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章一旦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5本章字数:2205字

    这其中的厉害周沁妍想不到,但她却非常清楚,镇国候不能出事,一旦出事,整个镇国侯府在京城就会彻底消失。

    她转头瞪着周沁妍,又看了眼周沁蔷,压抑着内心的撼动,冷声道,“这件事你有没有证据,怎可诬陷妍儿,或许是别人所谓呢,再说妍儿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当时妍儿并不在场。”

    周沁蔷冷笑,“我怎么知道,昨夜我可是和晟亲王一同去了凤亲王府,这可是凤亲王亲扣告诉,是我的好妹妹周沁妍告诉她的。”

    她看着刘氏和周沁妍都变了面色,她讽笑,“这件事不仅我知道,晟亲王也知道,而且历天太子要求用榆林城令牌换取父亲,我已相好计策照瑜亲王拿到,又是我的好妹妹从中破坏,让我差点和瑜亲王联姻。”

    闻言,周沁妍的面色更白,这件事刘氏也知道,她没想到周沁蔷竟然都知道。

    她刚要狡辩,周沁蔷便冷声道,“这件事亦是瑜亲王告诉我的,如若不信,我不介意将瑜亲王和晟亲王叫来,我们当面对峙。”

    关于她和莫楠瑜那件事,其实是苑珑告诉她的,她就是要镇住周沁妍。

    果然,周沁妍的面色一瞬间变得苍白。

    薛城失望的看着周沁妍,“四小姐,你的心到底什么做的吗,竟然这么狠,连自己的姐姐也不放过,还差点害死了将军。”

    “仿似!妍儿是大将军的女儿,还轮不到你这个莽夫来教训!”刘氏气愤的瞪着薛城。

    这个周沁蔷不把她放在眼里就算了,就连这个薛城也这么猖狂。

    薛城气的一噎,没有在言语。

    周沁蔷则是骤然上前,在刘氏还没得及反应之时,她再次两巴掌将周沁妍打到在地,冷冷的丢了一句,“周沁妍,这笔帐我日后在跟你算,我现在去救父亲,在父亲回来之后,你最好好自为之!”

    周沁妍倒在地上,双颊痛的流出了泪,她愤恨的瞪着周沁蔷。

    凭什么,同样是周家的女儿,就因为她是嫡女,她不管做了什么都是对的,而她不管做了什么都是错的!

    即使是她做的又如何,她就是想要她死!

    刘氏也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拦住周沁蔷,急声道,“蔷儿,就算这件事是妍儿做的,可她也是你妹妹,看在她不懂事的份上,你就饶了她,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你父亲。”

    刘氏祈求的看着她,看着这样的刘氏,周沁蔷只觉得厌恶恶心,她冷冷的扫了眼周沁妍,越过刘氏便离开了,对刘氏的话置若罔闻。

    刘氏一顿,愤恨的瞪着她远去的身影,气的心口剧烈跳动。

    “娘,妍儿好痛。”周沁妍呜咽着,双颊红肿,她踉跄的站起来,走到刘氏身边,委屈的看着她。

    见此,刘氏收回视线,不争气的瞪着周沁妍,抬手就要再扇一巴掌,吓得周沁妍立即捂着双颊。

    刘氏最终放下手,气愤的甩开她的手,“你真是没脑子啊,周沁蔷做什么你都可以对付,拦着,唯独在救你父亲这件事上你万不可阻拦。”

    周沁妍委屈的哭泣着,心里愤恨的想要杀了周沁蔷,今天这三巴掌她迟早要讨回来。

    还有韩嫣然,她竟然出卖她!

    回到悦园阁,周沁蔷那只受伤的手臂再次流出了血,薛城担忧的看着,“大小姐,你的伤,你还是在府中歇着,我和二少爷去便可。”

    “不必了,我要亲自去,不然我不放心。”周沁蔷蹙眉随意整了了一番便去找周昀。

    路上,她对薛城道,“这件事不要告诉我父亲,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薛城不解,“为何?四小姐做出这样的错事来,就应该让将军知道。”

    周沁蔷蹙眉,神色有些哀凉,“父亲常年争战,最希望的就是家里和睦,他也不必挂心,若是这件事让父亲知道,他只会伤心,失望,对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来说,这是个大忌讳。”

    薛城诧异的看着周沁蔷,第一次他见识到了这个大小姐的心善,还有果决,更是对将军的关心。

    他答应了,只因为也怕将军会为此事而受到伤害。

    当夜风知道周沁蔷要再次单独行动,和周昀带着楼翼去历天时,他立即拦住他们,“周姑娘,难道上次的事你还没受教训?”

    受教训?

    这话说的,她冷笑,她的确受教训了。

    被莫楠晟所救,结果让她再一次的还回去,利用她将苑珑换回来。

    她将香心蓝拉到马上,看着她愤怒的笑脸,她冷笑,“这一次我们骑马,速度要快。”

    周昀和楼翼同骑一匹,薛城也上了马。‘全程中,周沁蔷对夜风的话置若罔闻,驾着马就要离去。

    不知夜风也从哪里牵了一匹马,翻身上马,看着周沁蔷明显不悦的神色,他移开视线,刚要出声,身后又传来马蹄声。

    周沁蔷蹙眉,回头看去,只见莫楠筹驾马而来,他停下马,冲着周沁蔷爽朗一笑,“听说你要去历天,正好本王也有要去,顺路。”

    他自然的朝着周沁蔷摆了摆手,“不用感谢本王,本王可以保护你一路过去。”

    对于他的直白和无赖,周沁蔷冷冷扫了一眼。

    她心里大概有了一个确定。

    莫楠筹很又可能是莫楠晟派来的。

    想起今早和他之间的不愉快,她蹙眉,心里感觉有一丝的闷痛感。

    她理会那些人,带着香心蓝就快速离去。

    夜枫看着神侧的莫楠筹,心里清楚,定然是二爷让他来的。

    “傻夜枫,还看什么,还不追?”莫楠筹无奈说了一句便紧随而上。

    夜枫无语的看了眼莫楠筹,这个五爷还真是有点孩子心性的感觉。

    但他知道,莫楠筹实则什么都清楚,而是永远也不说。

    一路上,夜枫和莫楠筹两人一左一右的跟着,周沁蔷也已经习惯了,赶也赶不走,由他们去。

    多两个人多个保障。

    楼翼一路上都看着香心蓝,担忧的看着他在马背上被颠来颠去的,对着周沁蔷怒吼道,“将她带稳当点。”

    对于楼翼的愤怒,她冷笑,但心里却是苦涩,不得不硕,楼翼对香心蓝是真的很好。

    在经过今天的路程,终于赶到了历天,楼翼望着眼前的城门,掏出自己的令牌交给守在城外的侍卫。

    侍卫一看令牌,顿时吓得跪在啊地上。

    楼翼不耐的吼道,“迅速道宫里找冷肖,将令牌交给他,他知道该怎么做。”

    侍卫不敢违抗,立即领命而去。

    香心蓝亦是看着眼前的城门,双眸含泪的望着楼翼,见此,楼翼对她暖暖一笑,“很快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