声,好半晌莫楠晟都未言语,周沁蔷微微蹙眉,她抬眸看去,便见到莫楠晟的目光凝着她,唇角含笑。

    她冷眉问道,“看着我作何?”

    “你可知道今晚的黑衣人是谁?”他淡淡出声。

    周沁蔷蹙眉沉思,忽然有什么东西划过脑海,她骤然抬眸看了眼马车外,透过珠帘依稀可以看到外面夜枫的背影。

    想起晚上那个黑衣人眸底促狭的笑意,周沁蔷冷声道,“是夜枫?”

    在外赶马车的夜枫微微一顿,眸色泛着无奈,他继续赶着马车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莫楠晟依旧眸色含笑,对与周沁蔷的参测,眸底的笑意愈发浓郁,他淡淡出声,“你似乎忘了一个人。”

    她忘了一个人?

    周沁蔷有些疑惑,不知他的话是何意?

    半晌她都未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得有些烦闷。

    莫楠晟无奈一笑,指尖轻点,弹了弹她的额头,那微凉的触感让周沁蔷一震,她凝着他,久久未言语。

    他和她之间的相处何时变得这般自然亲切了?

    他淡笑出声,“你与五弟同路了那么些天,难道就没有看出是他的眼神?而且今晚,你难道没有发现,五弟没有在场?”

    周沁蔷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怔愣,没想到那个蒙面人竟然是莫楠筹。

    这是她一直没有想到的,毕竟自打上次一别,再也没有见过他,她早已将他忘记,现在莫楠晟这么一说。

    她到真觉得那眼神和莫楠筹极其相似。

    她疑惑问道,“我的计划你是如何得知的?”

    莫楠晟笑的神秘莫测,他身子前倾,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面颊上,让她止不住往后一退,身后是车壁,她无路而退,抬眸对上他揶揄的眸子。

    他淡笑出声,“你是第一个和本王想到一起的人。”

    周沁蔷一怔,陡然反应过来,“你也要对付淑妃,和我想到的是一个法子?”

    莫楠晟淡笑,指尖再次轻弹,周沁蔷愣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被他弹到的额头。

    看着她的模样,他坐回到云榻上,轻叹,“你的聪明果然是短暂的。”

    他顿了一下,眸色含笑的凝着她,“其实,女人还是笨点比较好,太聪明了有些事往往会对自己不利。”

    周沁蔷挑眉,“那是你的认为,女人若是笨点,被人利用了还在感谢那个人。”

    就好比那个周沁妍。

    对与她话里的讥讽,莫楠晟毫不在意,马车到了府外大门,周沁蔷挑开车帘,在下车之际,她回眸淡笑的凝着他,“或许下次你再也不会参透我的计谋,这一次只不过是凑巧而已。”

    莫楠晟亦是淡淡一笑,“本王随时恭候你的……计谋,看看你我是否还是那般的心有灵犀?”

    周沁蔷一顿,放下车帘跳下马车,迈步离开时眸光看到夜枫抿唇含笑的唇畔,她毫不留情的说道,“你还是一样,比较严肃点讨人喜欢。”

    夜枫蹙眉不予理会,对与周沁蔷,他现在有着欣赏和赞同。

    这个女人虽然每次做的事都很独立,但却每件事都面面俱到,更是对二爷有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