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章她不甘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10字

    周沁蔷走回帐篷,掀开帐帘走了进去,周沁妍站在那里,目光冰冷狠厉的瞪着进来的周沁蔷,那神情恨不能杀了她。

    她无畏的收拾了一番便坐在床榻上,闲适的躺在上面,她这幅模样更加的让周沁妍气愤。

    她脑海中满是方才莫楠晟抱着周沁蔷走进帐篷的情景,她不敢去想他们在帐篷内他们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不愿去想,那些画面还是不断的在脑海中呈现。

    为什么,她哪一点比不上周沁蔷?

    之前晟亲王对她很好,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晟亲王再也未和她说过一句话,甚至也没有理会过她。

    她如何不气,她想要得到的,哪怕拼劲自己的命也无法得到,但是周沁蔷凭什么可以?

    凭什么?

    就凭她的母亲是公主,就凭她是镇国候府的嫡女,所以什么都是属于她的吗?

    她不甘心!

    周沁妍走过去,站在她的对面,垂眸看着她闲适的模样,她愤怒出声,“你这个贱女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术让晟亲王那般对你,怎么死也也不透!果真和你母亲一样,是个妖女!”

    周沁蔷身形微微一顿,她缓缓坐起身,目光冷然的望着眼前的周沁妍,“你再说一遍。”

    周沁妍冷笑一声,她轻蔑的看着她身上还未换下的衣裳,上面布满剑痕,狼狈不堪,她嘲讽勾唇,“我说的很清楚,你和你母亲一样是妖女,你怎么不跟着你的母亲一起去死,你……啊!”

    她只觉的脖颈一痛,便看到周沁蔷不知何时起身,周身气息冰冷含着杀意,她的手掐着她的脖颈,让她喘不过气来。

    窒息的痛席卷而来,周沁妍不断的拍打着周沁蔷的手臂,愤怒嫉恨的瞪着她,“妖女,你给我放手,i有什么资格对我动手。”

    “资格?”周沁蔷讥讽一笑,手掌更是用了几分力道,“即使我怕现在杀了你也不为过,我母亲是当朝公主,而你污蔑我母亲是妖女,岂不是在蔑视皇威,骂整个皇家之人都是妖人了?”

    闻言,周沁妍面色更加的惨白,她忘了,她的母亲死了很久,她真的已经忘了她的母亲是当朝公主。

    可是那又如何?

    她冷笑,任由周沁蔷掐着她,“我说了又如何?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没有证人,即使你告到皇上面前也不会有人信你!”

    “是啊,没人信我又如何?”周沁蔷冷笑,“我作为镇国候府的嫡女,身为你的大姐,你出言不逊,藐视大夫人,今日我就以大姐的身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是长幼有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周沁妍还来不及反驳,周沁蔷已经松开她,一巴掌狠厉的打在她面容上,她被打的倒在地上,眼前有些发晕。

    眼见着周沁蔷再次而来,她骤然起身,提起内力打了上去,至此,周沁蔷冷笑,周身冰冷的气息更甚。

    她和周沁妍打在一起,她唇角的轻蔑更甚,就在周沁妍的脚要踢到她的腹部时,她手中骤然洒出一团粉末。

    速度之快,周沁妍没有防设,吸入鼻腔,只是一瞬,她的身子便浑身无力,倒在地上,她愤恨的瞪着周沁蔷,“你做了什么?”

    周沁蔷冷笑,“没做什么,只是让你失去力气罢了。”

    她拍了怕双手,迈开步伐,一步一步朝着她而来。

    周沁妍心中一颤,她愤恨的瞪着周沁蔷,“你想干什么,你卑鄙!”

    “卑鄙?”周沁蔷轻蔑勾唇,“比起你和你母亲的卑劣手段,我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她蹲下身子,指间狠狠箍住她的下颚,让她的头不能动弹,看着她被迫仰首,眼眸中尽是恨意,她勾唇冷笑。

    她身子前倾,凉薄无情的看着眼前狼狈的周沁妍,“你说我现在出去找一个男子进来与你交鱼水之欢,让所有人来看场春宫秀,可好?”

    周沁妍瞬间面色惨白,身子也因为气氛而抖动着,“你敢,周沁蔷,别忘了,我也是父亲的女儿,在这里你敢让对我做这种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也休想逃脱责任,别忘了你也是父亲的女儿,你同样丢的也是父亲的颜面,让父亲受人耻笑!”

    她只能说这些话,她知道周沁蔷最在乎的是父亲,只要将对父亲的威胁的搬出来,她一定不会这么做!

    周沁蔷冷笑几分,眸光冷厉的凝着她,她骤然抬手朝着周沁妍的侧颜狠厉的扇了一巴掌,看着她被扇的眼神有些恍惚,她的笑意更加的冷了。

    她的手一把捏住周沁妍的脖颈,狠厉道,“周沁妍,你还知道自己是镇国候府的人,你还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镇国候,但是你一次次的让父亲被动,一次次的陷父亲于危难之地,你还有脸说自己是镇国候的女儿?”

    周沁妍摇了摇头,很恨的瞪着周沁蔷,唇角的也瞬间肿了起来,她愤恨出声,“还不是因为你,凭什么一切都是你周沁蔷的,救父亲我也会救,你每次只会抢我的功劳,酒凭你是嫡女,所有那些皇子也一个个都围着你转,我恨你,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看着周沁妍极尽崩溃愤恨的边缘,周沁蔷再次一巴掌打上去,将她的身子打在地上,看着她狼狈的趴在地上,满嘴是血,脸颊红肿。

    她站起身,讽笑出声,“周沁妍,不用为你自己找那么多的借口,我送你一句话,你跟你娘一样,永远是上不得台面,丢然现眼,吃里扒外的东西。”

    她冷冷转身躺在床榻上,整个人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忽然帐帘被人从外面掀起,周沁蔷坐起身,冷冷看过去,便见到韩嫣然走进,愤恨的瞪着她。

    她的目光看到已经接近昏迷的周沁妍,赶忙跑过去,将她扶起来,看到她双加红肿,满嘴是血,她吓得面色一白。

    她愤恨的等着闲适的靠在软垫上的周沁蔷,怒吼道,“周沁蔷,你太嚣张了,周沁妍好歹也是你的妹妹,你竟然下的如此狠手。”

    她讥讽一笑,站起身走向韩嫣然,见她走来,韩嫣然心里颤了一下,看了眼周沁妍的惨状,她厉声道,“怎么,你还想对我动手,你有资格吗?”

    “资格?”周沁蔷嗤笑一声,“韩嫣然,即使我没有资格,也希望你不要让我抓到资格,不然我会毫不留情,让你的下场比周沁妍惨上千万倍!”

    “你敢!”韩嫣然愤怒出声,冷冷的瞪着她,“我是右相候的嫡女,即使你是镇国候的嫡女又如何,你敢碰我,我一定会让皇上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