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章怀记在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5本章字数:2239字

    由于动作太快,她肩膀骤然一痛,垂眸她便震惊在那里,看着自己身上从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是谁帮她换的?

    难道是……莫楠晟?!

    就在她出神之际,房门被打开,是莫楠晟走了进来,她冷冷抬眸,看着朝她走来的男人,冷声道,“我的衣裳呢?”

    “扔了。”简短的两个字让周沁蔷气的面色一冷,“谁让你私自碰我的?”

    “你就这么确定是本王为你换的衣裳?”莫楠晟兴味的望着她,薄唇微挑,面容俊美,完全没有一丝受伤的疲态。

    她记得他的伤比她还严重。

    这些不是她该操心的,她垂眸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她只希望真的不是他做的最好。

    她先开锦被下床,忽然手臂一紧,她抬眸,看着莫楠晟握着她的手臂,她冷冷蹙眉,“放手。”

    “要做什么?”他清冷出声,语气里带着不悦。

    周沁蔷讽笑,“回府爱,难不成我还要住在这里?我可没有那么好运气,敢待在亲王的府上。”

    “你还在为昨夜的事怀记在心她。”她看着她,薄唇微抿。

    怀记在心?

    她还嫌太累。

    她挥开他的手臂,听到他闷哼一声,只见那肩膀那一片,原本湖蓝色的布料渐渐染上了一层血色。

    心中一窒,她刚要出声询问,他却拿出一支玉簪伸到她面前,清冷问道,“这可是你的?”

    周沁蔷一顿,垂眸看着他手中的玉簪,有些眼熟,却早已忘了在哪里见过,她冷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

    莫楠晟一震,眸低也隐含了一抹冰霜,“你果真不知道,这是你的东西,当日那个在青楼拉着本王的蒙面女人,那个与本王在床上做戏的女人就是你,而这个玉簪也是你掉的。”

    这些信息骤然落在周沁蔷的耳畔,她这才想起,当时在青楼,她和莫楠晟还有过一面之缘。

    他若是不提起,她还真的给忘了。

    她冷笑,看着眼前的簪子,冷声道,“是又如何,这玉簪镇国候甚多,我怎会在意丢的玉簪。”

    甚多?不在意?

    莫楠晟清冷一笑,眸低的寒凉仿似一层冰,他直起身冷声道,“要离开你随意。”

    他转身离开,毫不犹豫,身上也带着一股冰冷凉薄的气息。

    周沁蔷紧紧握着掌心,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她闭上双眸。

    那个玉簪她记得,是她的,的确是她的,虽然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拿到的,但是她不想承认,她真的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联系。

    穿上鞋子,她快速走出去,真个王府的侍卫丫鬟都看着她,只是一眼他们便一开视线。

    回到镇国侯府,她坐在软椅上,垂眸扫了眼受伤的肩膀吗,唤了李明前来。

    李明恭敬的站在那里,“大小姐。”

    “二少爷呢?”她疲惫出声,伸手揉了揉酸痛的眉心。

    李明道,“二少爷一直呆在他院子未出来过。”

    周沁蔷淡淡“嗯”了一声就让他下去。

    梦颖担忧的看着她,“小姐,您没事吧?”

    “无事。”她疲惫的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眸,回到自己的房间,身心都感觉到了疲惫,她再次的陷入沉睡。

    李明忘了眼里面,蹙了蹙眉,他知道大将军很可能出事了,薛副将回来了,就连二少爷也回来了,虽然他们行踪神秘,但他各一感觉到。

    周沁蔷再次醒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她随意用了些善事便朝着刘氏的院子所去,在去之前,她叫上了薛副将。

    薛城跟在她身后,担忧的询问,“大小姐,你的伤势如何了?”

    “无事。”她冷声一语,再次道,“你知道我为何要找周沁妍吗?”

    薛城疑惑要投,但看着她的神情,她知道一定不是好事。

    周沁蔷讽笑出声,“那可真是周家的好女儿,父亲被历天关了起来,我记着赶去救,她不知道哪里听来的,竟然将此事告诉了莫楠凤,这才有了昨晚的事情。”

    什么?

    这件事是周沁妍所为?!

    薛城根本没有想到,他一向对周沁妍这个四小姐没有好感,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她可知道,若是将军出了任何差错,遭殃的可是整个镇国侯府。

    周沁蔷走进房中的那一刻,刘氏和周沁妍坐在软椅上不知在谈些什么,气氛祥和。

    她阻拦了香荷,冷声道,“看起来你们和悠闲。”

    她的声音让还在相谈甚欢的母女两同时一震。

    刘氏转头不悦的瞪着周沁蔷,“你如此没大没小,进来也不知通报一声。”

    周沁妍则是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周沁蔷,她……竟然没事?

    怎么会没死?

    难道喊嫣然没有将此事告诉凤亲王?

    若是没有告诉,那她怎么又回来了?

    看着她震惊的神情,周沁蔷没有理会刘氏,冷声道,“怎么,很意外,我还活着,是吗?”

    刘氏不明白周沁蔷的话,看像周沁妍,却见她面色一白,站在那里,愤恨的瞪着周沁蔷,“你说的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周沁蔷走上前,站在周沁妍面前,冷声道,“不知道那我就让你想起来!”

    话落,她骤然抬手一巴掌打在周沁妍侧颜上,打的她顿时扑倒在地,震惊在那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刘氏见此,面色变得青紫,怒吼道,“周沁蔷你这个混蛋!”

    她抬手就要朝周沁蔷打过去,却在途中被薛城的手拦住,薛城毫不客气恩看着刘氏,冷声道,“二夫人,此事关于大将军,你还是听听四小姐自己做了何事再来指责大小姐,这一次如若不是晟亲王,只怕整个镇国侯府将毁于一旦。”

    什么?

    刘氏亦是震惊,什么事竟然这般严重?

    她放下手将周沁妍扶起来,愤恨的瞪着周沁蔷,“她是你妹妹,即便她做了错事,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她看着周沁妍迅速肿起来的面颊,恨不得上去也将周沁蔷打一顿。

    周沁蔷讽刺冷笑,语气寒冷,“你可知道她做了何事?父亲被历天太子所抓,关在历天,我抓了历天太子,本想着昨晚带着历天太子去了换回父亲。”

    她的手指向周沁妍,冷厉道,“她不知道如何知道这件事,竟然将此事告诉凤亲王,刚出成没多久,凤亲王就派人来是我们。”

    “如若不是晟亲王,历天太子就会死在凤亲王手里,父亲也会死在历天,而凤亲王就在作业已经被封为太子,父亲一旦出事,你认为京城还有我们镇国候府的立足之地吗?”

    闻言,刘氏震在那里,她不仅震惊莫楠凤被封为太子,更震惊的是镇国候出事了,历天太子在周沁蔷手上买,而她的女儿差点就将整个镇国侯府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