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这么大的实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4本章字数:2239字

    凤亲王?韩嫣然蹙眉,周沁蔷竟然跟凤亲王之间有恩怨。

    她知道,凤亲王现在对她父亲,右相候也存在敌意,因为他的母妃就是死在了右相候府。

    她紧紧蹙眉,在没有言语就转身离去。

    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要铲除掉周沁蔷,只要周沁蔷一死,那晟亲王至少不会在像现在这般。

    周沁妍看着韩嫣然离去的背影,讥讽勾唇,这样到好,倒省得她在去一趟了。

    韩嫣然说的话比她的分量要中,而且她是右相候的女儿,到时即便是晟亲王知道了,也不会想到她,只知道是韩嫣然。

    周沁蔷亦是!

    沉重冰冷的王府大门外,韩嫣然看着上面的三个大字,“凤王府。”

    这里就是莫楠凤的地方,她紧紧握着双手,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

    外面的侍卫人的韩嫣然,见到她站在外面,愣了一瞬便回过神来,一个人急忙跑进了府内。

    另一名侍卫则是恭敬道,“韩小姐,一有人去禀告王爷。”

    韩嫣然点头,站在那里,明天,这个凤王府就会消失,而莫楠凤也会入住东宫,成为乾元的太子。

    她对朝政的事不是太懂,但是自从从宫里回来,父亲就一直愁眉苦脸,一直在说藩王太嚣张了,但却无可奈何。

    毕竟对方是藩王,而且手里有这先帝赐的空白圣旨和令牌,那令牌就足以代表了先帝。

    这件事还是父亲告诉她,她才知道的。

    如今凤亲王有了这么大的实力,那他要对付周沁蔷更是轻而易举了。

    灯火摇曳,热闹的大厅内与外面的清冷亦反。

    众多大臣都来到了莫楠凤这里,言行中尽是阿谀奉承之意。

    莫楠凤与藩王坐在上位,望着那些大臣的嘴脸,他心中除了讥讽轻蔑还有猖狂。

    对权利的更加的渴望,前一刻他还是人人唾弃的废物亲王,这一刻便成了每个朝员阿谀奉承的对象。

    他知道,这种权利是藩王给的,但是也要他自己去争取。

    他要靠着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拿回自己的实力,要俯瞰天下!

    他眸底的野心和斗志被藩王看的一清二楚,他没有言语,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凤儿,这些年二叔让你受苦了。”

    “儿臣没事,这些,挫折儿臣还是受的住!”莫楠凤感激的看着藩王,眸底划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他一定要除掉莫楠晟和莫楠瑜。

    他母妃的死与周沁蔷脱不了干系,那个丫鬟说周沁蔷是撞着了他母妃后说是莫楠瑜送给她的簪子掉了。

    别人会信,但他莫楠凤不会信!

    这件事除了周沁蔷之外,必然还和莫楠晟有关系,这两人他都不会放过!

    “太子殿下,外面有人求见。”侍卫的声音在大厅响起,那些大臣并未在意,今夜侍卫已经禀报了多次,进来的都是朝中的官员。

    莫楠凤挑眉,冷声道,“是谁?”

    侍卫见此,犹豫了一会,起身上前跪在莫楠凤面前低声道,“是右相候府的嫡小姐韩嫣然。”

    是她!

    藩王亦是听到了,他和莫楠凤对望一眼,心中都在疑惑。

    右相候和他不是一个党羽,之前他们就没怎么打过交道,没想到他的女儿倒是找来了。

    而且还是在他当上太子的下一刻便来了。

    藩王冷声道,“凤儿,你去看看,看她找你何事,她是右相候最宠爱的女儿,而且她舅舅也是吏部的人,若失你能将韩嫣然娶到手,那你的东宫之位会更加稳固。“

    莫楠凤蹙眉,听到要娶韩嫣然的那一刻,他脑海里想到了苑笼,眸色一痛,他紧紧攥起手掌。

    忽然他的手背一暖,抬眸看向藩王,他垂了垂眸没有言语。

    “凤儿,自古以来,帝王多无情,你即已是东宫太子,就该绝情绝爱。”藩王低声对他说教,他知道莫楠凤的性子,只要是他想干的,就一定会干。

    同样只要是她想要放弃的,就一定会放弃。

    莫楠凤紧紧蹙眉,心里的沉闷和沉痛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半晌,他深吸一口气,低声道,“二叔,儿臣明白。”

    藩王欣慰一笑,拍了怕他的手背这才收回手,“明白就好。”

    莫楠凤起身走向外面,冷声道,“让她来本王书房。”

    侍卫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韩嫣然走进凤王府,来到那紧闭的书房外,袖袍下的手也紧紧握起,侍卫敲了敲门,“殿下,韩小姐来了。”

    殿下?现在就已经改称呼了吗?

    “进来。”阴冷至极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韩嫣然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推开房门,看着莫楠凤坐在案桌前,抬眸看着走进来的她。

    那阴冷的眸子让她顿时有了一丝怯意,她进了紧掌心走进房间,低声道,“凤……太子殿下。”

    莫楠凤看着局促的她,冷冷蹙眉,他冷声道,“本王素来与右相候交往甚浅,不知韩小姐突然造访又是所为何事?”

    他看着韩嫣然面色僵了一下,他冷笑一声,站起身走向她,感觉到眼前压迫的气势,韩嫣然猛的退后几步--

    可是她刚要动脚步,谁知腰肢一紧,她被一股力冲的朝莫南凤的怀里扑去。

    看着她慌张无措的神情,莫楠凤阴冷一笑,“难道韩小姐是对本王有意,特来找本王的?”

    暖昧阴冷的语气让韩嫣然心里一颤,她一把推开他,愤怒的瞪着他,“不是!”

    她的果断和拒绝让莫楠凤的面色一寒,他阴冷着目光,冷冷的看着她,“那韩小姐找本王何事?”

    韩嫣然止住内心厌恶的狂跳,急声道,“臣女近日来是要跟殿下说一件事情的。”

    莫楠凤蹙眉,反身坐会软椅上,阴冷的凝着她,“说。”

    韩嫣然是第一次跟莫楠凤近距离打交道她惧怕莫楠凤那阴冷的眼眸,垂眸急声道,“臣女来只是想要告诉殿下,镇国候被历天太子所抓,而历天太子又被周沁蔷所抓,她劫持了历天太子这会已经出城了,赶往历天去交换镇国候。”

    她说的很快,但是莫楠凤却句句听的清清楚楚。

    楼翼抓了镇国候,而周沁蔷又抓了楼翼,这个时间他们已经出城了!

    他看着韩嫣然,冷冷出声,“你怎么知道的?”

    一个右相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嫡出小姐又怎会知道的这般清楚?

    “臣女自有法子。”韩嫣然有些慌乱。

    莫楠凤“嗤”笑一声,“本王与你们本就素不来往,你突然来找本王说这件事,本王又怎知你是哄骗本王玩?”

    “不会,臣女说的都是真的,是周沁妍告诉臣女的。”韩嫣然急忙道出来,看着莫楠凤阴冷嘲讽的笑她才一震,可是话已经说出来,由不得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