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她又在在意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02字

    手顿了一下,她毫不犹豫的掀开帐帘朝里面走去。

    “周沁蔷。”莫楠晟的声音突然近在耳畔,下一瞬她便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他的大手紧紧抓住,她侧眸,放下帐帘,冷冷侧眸,“放手。”

    莫楠晟一顿,对她冰冷的态度不明所以,“你这又是何意?”

    她是何意?

    她讽刺一笑,垂眸看着被他紧抓着的手,声音不悦道,“放手,我还是女子之身,深更半夜与晟亲王这般拉扯,我还要估计自己的名声。”

    “皇上可是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莫楠晟的手未松,反而更紧了一分,他目光紧紧锁着周沁蔷。

    “晟亲王想多了。”周沁蔷猛然挥开他的手,转身就要离去,下一刻她腰肢一紧,在她还未反应之计,自己已经被莫楠晟抱起来走进他的帐篷。

    “你放我下来!”周沁蔷气愤的瞪着他,这个男人永远都是那般的霸道,目中无人!

    她看到周沁妍披了件外衣走出来,正好看到她被莫楠晟抱着,看着她骤然僵硬气愤的神情,那模样恨不得上前撕碎了她。

    她冷冷的扫了眼便收回视线。

    她被抱进帐篷,莫楠晟依旧不放开他,她挣扎着,手在他的后背不断的拍打着,忽然她感觉到手心一片湿润,而且他的面容也是一片苍白,面容清冷俊美,薄唇紧抿。

    周沁蔷顿时收了手,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掌心鲜红的血迹,她的心颤动了一下,冷声道,“放我下来。”

    “不闹了?莫楠晟垂眸清冷出声,眸光看着她的眼眸,深邃如水。

    她移开视线,方才他的话每一句的在她心头重现,他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何时竟然变得这般微妙了?

    她又在在意什么?

    又在气愤什么?

    总之他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对象而已。

    她心中讽笑,“放我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莫楠晟微微蹙眉,总觉得回到帐篷后,她似乎变了一个人,又变回之前的那个她,冷漠,孤立一人,对谁都一副谨慎冷冰冰的模样。

    他将她放在地上,周沁蔷瞬间后退两步,冰冷的凝着他,看着她似乎对他退避三舍的模样,他心神骤冷,薄唇也抿成一条冰冷的线条。

    他蹙眉,沉声道道,“你说。”

    周沁蔷没有理会他的神情,垂了垂眸,她再次抬眸,坚定的看着他,“晟亲王,有些事我想我要说明白,方才我也像皇上说明,我全权代表我的父亲,我父亲虽然远在边城,但他的势力却依旧存在京城,你我之间只是存在利用的互利关系。”

    看着他愈发冰冷深沉儿眼眸,她再次出声,“只是希望晟亲王日后再有其他计谋,可否相告一声,不要让我糊里糊涂的被利用。”

    “你就这么看待本王的?”莫楠晟冷冷出声,身子也有些薄颤,不知是否因为受伤的后背。

    不然她该怎么认为他?

    周沁蔷垂眸,眸底泛着一抹苦笑,半晌吗,她抬眸,“晟亲王,对于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在今夜报了,之后我们两不相欠,至于其他的,我们依旧只是互利关系。”

    莫楠晟骤然上前,冰凉的手掌一把箍住她的下颚,让她被迫抬眸,他冰冷的媚眼,森冷的声音是那样的凛然,“周沁蔷,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每一次再有危难之时都是本王帮你处理,但是每一次之后,你永远都是摆脱关系,别忘了,在你父亲归顺本王之时,不管你愿与不愿,你都是本王的人!”

    她隐忍这下颚传来的痛,讽笑,“我何时说过不是了?我也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之间是互利关系,我可以为晟亲王带来好处,而晟亲王同样也可以为我带了有利,除此之外,别无任何关系,我要说的只是这个而已。”

    莫楠晟清冷一笑,他的手紧紧箍着她的下颚,愈发的紧,看着她因为痛而蹙起的眉宇,他嗤笑一声,瞬间甩开她,看着她被摔在地上,他的手紧了几分。

    他侧身,轻蔑的看着她,“周沁蔷,你真以为本王很在意你?”

    周沁蔷垂眸冷笑,她站起身,冷声道,“没有,臣女摆正着自己的身份地位,高攀不上晟亲王。”

    “知道最好。”莫楠晟转身走进屏风内,薄唇冷冷的溢出一个字,“滚。”

    周沁蔷冷笑,压抑着内心她控制不住的一丝痛楚,走了出去,掀开帐帘,他撞上了随之而来的夜枫。

    没有理会,她快速离开,夜枫阻拦不及,疑惑的看着她狼狈离开的背影。

    走进帐内,夜枫看着屏风上映的一道身影,恭敬出声,“二爷,属下有事禀告。”

    “说。”冰冷的一个字让夜枫瞬间感觉,方才二爷周姑娘之间定然发生了什么。

    他抿了抿唇,将手里的三支利剑奉上,“二爷,属下找到两支利剑,都是刺杀周姑娘的利箭,这正是我们王府专用的利箭,上面有我们王府的标记。”

    莫楠晟微微一顿,他骤然而出,看着夜枫手中的三支利箭,其中一支上甚至还萃着剧毒在烛光下尤为明显。

    “怎么回事?”偶楠晟冷冷出声。

    夜枫道,“之前在狼牙山深处,有人暗中对周姑娘射了一支利箭,是属下及时阻拦,当时属下觉得这利剑眼熟便收了起来,方才周姑娘又拿了一支利剑扔个属下,问属下这可是晟王府的利剑。”

    他顿了一下,再次道,“属下认得出,正是我们王府的,之后属下便出去打探,许多人都知道方才有个刺客行刺周姑娘,射的就是这支箭,所以属下那里相同的利箭前来禀告二爷。”

    莫楠晟眉宇微蹙,薄唇紧抿,他伸手拿起夜枫手中的利箭,那箭上儿标记正是他们王府的标志。

    心中的烦闷和疑惑瞬间明了,原来她突然的反常是因为这支箭,她是在怀疑是他找人行刺她吗?

    他冷冷蹙眉,将手中的利箭扔在地上,冷声道,“速速去查,本王倒想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用本王的东西杀本王的人。”

    夜枫赢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他的脚步忽然一顿,目光看着莫楠晟的身后,那地面不断的滴答着血迹,他心里一惊,急声道,“二爷,你的伤。”

    “无碍。”他转身走进屏风内,“你速速去查。”

    夜枫担忧的看了眼,这才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屏风内,莫楠晟褪去身上的衣袍,眉峰平缓,薄唇紧抿,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意。

    他曹操的为自己上了药便换了一身衣袍,目光再次落在地上的利箭,眉峰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