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甚是疑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3本章字数:2205字

    天色渐亮,似乎昨晚的一切仿若一场梦。

    梦颖走进房间,担忧的看着周沁蔷,一夜了,自从昨夜回来,小姐就在这里站了一夜,一直望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只是一个丫鬟,什么也不懂,更不能帮上小姐的忙,只能替她担忧。

    她走过去,担忧道,“小姐,你休息一会吧,已经一夜里,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

    周沁蔷这才垂了垂眸,她轻叹一声,问道,“外面可有什么动静?”

    梦颖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吗?

    “大小姐。”外面想起薛城的声音,周沁蔷淡淡出声,“进来吧。”

    薛城走了进来,看着周沁蔷疲惫的容颜,眸底泛起一抹担忧,他觉得将军的儿女,就只有大小姐才能兼备,而且只为将军一人着想。

    他低声道,“大小姐,二公子也回来了,说要见你,有急事。”

    周昀回来了?

    莫不是他有了父亲的消息?

    “让她进来。”周沁蔷急声道,看着薛城走出去,半晌周昀走了进来。

    他一身浅黑色的衣袍布满了灰尘,看样子i刚赶回来,还未来的及换衣裳。

    他看着站在窗棂前的周沁蔷,面色憔悴,上前问道,“大姐,你怎么了?”

    周沁蔷摇头,“无事,你这么急着赶回来可是有了父亲的消息?”

    闻言,周昀点头,眸底也浮现一抹喜色,“大姐可还记得我曾喜欢喂养雄鹰之类的飞行动物。”

    听到这个,周沁蔷倒是记得,前世就因为周昀爱养那些东西,被父亲惩罚了一顿,而后将那些东西全部杀死,还让周昀在柴房待了一个月,说一个男儿不保家卫国,整天养些没用的东西。

    她点头,“记得。”

    周昀一笑,“此次出去,我偷偷让鹰儿跟着我,它也听话,一直暗中跟着我,那只鹰的鼻子特别敏锐,我让它闻了一次父亲常穿的衣袍,让它去寻找父亲,果真让它找到了。”

    周沁蔷一震,“父亲在哪?”

    提到这个,周昀面色一窒,冷饮冰冷道,“竟然是厉天太子抓了父亲,没想都他将然埋伏在北朝,抓了父亲。”

    果真是楼翼!

    她问道,“你可知他是用什么办法利用‘我’抓了父亲?”

    周昀摇头,“这个我不知,但是我让鹰儿给父亲偷偷送了信,父亲也回了信,信中写着让你亲自打开这封信函,我这才急匆匆赶回来。”

    周沁蔷一顿,垂眸看着周昀手中递过来的信封,冷冷蹙眉,父亲有何事要交代她?

    竟然让她亲自打开这封信函?

    她冷冷蹙眉,看了眼房间内的三人,薛城和周昀还有梦颖心领神会的出去,只留她一人待在房间。

    心中甚是疑惑,她打开信封,紧蹙的眉宇更加紧蹙,她仔细看着信上的内容,“蔷儿,父亲暂时无事,令牌不到手,楼翼不会为难与我,切记,除了昀儿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薛副将,他很有可能是假的,也不可太过相信莫楠晟,爹只是归顺与他,并非和他是同僚,至于令牌,你只能交给周昀,不可交给任何人手中,爹很好,勿挂。”

    周沁蔷紧紧握着手中的信函,眸色冰冷,她看了眼外面的身影,目光落在薛城身上。

    父亲说他很有肯是假的。

    那当时在荒滩哪里,父亲看到的她也是假的,她很好奇,究竟楼翼用了什么法子,可以让一个人的相貌和别人一样?

    这个薛城会是谁?

    她紧紧握着信封,眉宇紧蹙,她心里的一丝念头渐渐闪现而出,好像薛城一回来就问她令牌之事,他一直都在强调一个,他要亲自拿到令牌,而且还是那么的迫不及待。

    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在担心父亲的安危,但是现在看来,他好像并非如此,或许父亲的猜测是对的,这个薛城是假的!

    走到圆桌前,她冷冷看着摇曳的烛火,将信封扔在琉璃灯盏内,看着信封在眼前消失殆尽,她才转身走了出去。

    父亲说的对,她心里也清楚,任何人也不可信,莫楠晟她不会真的去相信,至于周昀,她只希望他真如父亲所说,可以信任。

    除了房间,周昀他们走来,看着她,“大姐,现在该怎么办?”

    “是啊,大小姐,令牌两天之后真的可以拿到吗?属下怕将军等不了。”薛城担忧的询问。

    周沁蔷冷冷蹙眉,没有言语,而是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薛城,见他的眸底只有担忧,并无一样,她微微敛眸,沉声道,“周昀,你的鹰呢?”

    周昀一怔,这才道,“在我的院子。”

    “杀了它。”周沁蔷冷冷出声,让周昀面色一遍,震惊的看着她,薛城亦是震惊的看着她,疑惑问道,“大小姐,你这是作何?现在只有二少爷的鹰能和将军联系上,为何要杀了他?”

    周昀更是不解,暂且不说,那鹰也是他最爱的一个宠物,他怎会杀了它?

    周沁蔷冷冷蹙眉,看着周昀,冷冷出声,“后院的草有些长了,就将鹰杀了埋在那里。”

    周昀一怔,面容透着愤恨和哀伤,他冷冷的瞪着周沁蔷,若是他不回来,那他的鹰岂不是就没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是父亲的意思?

    以前父亲就极其讨厌他养这些东西。

    周沁蔷声音冰冷,不悦道,“父亲本就不喜你养那些虚假的玩意,你好留它作何,这个鹰这么大的目标,你以为对方不会察觉到吗?”

    周昀周然垂眸,薄唇紧抿,他转身,冷冷丢下一句,“知道了,我这就去做。”

    梦颖看着周昀哀伤的背影,出声道,“小姐,二少爷很喜欢那些动物,再说那没有那鹰,小姐也不可能知道侯爷是被厉天太子抓走的,您让二少爷杀了那鹰,不是在割他的肉吗?”

    薛城亦是不解,他看着周沁蔷问道,“小姐,你为何非要这么做?”

    周沁蔷担忧垂眸,冷声道,“周昀处世不深,我怕他被人利用还不自知,那鹰的目标太大,楼翼那个人的性子我还是比较了解,阴险狡诈,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动他何况是这么大的鹰呢。”

    梦颖顿然明白。

    薛城则是微微蹙眉,半晌才点了点头,垂眸望着地面不再言语。

    周沁蔷蹙眉,亦然望着前方,她根本看不出薛城的伪装,是他装的太好还是他原本就是真的?

    毕竟父亲所说的是或许是假的,并没有确认。

    她现在要怎么做?

    或许父亲是对的,这个‘薛城’装的太好,让她找不到马脚。

    她更有一点疑惑,‘薛城’莫非只是为了一个令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