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章她还是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03字

    周沁蔷没有言语,站在那里,一直承受着皇上的威压,半晌,皇上冷冷出声,“你出去吧,记住你今日所说,你的所作所为全权代表了远在边城的镇国候。”

    “臣女谨记在心。”周沁蔷恭敬一语,再次出声,“臣女告退。”她直起身,未在看皇上一眼,转身离开。

    走出帐篷,她心神复杂的叹了口气,抬眸看向方才黑衣人消失的地方,眉峰紧蹙。

    她转身走向那支依旧插在柱子上的利剑,抬手用力拔出。

    那箭头萃着剧毒,她细细观察,目光在利箭的每一处都停留片刻。

    忽然她转动利剑的手猛然一顿,之间细细摩挲着那坑洼的表面,垂眸紧紧凝着她一行字。

    看着她熟悉的字眼,那映入眼帘的标图,她心神一震,拿着利箭便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远远她便看到夜枫的帐篷,里面闪耀着烛火,她走进去,正巧碰到夜枫刚换好衣裳。

    夜枫面色一红,气愤的瞪着周沁蔷,“你一个姑娘家,不知道先出声问人嘛,这么莽撞的闯进来。”

    周沁蔷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看着他,声音里甚至有一丝薄颤,“夜枫,你平常使用的利剑可是王府专用的?”

    夜枫看出她面色不佳,又见到她手中拿着的利剑,疑惑点头,“正是。”

    “哪一个给我看看。”周沁蔷急忙出声,似乎想要确信什么一样。

    夜枫蹙眉,反身走进平风内拿了一支箭走了出来,还不待伸手,周沁蔷已经急忙夺过来拿在手里对比着。

    她的目光不断的在利剑上徘徊,那坚定紧绷的神情渐渐变得失望,冷厉,悔恨,还有他看不懂的情绪。

    “周姑娘,你怎么了?”夜枫担忧询问。

    走沁蔷没有言语,一直盯着两支利剑在发呆。

    半晌,她抬眸,将那支淬了毒的利剑交给夜枫,冷声质问,“这支利剑可是你们晟王府的?”

    夜枫一怔,垂眸伸手接过利剑打量,他点头,“正是,周姑娘你怎么有晟王府的箭?”

    真的是,还真是!

    她心神凛然,手中的利箭也掉在地上,是谁在暗中刺杀她?

    这是晟王府的箭,而晟王府内,想要她命的人无非就是……琉璃!

    这个男人之前威胁过她,她冷笑出声,方才在外面那一刻,她还以为是莫楠晟,这才想起其实还有一个琉璃。

    “周姑娘,这箭上有毒,你没事吧?”夜枫扔掉手中的利剑,眉宇紧蹙,他也感觉到了是事情的不简单。

    “无事。”周沁蔷转身,“你休息吧,我出去走走。”

    她走出帐外,冷冷的看着外面,眸底泛着冰冷的杀意。

    琉璃!没想带他也来了。

    此次来狼牙山,莫楠晟只带了夜枫,而琉璃在府中,只是没想到,琉璃也来了。

    想必在狼牙山深处,也是琉璃在暗中射了她一箭,而若是没有夜枫突然出现,只怕她真的已经葬身在狼牙山了。

    她蹙眉,眸光看向不远处的帐篷,里面灯火摇曳,那是莫楠晟的帐篷。

    琉璃喜欢苑笼,虽然她不知道这一次是琉璃自己的意思还是苑笼的要求,她都要提醒莫楠晟。

    她不会忍气吞声,既然苑笼和琉璃不想让她好过,那他们也别想好过。

    她走到莫楠晟的帐篷外,抿了抿唇,刚要抬手掀开帐帘,里面便传来莫楠晟的声音,“苑笼,今夜让琉璃先互送你回去,别让其他人发现你的存在。”

    苑笼痴恋的望着莫楠晟,“二爷,苑笼不会拖累你,那个人苑笼已经下手了,二爷放心,苑笼不会让二爷失望。”

    琉璃恭敬的站在苑笼身侧,“二爷,如今任务已经完成,镇国候远在边城,目前也帮不了二爷什么。”

    莫楠晟垂眸,清冷的凝着外面,半晌,他清冷出声,“这件事本王心里有数,你先互送苑笼回去。”

    “二爷,那个周沁蔷今晚的目的想必二爷清楚,她这么做也是独善其身,二爷,那个女子还留不留?”苑笼紧了紧双手,紧紧凝着莫楠晟的背影。

    她故意说这句话,就是想要知道,在二爷心里,周沁蔷到底是什么位置,竟然让二爷为了救她跳下悬崖。

    琉璃站在一侧没有言语。

    见此,苑笼再次出声,“二爷,苑笼也明白,你跳下悬崖救周沁蔷是为了不让镇国候归顺瑜亲王,你也知道周沁蔷那个女子不喜欠人,知道她会以这样饿方式报答你,二爷也正好顺利拿到令牌交给皇上,这样对二爷来说,可是在皇上心里,二爷更加备受宠爱了。”

    “恭喜二爷。”琉璃恭敬出声。

    莫楠晟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言语,而是望着帐帘外,想起了在悬崖下,他抱住周沁蔷的那一瞬,空虚惶恐的心也瞬间被安心填满。

    起初他的确是这样的计划,但是在他救了她那一刻,与她一同在山洞内,一同走回围场,她时不时的搀扶他,关心她,那一刻他内心所有的计划都没了。

    他也不想在再利用她了。

    琉璃和苑笼对视一眼,苑笼看着莫楠晟的背影,极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痴恋和想要抱住他的冲动,低声道,“二爷,你让苑珑办的事苑珑都已经办好了,我这就和琉璃连夜离开。”

    莫楠晟淡淡“嗯”了一声,苑珑的心颤痛了一下,她隐忍着眸中快要一处的泪水,转身离开。

    周沁蔷将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她心神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眼前的帐帘,眸底尽是冰冷和一丝痛楚。

    她迅速转身离去,消失在夜幕里。

    一个人独自站在空旷的空地上,忽然间,她发觉,她竟然无处可去。

    原来她以为莫楠晟是真的救她,是为了她布置了这么些。

    却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她再一次的被利用了,而且她的心也差点被糟践。

    原来一切都是莫楠晟计划好的。

    他这一刻都在怀疑,她落崖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双手紧紧攥起,苦涩一笑,她还没有长记性吗?

    前一世被一个男人利用了一声,结果惨死后宫,这一世还要再步前世的后尘吗?

    不!

    不可能,她还是她,那个无情无义,心中只有父亲的周沁蔷。

    既然莫楠晟利用了,那她也利用了他,来了个一石三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又何必如此伤怀?

    转身她走向帐篷那里,紧攥的双手缓缓松开。

    她为何要逃避,即使讨厌不想见到周沁妍,要离开也是她离开!

    走到帐篷外,周沁蔷刚要掀开帐篷,眼角的余光便看到原处而来的莫楠晟,朝着她的方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