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阴谋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3本章字数:2216字

    若是如此,他大可不必这般费力,只需要让真的薛城回来报信,拿到令牌过去交换父亲便可,怎会这般费尽心思?

    这个楼翼到底还有什么目的?

    这件事她该不该告诉莫楠晟?

    想起父亲信中的内容,她黯然垂眸,现在的她只能相信她自家。

    后天就是皇后的生辰,到了那一天,她只要能够得到令牌,就知道‘薛城的目的是什么了?

    她不信一个人的伪装会毫无破绽?

    “你先待着,我出去一趟。”周沁蔷淡淡出声,拢了拢身上的衣裳,转身离去。

    周昀回到自家的院子,看着架子上的雄鹰,眉宇紧蹙,他上前抱住鹰,抚摸了一会,一副恋恋不舍的神情,这是他养了多年的鹰,怎会一瞬间就可下手杀了它。

    他抱着鹰走进房间,院中恢复了宁静,忽然屋内发出雄鹰凄惨的叫声,像是在撕扯着人心,半晌房门被打开,周昀走了出来,神情痛苦哀伤,手中抱着的正是毫无生气的雄鹰,他的双手都是血,儿雄鹰身上,更是有一道深黑的伤口,正在往外不断的留着鲜血。

    他的目光看向悦园阁的方向,眸底透着埋怨和愤恨,手中紧紧抱着他的鹰,脚步沉重的走向后院,一路过去,不少仆人震惊的看着已经出征在外缺又回来的周昀。而且手里还抱着浑身是血的鹰,正是他最宠爱的鹰。

    丫鬟们各个面色不一,周昀无视所有人,独自去了后院,将死去的鹰放在地上,独自一人挖着土,将鹰埋了起来。

    地上留了一滩的血,周昀神情哀伤的转身来开,背影孤寂落寞。

    寥寥无几的小巷内,周沁蔷靠着冰冷的墙壁,望着前方人群徘徊着目光。

    天大地大,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一个可以诉说心事之人,也没有一个可以避风的地方。

    身边除了阴谋就是算计。

    冷冷蹙眉,她轻叹一声,现在看来她必须要去趟莫楠瑜府上了。

    这好像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去他的府中,没想带道这一次去竟然只是为了再次熟悉一下环境,好知道令牌所在。

    走到瑜亲王府,周沁蔷站在府外,看着门外的侍卫冷声道,“我要见瑜亲王,请你们通报一声。”

    一名侍卫看着周沁蔷,冷声吼道,“哪来的刁民,竟然在瑜亲王府放肆,还不快滚。”

    面对凶神恶煞的侍卫,周沁蔷厌烦的蹙眉,“我是镇国侯府大小姐,前来拜见瑜亲王,还不进去通报一声?”

    那名侍卫一怔,没想到她的身份竟然是镇国候府的大小姐。

    另一名侍卫看了眼周沁蔷,不屑道,“救你这幅样貌还是镇国侯府的大小姐,是谁都可以假扮的话,那镇国侯府的大小姐岂不是满大街都是,快走,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周沁蔷冷冷蹙眉,她知道自己的妆容,的确有些憔悴,衣着也是素雅的,她厌烦的蹙眉,刚想要再次出声,身后骤然传来一道声音。

    “周大小姐怎么有空来这里?”

    玄烨讽刺的看着周沁蔷,对与这个女人,他没有任何好感,当时在柳州,整了他们一次,又接二连三的戏耍他们,四爷不予她计较,但她却不知好歹,对四爷仍旧是冷漠的态度。

    今日倒是奇怪,竟然亲自前来。

    那两名侍卫听闻玄烨的话,顿时心底一震,没想到真的是镇国侯府的大小姐,镇国候可是出了名的疼爱他府中的大小姐,这要是让镇国候知道了。

    那他们两的小命岂不是岌岌可危?

    这样一想,顿时两人站在那里,不敢再发一眼,惶恐的看着地面。

    周沁蔷讥讽勾唇,无视这两个侍卫的反应,回眸看向走来的玄烨,看着他嘲讽的神情,她选择无视,问道,“瑜亲王可在?”

    “不知周大小姐找我家四爷有何要事?我可以代劳传信。”玄烨嘲讽勾唇。

    周沁蔷紧了紧双手,自是听出了他话中的嘲讽,她一直没好脸色对过他们,而且屡次戏耍他们,玄烨定然都对她恨之入骨了。

    她淡淡一笑,强忍着内心的冰冷道,“我找瑜亲王,有事亲自对他说。”

    “我家四爷没空,你还是请回吧。”玄烨冷声恢复了冰冷,越过她直接走进府内,对与周沁蔷置之不理。

    对此,周沁蔷站在原地,冷冷的凝着玄烨的后背,那府邸的一幕幕落在她眼里,是那样的熟悉让她厌恶至极。

    府内,玄烨走进去,侧眸扫了眼依旧站在外面的周沁蔷,阴狠勾唇,快步离去。

    书房内,玄烨推门而入,看着蹙眉看着站在书柜前的莫楠瑜,他恭敬出声,“四爷。”

    莫楠瑜没有理会,一直望着书柜在发呆,而后他又开门而出,走向自己的寝室,看着自己的床榻,冷冷蹙眉。

    玄烨一直跟在后面,静静的侯在一侧。

    “你说莫楠晟是如何知道本王的暗道?”莫楠瑜疑惑出声,声音里透着阴狠。

    玄烨亦是蹙眉,他道,“属下不知,府中属下已经盘查了一番,没有任何细作,都是我们自己人。”

    莫楠瑜眉宇紧蹙,他始终想不通,莫楠晟是如何得知的?

    蛋他发现一件事,似乎他的每一件事周沁蔷都参与在内。

    而且有周沁蔷在,他似乎每养东西都可以得到。

    镇国候归顺与他,名册被他拿走,就连周沁蔷对他和自己的态度也完全相反。

    想起那名册,他就心中存满了怨气。

    那名册上的人都是朝中官员,有几个是北朝的细作,剩下的一些人都是和几个官员联合的大臣。

    原本那里面有几个是他的人,但是莫楠晟并没有只是将名册上的啊一个北朝的细作上报给了父皇,让父皇赞赏了一番,并且赐了一道空白的升职。

    所有人都知道,那张空白的圣旨意味着什么,它可以抵得上一枚免死金牌,抵得上一件黄马褂。

    只要圣旨上随意写什么内容,都算是皇上的金口玉言,已成定局的事实。

    他担心的正是莫楠晟会用那张空白的圣旨来对付他。

    还有剩下的官员,不知莫楠晟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那些官员全部归顺与他,为他所用。

    他心中明白,莫楠晟绝对是威胁,不然那些大臣怎会跟着他?

    现在朝中的局势不稳,莫楠凤已经彻底败了,现在朝中只剩下他和莫楠晟争锋,但是现在莫楠晟的势力占了一半,比他要强。

    右相候不偏不向,站在中间,朝中最大的两朝元老,镇国候归顺了莫楠晟,现在只剩下右,就算他请不动右,若是能够得到周沁蔷,那就不愁镇国候反派归顺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