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章另有所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4本章字数:2243字

    ‘周昀’刚退身出来,忽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骤然回眸,冰冷的神色待见到是周沁蔷时,眸底划过一抹不知其味的意味。

    “二弟,你来父亲书房作何?”周沁蔷蹙眉看着他,手心紧紧攥在一起。

    “无事,我就想看看父亲的书房有什么可以学习的兵法没有。”‘周昀’出声,忽然眸光看向周沁蔷的手掌,那手心出露出的半截令牌在黯淡的月色里是那样的醒目。

    “令牌你拿到了?”‘周昀诧异的看着她,眸光依旧望着那露出的半截令牌。

    周沁蔷淡淡“嗯”了一声,并没有交出令牌,而是反问道,“随我去趟后院,我要去看看你养的那个鹰儿。”

    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凝着‘周昀’看着他面色明显一僵,她的心也骤然一沉。

    “那你随我来。”‘周昀’沉闷出声,似乎有些黯然,不知是因为他不知道后院的鹰儿之事,还是知道了她已经很可能发现他是楼翼之事?

    她侧眸,眸光看向方才莫楠晟站的方位吗,那里早已没了人影,看来他已经离开了。

    走进后院,周沁蔷询问出声,“二弟,你那鹰儿埋葬在哪里?”

    闻言,‘周昀’转头看了眼身侧,没有言语,只是眉宇紧蹙,独自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一个微微凸起的土墩上,“在这里。”

    周沁蔷一震,双手亦是一紧,她已经确定眼前这个人不是周昀,若失她和莫楠晟猜的都没错,这个人定然是楼翼扮演的。

    她不知道楼翼究竟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喝周昀的面貌无二,他又是何时将周昀绑起来替换的?

    她紧抿着唇,没有言语,她抬眸看像‘周昀’,而他同时也在看着她,同样是眉宇紧蹙。

    他冷声道,“大姐,那令牌可否给我?我要赶去就父亲。”

    周沁蔷心中讽笑,她以为她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吗?

    他以为她会将令牌给她吗?

    她微微敛眸,冷声道,“二弟,你可知道是谁关了父亲?那人又有什么目的?那晚的那个黑衣人又是谁?”

    ‘周昀’垂眸看向她,眉宇紧蹙,“大姐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何还要问我?”

    是啊,正是因为她都知道了,她才想要问的清楚。

    她摊开掌心,那令牌展现出来,她朝着‘周昀’而去,目光冷然的看着他,“二弟,只希望你能顺利将父亲救出来。”

    不等‘周昀’说话,她再次道,“二弟为何要帮我?在皇上面前阻止我与莫楠瑜的婚约?是想要帮我吗?”

    还是另有所图?

    她讽笑,他自然是另有所图。

    在知道他有可能是楼翼假扮的那一瞬,她就已经想到了,他帮他推脱婚约就是怕她和莫楠瑜成婚,到时莫楠瑜在朝中的地位更是不可小觑。

    而他作为历天太子,绝不容许有这样的事发生,他要的是乾元的皇子们支离决裂,要的是他们的势力旗鼓相当。

    心不能齐聚,这样他作为历天太子,想要攻打乾元就容易的多。

    周沁蔷一步步走进他,她看着‘周昀’的目光一直看着她手中的令牌,在掌心递到他面前,看着他就要伸手来拿时,周沁蔷一把攥起掌心。

    看着‘周昀’诧异的神色,她骤然抽出匕首在‘周昀’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架在他的脖颈上,冷冷的凝着他,“楼翼,你该现身了、”

    ‘周昀’有些恼火,他气愤的瞪着周沁蔷,“大姐,你干什么?”

    还在跟她装?

    周沁蔷不写冷笑,手掌一把排在他的肩膀上,顿时‘周昀’闷哼一声,面色也显的苍白。

    他阴冷出声,怒瞪着周沁蔷,“你是何时知道的?”

    他自认为表现的滴水不漏,忽然他一怔,垂眸扫了眼自己的肩膀,“你是凭借这个伤猜出来的?”

    周沁蔷勾唇讽笑,“太子殿下认为呢?”

    果然,这个女人的心思竟然这般慎重和缜密,只是个一个伤就猜测出来。

    “其实在到了后院依旧已经露了破绽。”周沁蔷讥讽一笑,“你知道吗,其实周昀的鹰儿没死,当时只不过是我和周昀打的一个哑谜而已。”

    什么?!

    楼翼一震,阴冷的瞪着周沁蔷,“你做好放了本宫,不然本宫会让你父亲生不如死!”

    闻言,周沁蔷心神一凛,握着匕首的手也微微一颤,她不会放开他,制药有楼翼在手,她就一定可以救出父亲。

    就在她出神之际,楼翼迅速身形一闪,掌心亦是露出一把匕首对着周沁蔷的腹部而刺速度之快,待她反应过来已然太迟。

    想要侧身躲避那致命一击,谁知她腰间一紧,耳畔只听到“噗呲”一声,接着她的身子便被一直手臂紧紧抱着离开那里。

    她看到楼翼同样是震惊的神色,而后则是神色愤怒阴冷,于此同时,四周出现了许多的黑衣人,都围着楼翼进攻。

    鼻翼间熟悉的气息让她一真,她转身看到莫南晟站在她身后,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正在往外留着鲜血。

    刚才那噗呲一声就是楼翼的匕首划破他手臂的声音。

    她震惊的愣在那里,她没有想到,莫楠晟竟然会救她,而且还是在那样危机的情况下。

    甚至不惜自己受伤。

    前世今生,除了自己的父亲,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这样冒险救她。

    他是除了父亲以外的第一个人。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的身子被摸男晟翻转过来,他担忧的看着她,语气竟然有那么一丝慌张,“你没受伤吧?”

    “没事。”她摇了摇头,回过神来,抬手抓住他的手臂,一手撕下她的裙摆将他受伤的手臂包扎起来。

    看着她垂眸认真的为他包扎,看着她略微苍白的容颜,坚硬清冷的心有一刻的柔软,他淡笑出声,语气喊着一抹兴味,“你在担心本王?”

    为他包扎的手猛然一顿,周沁蔷愣了一瞬便抬眸看着他浅笑的眉眼,冷声道,“晟亲王想多了,我只是感谢你而已。”

    她系好后,瞬间便松开了手,冷冷的看像被侍卫围攻的楼翼,垂在身侧的手却在这一刻紧紧攥起。

    她垂了垂眸,掩去眸底的情绪,方才在莫楠晟问出那句话的那一刻,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颤动了两下。

    看着她的单薄的背影,莫楠晟微微蹙眉,薄唇紧抿,没有言语,眸色微敛,狭长的眼睫亦是掩去了他眸底的情绪。

    “都住手,不然我杀了他!”这时后院内传来一到陌生的声音。

    所有人一震,周沁蔷转头看去,心神一凛。

    这个人竟然是楼翼身边的侍卫,而他手里抓着的就是薛城!

    想起那晚的两个黑衣人,她冷冷蹙眉,那两人定然就是这个侍卫和楼翼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