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毁了她的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5本章字数:2231字

    她做不到安静,做不到无事,更做不到一点就透,她只想让他的眼里只有他。

    可是现在的她没有资格理不是吗?

    苑珑忍着心里的巨痛,抬眸看着他,低声哽咽道,“二爷,你是不是也先苑珑脏?”

    莫楠晟眉宇一蹙,他终于侧眸看向她,清冷的眉眼似乎有一抹愧疚闪瞬即逝,那抹愧疚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眸。

    “苑珑,无论如何,本王不会丢弃你,只要你在这府里安分待着,本王会护你一生周全。”

    莫楠晟转身走向房中,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再次道,“本王更希望你坐回原来的你。”

    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隔绝了她最后望过去的视线,苑珑再也忍不住的脚下一软,身子靠在柱子上。

    双手紧紧揪着手帕,贝齿咬着下唇,甚至咬出了一排血迹,都是莫楠凤!

    是他毁了她,毁了她的一切!

    还有周沁蔷,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莫楠晟,二爷只能是她一人的。

    一路上,夜枫与周沁蔷沉默不语,一直回到镇国候府,周沁蔷才出声问道,“琉璃他……”

    话到嘴边,她顿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蹙眉摇头,“算了,你快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夜枫怪异的看着周沁蔷,“周姑娘,你想要说什么?”

    “没事。”周沁蔷摆了摆手,转身走向悦园阁,夜枫看着她的背影,疑惑蹙眉,却也没有在追问,转身离开。

    周沁蔷回到房间,让梦颖早些休息,她站在窗棂处,却没有任何睡意。

    房门“吱呀”一声,她低声道,“梦颖,你不用侍候了,先下去吧。”

    没有人回答,让她更感觉一道目光有些愤然的凝着她。

    她身躯一僵,骤然侧眸,只见一身白衣的莫楠瑜站在那里,眸色冰冷的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自从去历天之后,她就再未见过他,也未和他在见过面,没想到今夜他竟然会来。

    “你为何说话不做数?”莫楠瑜朝她走来,目光冷锐冰冷的瞪着她,他骤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愤怒出声,“你答应本王的,不会和莫楠晟有任何联系,但你方才却从莫楠晟的府中出来,周沁蔷,你将本王至于何处?”

    他的质问对她来说只有可笑,她一把挥开他,知道此时外面的侍卫没有反应,定然是莫楠瑜做了手脚。

    她冷笑道,“答应又如何?我周沁蔷向来都是最不守信守承诺之人,谁给我好处,我便跟着谁。”

    更何况,莫楠晟可以抱她,而她也不反感他,但是她却恨透了眼前这个男人,莫楠瑜!

    “谁给你好处你便跟着谁?”妈楠瑜再次伸手,手掌紧紧抓着她的手腕,让她怎么也挥不开,他愤怒道,“周沁蔷,本王自认为待你不薄,你一次次利用本王,从本王身上得到的好处还少吗?你现在给本王说谁给你好处多你便跟谁。”

    看着周沁蔷讥讽的冷笑,莫楠瑜只觉得在她眼里,他真的是一文不值!

    他更加用了力道,看着周沁蔷因为疼痛而蹙起的眉宇,他心里觉得舒爽了一截,“周沁蔷,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枉费本王对你这么好,你却是这般的吃里扒外!”

    闻言,周沁蔷厉声吼道,“莫楠瑜,你别忘了,被我利用,是你心甘情愿,而不愿做你的人更是我的意思,但是吃里扒外这一说,还是望瑜亲王慎用,毕竟我从未跟你在一阵线上,就连朋友盟友都算不上,何来的吃里扒外这一说?”

    “周沁蔷,你到底想要怎样?”莫楠瑜愤恨的瞪着她,冰冷的大手一把箍住她儿下颚,让她被迫抬眸看着他。

    看着她讥讽的神色,他威胁道,“周沁蔷,你还妄想着四日后的秋猎,莫楠晟可以保你吗?你别妄想了,到时莫楠凤出手,本王在推波助澜,你觉得莫楠晟还有时间照顾你?”

    周沁蔷冷笑一声,“你大可以这么做,若是莫楠晟有了任何事,那莫楠凤下一个对付的就是你,别忘了,你的母妃可是皇后,而你的存在也是威胁着莫楠凤太子的地位。”

    看着莫楠瑜的面色一变,她唇边的冷笑更加扬起,“你的母妃对淑妃的打压还有伤害,你以为莫楠凤和藩王会善罢甘休,到时只要莫楠晟一败,接下来就是你!”

    大手箍着她下颚的手越来越紧,他可以看到她眸低的一抹隐忍的疼痛。

    她说的不错,也是他想到的若是莫楠晟一败,接下来就是他,那么莫楠凤在这朝中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更是未来的皇帝。

    这样的事他绝不允许发生,绝不!

    他骤然松开她,看着他无谓的揉着自己的手腕,他愤恨道,“周沁蔷,本王真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本王这般掏心掏肺对你,你还是这般的狼心狗肺!”

    狼心狗肺?

    她冷笑,到底是谁狼心狗肺?

    前世她为了她付出了一切,家破人亡,惨死后宫,那时他的良心呢?

    他的在做什么?

    他与她的妹妹周沁妍合伙害死了她,打掉了她还未出世的孩子,这样的男人还值得她在相信,在倾心一世?

    她讥讽嗤笑,看着莫楠瑜虚伪的嘴脸,她冷笑,“莫楠瑜,我即使相信这天下所有人,也不会信你一分!既然你想与莫楠凤对付莫楠凤,那我不介意做个观众,看看莫楠凤又是怎么反身除掉你的。”

    莫楠瑜气的胸膛震荡,垂在身侧的手更是紧紧攥起,那血红的眼眸恨不能上前撕碎了她。

    他冷笑出声,言语间充满了狠辣,“周沁蔷,本王等着你落到本王手里的那一天,本王会让你哭着永远的记住你是怎么求本王的!”

    话落,他转身离去,愤恨的打开房门发出一声巨响。

    周沁蔷站在窗棂处,冷冷的看着莫楠瑜瞬间消失的身影,僵直的身子陡然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今晚的一番话,她该说的都说了,以莫楠瑜儿性子定然不会和莫楠凤联合对付莫楠晟。

    因为他也怕,怕自己会被莫楠凤扳倒。

    天色一亮,周沁蔷刚起身,外面便传来梦颖的声音,“小姐,夜护卫在外面等候,晟亲王让你过去履行承诺。”

    周沁蔷穿好软鞋,讽笑出声,莫楠晟倒很会利用这个条件。

    走出房间,她与夜枫走到莫楠晟府中,看着眼前的书房,夜枫低声道,“周姑娘,二爷在书房等你。”

    周沁蔷点了点头,抬手推开房门吗,忽然她感觉身侧一凛,那种目光让她很不适。

    她侧眸看去,正好对上琉璃看过来的目光,那神情会昨天相似,冰冷中透着一抹非常淡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