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别有心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4本章字数:2217字

    楠筹让她来到他府邸,为的就是将跟踪她的人引到这里,而他突然离开的原因也是因为去找那个跟踪她的人了。

    只是是谁派来的人在跟踪她?

    莫楠凤还是莫楠瑜?

    她觉得莫楠瑜的可能性大。

    毕竟榆林城的令牌只有一个,而她必须要有那张令牌才能救父亲,而她突然反悔,他如何不起疑心。

    难道她真的要去找莫楠晟吗?

    好像自从那晚在树林深处,他们不欢而散后,就再未见过面,之后他倒是派夜凤来保护她。

    是真的保护她吗?

    还是别有心意?

    她不敢去想吗,也不敢往深处去想。

    紧紧握着令牌,她蹙眉看向远处,看来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要去找一趟哦楠晟了。

    她一定要得到那张令牌。

    漆黑的夜总是那般的宁静,周沁蔷独自一人走在无人的小巷,心里烦闷复杂。

    忽然她感觉前方像是有一道视线紧紧凝着她,心中一凛,她骤然抬眸看向远处。

    背着月光,她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是那一身白色的衣袍却让她确认对面之人是莫楠瑜。

    眸色一凛,她不知道他怎么又来了?

    更不知道他还想作何。

    紧了紧手中的令牌,她不想再和他多做纠缠,转身想要朝着另一处走去,就在她转身之际,手腕一紧,她的身子被一股力道猛的翻转过来。

    她急忙稳住身形,目光冷然的瞪着莫楠瑜,想要伸手一把甩开他,却被他握的更紧。

    “放手!”周沁蔷冷冷的瞪着他,掌心紧握。

    莫楠瑜蹙眉,并未松手,而是握的更紧,“周沁蔷,你想要去找莫楠晟吗?”

    她讥讽一笑,笑的冰冷不屑,“我找谁和瑜亲王有何关系?”

    “你果真是去找他!”他的手更加一紧,让她感觉到一阵痛意,她忽然动用武功一脚踢向他的下盘。

    莫楠瑜被迫松开她的手,目光阴冷的凝着她,“跟本王走,本王不会再逼你嫁给本王,只要你跟莫楠断绝关系,本王就将令牌现在给你。”

    看着他阴冷的目光,还有那笃定的话语,周沁蔷顿时顿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对面的莫楠瑜,不知道他这句话有几分真假。

    “本王现在就将令牌拿出来。”莫楠瑜拿出令牌,放在手中,掌心摊开,对着周沁蔷。

    “只要你答应本王,断绝跟莫楠晟的联系,本王立刻就将这枚令牌给你。”他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薄唇紧抿,眸光一瞬不瞬的凝着她。

    她的目光望着他掌心的令牌,心中凛然而买,茫然,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

    毕竟她不想再和皇家的任何皇子再有任何牵连,答应他也并非不可。

    只是她怕。怕这又是一个陷阱,莫楠瑜的为人她比谁都清楚,看似笑面虎,实则心思狡诈阴险。

    莫楠瑜一直看着他,她可以见到她眸底的那抹防备和谨慎,这一刻他心里竟然生气一丝受伤。

    他身为皇子,从未像这般去对待一个女子,更别说是这样卑微的要求,即使如此,这个女子依旧是谨慎防备,不敢靠近他。

    他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何事,在这个女人第一次见他就那般的冷漠,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恨意。

    而且几次她都想要杀了他。

    他本想抓住她,但是几次相处下来,他对她渐渐好奇,想要接近她,想要知道她到底对他什么态度。

    他更想要让她们嫁给他,与莫楠晟彻底的断绝,只是没想到这一切再一次的被莫楠晟破坏。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想要来找她,不为别的在,只为她能够接受这枚令牌,和莫楠晟彻底断绝来往。

    当然他还有自己的私心。

    如今藩王归来,莫楠凤在朝中的势力如日顶天,而且目前又是储君,莫楠晟的背后亦是有右相候和镇国候两个两朝元老。

    而他只有自己的母后和舅舅,当朝左相候。

    除此之外,他在没有什么势力。

    她就是要周沁蔷和莫楠晟断绝联系,让镇国候也离开对莫楠晟的帮助,他不求镇国候归顺与他,只要镇国候不做莫楠晟的后盾便可。

    夜色冰凉,他们站在巷子中,各怀心思。

    周沁蔷的眉宇始终紧蹙,她知道这笔买卖很合得来。

    但是父亲已经和莫楠晟达成共识,不可能因为她而分开。

    “四弟太天真了!”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小巷内想起,清冷中透着凉薄。

    莫楠瑜和周沁蔷皆是一震。

    只见莫楠晟忽然从半空中飞落而下,与此同时,莫楠瑜一把收起令牌,冷冷的看着站在周沁蔷身侧的莫楠晟。

    一时间小巷诡异的安静。

    一声“嗤”笑打破寂静,莫楠晟垂眸扫了眼身侧安静而立,不知在想什么的周沁蔷,冷声道,“他的条件你可答应?”

    这句话是问周沁蔷的,她自己心里也清楚,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人说。

    前一刻她似乎已经下了决心,可是在听到莫楠晟的声音,而他也突然的情况下,她一时间竟然没有了那份决心。

    心里开始有些惆怅,这笔交易她该不该做?

    久久未见她出声,莫楠晟望着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寒凉,他抬眸看向莫楠瑜,清冷毫无温度的声音而出,“四弟打的真是个好算盘,难道你以为仅凭一枚令牌就可以救出镇国候?”

    话落,周沁蔷骤然一震,莫楠瑜亦是紧紧蹙眉,心中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时这件事他没有派人去查,只想着等到他和周沁蔷确立婚约后再调查此事。

    但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甚至更复杂。

    “你都知道什么?”周沁蔷抬眸看向莫楠晟,希冀的眸光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这一刻,周沁蔷心中觉得,莫楠晟也许可以帮到她。

    几乎从她重生以来,每次在她最危险,没有办法和头绪时,莫楠晟总是第一个帮助她的。

    虽然这份帮助来自于双方的利益,但至少给她带来的是好处。

    莫楠晟垂眸对上她希冀的目光,勾唇清冷一笑,“本王现在问你一个问题。”

    他的目光扫了眼对面抿唇阴冷的看着他的莫楠瑜,唇畔清冷的弧度愈发明显。

    周沁蔷毫不犹豫的点头,“你问。”

    她的爽快深深刺痛了莫楠瑜的眸,他嘲讽一笑,手中紧紧攥着令牌,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已经注定了不是吗?

    即使留在这里也是一个多余的笑柄!

    看到莫楠瑜离开的背影,周沁蔷心里没有多大的感触,而是一直看着莫楠晟,等着他的问题。

    “如果莫楠瑜无条件帮你,你会接受吗?”莫楠晟问出声便紧蹙眉宇,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