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只怕难逃一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4本章字数:2227字

    周沁蔷冷冷蹙眉,她不知道周沁妍是如何得知这些事情的,她又是如何知道令牌在莫楠瑜手中的?

    苑珑看着她,感激一笑,“方才谢谢你。”

    若不是她,她今夜只怕难逃一死。

    周沁蔷这才回神,看向苑珑,这个女人,不仅是莫楠晟的人,也是莫楠凤的人,她爱的是莫楠晟,莫楠晟应该对她也有情。

    从那日她看见桃花林相拥的两个身影就知道。

    心中有些苦涩,她垂了垂眸,淡淡道,“你不必谢我,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不安全。”

    苑珑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假山洞外,回眸看了眼周沁蔷,“我走了。”

    洞内只剩周沁蔷一人,她冷冷蹙眉,一直想不通周沁妍是如何得知的?

    这件事定然是周沁妍所为,若不是她,莫楠瑜或许不知道她因令牌而来,也不会像她提出那个要求,或许她会有机会找到令牌。

    忽然眼前一暗,周沁蔷骤然抬眸看像站在洞口的人,背着光,她看不清来人的长相,但是知道此人没有恶意。

    “大姐,你为何要这么做?”周昀的声音传来,他的质问让周沁蔷冷冷蹙眉。

    随手脱掉身上的黑色的外衣,她走出去,看着站在对面的周昀,冷笑,“为何?难道那个人说的不够明确吗?我到想知道,周沁妍为何要去找莫楠瑜,又为何陷我与火海。”

    周昀一愣,没有听明白,“大姐此话何意?四妹去找莫楠瑜也是为了父亲,她或许知道令牌在莫楠瑜手中,才去找他的。”

    周沁蔷勾唇讽笑,“你认为是就是,她做了什么她自己清楚,你想知道我的下场,后天皇后生辰你就会知道,你的好四妹是如何将我推进火海的。”

    她冷冷转身,心中愤然,手臂骤然被周昀抓住,他急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遇到什么事?”

    周沁蔷侧眸冷冷的扫了眼被抓的手,猛然睁开,依旧背对着他,“你可以问问你的好妹妹。”

    她踏步离去,背影孤冷萧瑟,带着浓郁的愤怒。

    周昀冷冷蹙眉,反身离去。

    “娘,你说那女的是谁,为何要杀我?”周沁妍始终想不到那个女子是谁,总觉得她很熟悉,却不知在哪里见过。

    刘氏蹙眉瞪着她,“你是不是真如那个女子所说,去了瑜亲王府?”

    周沁妍犹豫了半晌,看了眼四周这才点了点头,低声对刘氏道,“娘,我是为了我的前程着想,瑜亲王心仪周沁蔷,儿她正需要令牌救父亲,但是令牌在瑜亲王那里,我知道周沁蔷一定会去找瑜亲我,所以才偷偷去找瑜亲王,将这件事告诉他,让他娶周沁蔷来作为条件交换令牌,让周沁蔷死了和我抢晟亲王的心。”

    刘氏一顿,眯眸望着她,半晌她道,“何时开了窍了,正好救了你父亲也将周沁蔷踢了出去。”

    周沁妍妩媚一笑,伸手揽住刘氏的手臂,撒娇的摇晃,“娘,这下就没有和我抢晟亲王了,我一定要当晟亲王的王妃,即使做不了正妃也要做侧妃。”

    刘氏点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只要你能嫁给晟亲王,娘在这府中今后可以横着走,在这京城也没有人在瞧不起我。”

    “妍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直以为你是为了父亲,没想到你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让大姐嫁给瑜亲王。”周昀失望的走来,看着他们母女俩。

    他一直知道刘氏和大姐一直不和,四妹也就是和刘氏站在一起,耍耍小性子而已,没想到她竟然为了自己的私欲心思变得这般毒辣。

    周沁妍闻言,不悦的瞪过去,“你凭什么说我,你天天跟在她身后,你到底是帮我这个妹妹还是帮她啊?”

    刘氏亦是责怪的看着周昀,“周昀,你妹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在争取她得到的,你该怪得是周沁蔷,而不是妍儿。”

    刘氏不悦的看着周昀,他是杨氏的儿子,在这府中也是唯一一个男丁,她见到周昀就觉得心中来气。

    周昀看着他们母女两,失望的摇头,“二姨娘,你身为长辈,难道就这般纵容四妹胡来?”

    周沁妍闻言,气的直起身来,“二哥,你就这么偏向大姐,大姐是嫡女,你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但是所有的宠爱都被她抢走,你难道就不气吗?”

    刘氏亦是冷声道,“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这个晚辈爱教育,你要想教育就去教育你的亲妹妹去。”

    她拉着周沁妍,转身走向屋内,“我们进屋里去。”

    周昀失望的看着她们,讥讽勾唇,转身离去。

    他不会让周沁蔷嫁给莫楠瑜,他一定要想办阻止,在这府中,救了他母亲,帮了他的是周沁蔷,她也是他的大姐。

    天色渐亮,娄亭上,莫楠晟悠悠醒来,抬眸看着眼前一片桃花林,上面的桃花纷纷而落,寥寥无几。

    他微微蹙眉,“夜枫,本王在这睡了一夜?”

    夜枫侧眸看向他,“是,二爷,昨晚姑娘来找您了,您让她滚,姑娘就走了。”

    莫楠晟一怔,揉了揉酸痛的眉心,发现掌心有些硌得慌,他摊开掌心,看着那玉簪,眉宇粗的更紧。

    “二爷,周姑娘的事情……”夜枫顿住不知该如何改口。

    提到这个,莫楠瑜收起玉簪,冷冷蹙眉,“那是她的事,与本王无关。”

    话落,他起身走向台阶,湖蓝色的袍子带起意思酒香。

    夜枫微微蹙眉,知道二爷和周沁蔷之间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只是这个关键时刻,周沁蔷在闹什么?

    难道她不想救他的父亲了?

    他转身跟上莫楠晟,思绪有些飘远,忽然被莫楠晟的声音叫回。

    “让琉璃查查楼翼的下落,最晚今晚给本王答复。”

    夜枫领命而去。

    周沁蔷就在房中待了一天,她现在似乎什么事也无法做,明天就是皇后的生辰,她必须要去,只是到时她真的要答应莫楠瑜吗?

    眸色凛然,她骤然起身,站在窗棂前,不会,她即便是再一次的嫁给莫楠瑜,也要依旧复仇,她要他一步步一败涂地。

    “小姐,二少爷要见你。”梦颖的声音在外响起,周沁蔷冷冷蹙眉,沉默了半晌,冷声道,“让他进来。”

    房门推开,周昀走进来,站到她身后吗,看着她单薄的身影,他愧疚垂眸,“大姐,对不起,昨晚是我说话太过了。”

    眸光一闪,周沁蔷淡淡一笑,“无事。”

    她不会跟他计较,她还没有那么闲,她的事还很多。

    “大姐,我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莫楠瑜,不会让你嫁给他。”周昀笃定说道,语气坚定让周沁蔷有些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