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原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3本章字数:2264字

    心中一凛,莫非莫楠凤早已知晓她在此处,做戏给她看的?

    她看到苑珑也是一惊,似乎也意外莫楠凤的转变。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夹击,周沁蔷完全没有了退路,她拔出匕首,忽然房门被外力震开,莫楠凤和苑珑一震,周沁蔷亦是一震。

    她看到一个黑影骤然来袭,对着理她最近的苑珑发出一招,莫楠凤眸色一凛,迅速上前一把抱住苑珑将她护在怀里,躲过那道掌风。

    周沁蔷看的一怔,这个人是来救她的!

    心中的念头只是一闪,她就被黑衣人抱在怀里,一转眼便朝着外面飞了出去。

    速度之快她尚未反应过来。

    莫楠凤抱着苑珑落在地上,担忧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你没醉?”苑珑甚是疑惑,同时也有些生气,她庆幸自己那一刻没有露馅,不然莫楠凤什么都知道了。

    莫楠凤温柔一笑,望着外面声音冰冷,“我怎么可能醉,现在的我没了势力,以前那些人都想趁这个时候要了我的命,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在那个蒙面人出现时我就已经察觉了。”

    他顿了一下,再道,“原本我是打算就要动手的,但你出现了,我就暂时没动,没想到那人自己露馅了被你发现了。”

    原来如此。

    莫楠凤安抚的摸了摸苑珑的头,“芳心,我没事,他们都以为我现在是已经成了无权无势的废皇子,但他们岂知我还有一张王牌。”

    苑珑一震,诧异的抬眸看着莫楠凤,“三爷,你还有什么王牌,难道可以再次东山再起,打败那些人?”

    对与她的震惊,莫楠凤神秘一笑,“这件事你日后自会知道。”

    苑珑微微敛眸,没有再问,她现在在担心另一件事,既然莫楠凤没醉,那他对她偷偷出府的事是不是也是知道?

    这样一想,她心里顿时感觉到一股恐慌,她抬眸,极力让自己镇定,问道,“三爷,既然没醉,为何不告诉苑珑?”

    莫楠凤垂眸笑看着她,“本王是怕你太天真,不会做戏,露了马脚。”

    闻言,苑珑身躯陡然一僵,唇角僵硬的笑了一下,他这句话是何意,莫不是知道了她的身份?

    心中凛然,她更加的惶恐,她现在根本摸不透莫楠凤心中所想,现在他似乎有意瞒着她,不告诉她他背后的王牌是什么。

    秋风萧瑟,吹打着面容有些冰凉,周沁蔷被黑衣人紧紧搂着腰肢,一路上她都无法出声,是因为黑衣人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无法出声。

    但她已经知道了是谁,那身上淡淡萦绕的桃花清香让她心神震荡。

    她没想到从莫楠凤手中救下她的竟然是莫楠晟!

    苑珑不是他的女人吗?

    他不帮他的女人,返来来救她?

    是不是因为怕她坏了他们什么事?

    想起莫楠凤装醉,他她心中更是一凛,她没想到莫楠凤竟然心思如此阴毒狡诈。

    一路到了镇国侯府外,莫楠晟将她放下,取下面上的黑巾,点开她的穴道,周沁蔷得以解脱,立即出声问道,“你怎么会出现?”

    莫楠晟清冷的目光望着她,之前他让夜风去调查,生怕周沁蔷提早行动,去找莫楠凤,这才夜探镇国侯府,不巧刚刚碰上她悄悄出去,这才一路跟着她,没想到她果真去了凤王府。

    好在他及时出现,不然莫楠凤定然会杀了她。

    他清冷道,“本王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笨,如今这样的局势,你认为榆林城的令牌还会在他手中吗?”

    周沁蔷一顿,急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还知道其他的?你知不知道五父亲是被谁抓走了,那令牌是不是在莫楠瑜手中?”

    莫楠晟微微蹙眉,“这件事你不必去管,既然你父亲已经归顺于本王,本王自然会救出你父亲。”

    话是这么说,但是周沁蔷如何不急,她不敢去相信任何人。

    她上前伸手抓住莫楠晟的手臂,急切的询问,“你是不是知道啊,告诉我,我父亲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本王目前也不清楚,夜枫正在调查,你先回府等候,有了消息本王自会通知你。”莫楠晟转身就要离去,他现在也担心另外一件事,莫楠凤是否怀疑了苑珑的身份。

    若不是他跟着周沁蔷,也不会发现莫楠凤的装醉,三个皇子之中,莫楠凤是最阴险之人,比起莫楠瑜,他更会在背后留一手,此次的事情,他觉得莫楠凤并没有完全一败涂地。

    他的手臂脱离周沁蔷的手掌,看着他飞跃而起的身影,周沁蔷冷冷蹙眉,颓败的靠在街旁冰冷的墙壁上。

    莫楠凤一定知道这些什么,但是他不说,难道是她的感觉出错了?

    不过冲莫楠晟方才的那一句话,她猜测出来,令牌真的在莫楠瑜手上,现在她要想得到令牌,就必须要去找莫楠瑜。

    想起之前那样一直对他,周沁蔷烦闷的闭上眼眸,现在只怕莫楠瑜不会帮她,就算帮她,也会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现在看来只能等待时机了,两日后是皇后的生辰,到了那一日,她抓住时机,看看有没有法子。

    身子飞跃而起,她进了镇国侯府,迅速进了悦园阁内。

    黑暗的墙角下,暗黄的杂草树立着,掩盖了一个娇小的人影,那人影就看着消失的周沁蔷,站起身来。

    清冷的月光投射在她身上,将她妩媚的面容透的冷白,周沁妍冷笑的看着悦园阁的方向,唇畔勾着阴狠的弧度。

    终于让她抓住了周沁蔷的把柄。

    她和莫楠晟之间果然有事情,原来她的父亲归顺了莫楠晟,而且她父亲还出事了,怪不得薛城会回来,原来是为了榆林城的令牌。

    她想要得到令牌,她绝不会让她如愿,她想要救父亲,她更不会让她如愿。

    即使她要得到令牌,那她也得付出代价!

    那一次次被无视,被侮辱,还是那夜的屈辱,她都要在这一刻讨回来!

    悦园阁内,周沁蔷刚走进房间,薛城急不可待的走过来,急声询问,“小姐,令牌的事如何了?”

    周沁蔷抿了抿唇畔,冷冷的看着外面,半晌才道,“薛副将,再等两天,两天后我一定能拿到令牌。”

    薛城闻言,立即否决摇头,“小姐,切不可再等了,你将令牌的下落告知属下,属下去拿过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不行,那个人你动不得。”周沁蔷轻声一叹,她垂了垂眸,掩去眸底的黯然

    “莫不是在皇子手中?”薛城顿了一下才道出来,而后他冷冷蹙眉,“小姐这般为难,想必令牌并非在晟亲王手中?”

    周沁蔷点了点头,唇畔冷冷勾起一抹弧度,“只要两天后,我就有办法得到令牌,亦然,不管用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