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彼此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4本章字数:2244字

    周沁蔷冷冷凝着康福走来,手里控制着薛城,一把利剑架在他的脖颈上,已经划出了一道血痕。

    哪些侍卫没有理会,依旧对楼翼对战着,眼看着康福的剑再一次的划入,周沁蔷冷声吼道,“都住手!”

    这个人是薛城,他的眼神骗不了人。

    那些侍卫愣了一下,纷纷看像莫楠晟,夜枫和琉璃的目光也看向莫楠晟。

    “住手。”莫楠晟清冷一语,顿时那些侍卫都退身一旁,楼翼身上已经有多处伤口,他阴冷的瞪着周沁蔷,提着剑就飞快朝康福而去。

    周沁蔷愤恨的瞪着他的背影,紧握着匕首骤然上前,她快,还又一人比她更快。

    楼翼也察觉到了危险,就在他刚要防备时,一到浑厚的内力击打的他身子一震,接着他感觉脖颈一痛,手臂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

    在他脖颈上同样架着一把匕首,他侧眸看着劫持他的莫楠晟,愤怒冷哼,“卑鄙!”

    “彼此而已。”莫楠晟清冷勾唇,眸色寒凉,他的目光看像愤怒的康福,冷声道,“放了他,不然本王杀了你们太子!”

    康福担忧的看着楼翼,见楼翼没有言语,他也没有吭声,而是将目光看向周沁蔷,见顿在那里的女人,他急声道,“让他放了我们殿下,不然我立刻让他死在你面前。”

    “大小姐,你不必理会他们,只要有历天太子在,就有机会救将军出来。”薛城急声看着周沁蔷,声音沙哑。

    她看着薛城,见他脖颈的血已经染红了衣领,双手骤然一紧,她骤然上前,匕首架在楼翼脖颈上,冷声道,“放了他,不然我让你亲眼看着你的殿下怎么死在你面前。”

    看着楼翼和康福同时变了脸色,她讽笑,“我到要看看,是历天太子的命值钱还是他的命值钱?”

    两把匕首同时架在楼翼脖颈上,康福的面色更加的不安,他的目光看着楼翼,一时没了法子。

    楼翼见此,阴冷哼道,“周沁蔷,本宫也想看看,是本宫的命值钱还是镇国候的命值钱?即使本宫死了,历天还有人在此做上太子,但镇国候死了,那你就是真正的没有父亲了。”

    闻言,周沁蔷心神一震,握着匕首的手也跟着一颤,是的,父亲是她的软肋,只要有关于她父亲的事,她就感觉乱了阵脚。

    “本王也想看看,是历天太子重要还是在你的香姑娘值钱?”莫楠晟的话顿时让楼翼身躯僵硬。

    他阴冷至极的瞪着莫楠晟,半晌他冷笑,“你休要唬住本宫。”

    自从上次之事,他就已经加派了人手,将香心蓝保护起来,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接近她。

    再说香香心蓝在历天皇宫,纵使莫楠晟有飞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将香心蓝带出来。

    对于他的不屑,莫楠晟只是无谓一笑,他清冷一声,“带她出来。”

    周沁蔷有些疑惑,也很震惊,她不知道莫楠晟说的是不是真的,同所有人一样,她看像后院。

    只见一个身影走了出来,在他手里抓着一个女子,正是香心蓝!

    那个男子很陌生,她从未见过,她侧眸看了眼莫楠晟,见他勾唇清冷含笑,眸色暗沉。

    她的心也瞬间冷然,这个男人真的太深不可测了。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莫楠晟也侧眸与她的视线相撞,她眸底的戒备和冷然尽数落在他眼里,垂在身侧的手也微微一紧。

    他眉宇几不可微的一蹙,便转身头看向对面走来的一男一女。

    “翼哥哥,冷护卫是叛徒,他是晟亲王的人。”香心蓝低声出声。

    楼翼却是冷冷的瞪着那个男子,一身黑色衣袍,冷峻的容颜透着一抹肃杀。

    他紧握着双手,眸底已经淬了杀意,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冷肖!”

    对面的男人看了眼楼翼,眸色低垂,看不到他眸底的情绪,但是可那紧握着剑柄的手泄漏了他的情绪。

    冷肖抿了抿唇,低声道,“殿下,对不起,这一次属下必须要这么做,只要镇国候没事,属下定当会亲自向殿下请罪。”

    他没有去看楼翼的眼眸,而是看向夜枫,“将她带走,不准伤害她。”

    夜枫看了眼莫楠晟,见他点头,他这才上前将香心蓝抓到手里,看着对面的冷肖,他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将香心蓝抓在手里退到莫楠晟身后。

    冷肖看着对面的人,冷声道,“晟亲王,你我之间的恩情一笔勾销,若失你敢伤害殿下和香姑娘,我定当不会放过你!”

    莫楠晟垂眸冷笑,扫了眼面色铁青的楼翼,“当然,就如你所说,只要镇国候无事。”

    “冷肖,本宫定会杀了你!”楼翼阴狠的瞪着冷笑,双手紧紧攥起。

    他没想到自己最贴身的护卫竟然会背叛他。

    冷肖垂眸,紧握着剑柄,恭敬道,“日后属下听从殿下处置。”

    周沁蔷看着这一幕,在看了眼一旁的香心蓝,心中的震撼还是未减。

    她知道楼翼在乎香心蓝,方才他即使用自己的命也不远交出父亲,他是历天太子,若是他死了,后面还有其他的皇子做上太子之位。

    楼翼是真的为了历天着想,甚至不惜自己的命。

    但同样他深爱着香心蓝,见到她的出现,他所有的坚持灰飞烟灭。

    虽然楼翼这个人阴险阴狠,但是对自己的国家和对自己的女人却是真情相待。

    莫楠晟侧眸看了眼愣在那里的周沁蔷,见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楼翼身上,目光时不时的在楼翼和香心蓝之间流连。

    眉宇微蹙,他清冷道,“周沁蔷,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杵在这里当木头?”

    夜枫和琉璃一怔,第一次有了想笑的冲动,这时他们第一次见二爷无奈的责怪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周沁蔷不悦的看了眼莫楠晟,收回视线冷声道,“我要带着这位姑娘去边城,亲自看到我父亲回来。”

    她冷声一语,松开楼翼,侧身将香心蓝一把夺过来,从腰间取出一颗药丸点开她的穴道,香心蓝被迫张开唇畔,瞬间一股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

    她“咳咳”了几声,愤怒的瞪着周沁蔷,还未说话,楼翼便充满杀气册瞪着她,“你给她吃了什么?”

    看着香心蓝难受的模样,楼翼心疼的蹙眉,他看着周沁蔷的目光恨不得上前杀了她。

    “没什么,毒药而已,两个时辰发作一次,防止你耍花招。”周沁蔷冷声一语,一把抓住香心蓝的手臂,力道之大让她疼的闷哼一声。

    “你休要伤她,本宫自然会放了你父亲!”楼翼气的紧攥着双手,若非是莫楠晟控制着他,只怕楼翼早已冲上来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