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章他还有资格来求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31字

    周沁蔷讥讽勾唇,她倾身上前,眸色冷厉的凝着她,“你嫣然,有些事不是你能决定的,亦不是你可以掌控的,不要让我有抓住你的那一天。”

    她转身掀开帐帘走了出去,没有再理会她们两人。

    韩嫣然气的瞪着周沁蔷离开的背影,恨不得去杀了她!

    周沁蔷走出帐帘,讽笑的望着外面,她快步走向马窖,随意牵了一匹马快速驾马而去,谁也没有告诉。

    在走出围场之时,碰见了迎面而来的夜枫,她微微蹙眉,冷声道,“夜枫,若有人问起我,便告诉他们我先回京了。”

    夜枫一怔,一把拉住缰绳,抬眸担忧的看着她,“周姑娘,天色已黑,这里是狼牙山,甚是危险,周姑娘还是明日和大部队一同走。”

    “不必。”她挥开他的手,她不想,更不愿待在这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让她厌恶,厌恶到极致。

    看着她驾马而去,夜枫蹙眉快速回到了帐篷,看着屏风内的莫楠晟,他急声道,“二爷,方才属下碰到周姑娘了,她脸也要回京,这会已经走了。”

    夜枫的话刚落,莫南晟骤然起身,冷冷的凝着她,“你为何不拦着?”

    夜枫垂眸,没有言语。

    见此,莫楠晟披了件外袍,他知道周沁蔷的脾气,夜枫定然是没有拦住。

    “二爷,让属下去追,你的伤……”夜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莫楠晟打断,他挑开帐帘,冷声道,“你随本王一同去,今夜只怕不会太平,藩王定然会随时找机会刺杀周沁蔷,她真的是一刻也不安分。”

    夜枫点头,快速牵了两匹马和莫楠晟去追周沁蔷。

    漆黑的密林响彻着声声狼鸣,周沁蔷一路上快马加鞭,在远处,她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哪里,天色很黑,距离也远,她看不清楚。

    快到之时,她迅速拉住缰绳,冷冷的凝着对面的男人,她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一身白衣,面容温润俊美,不是莫楠瑜有是谁!

    她紧紧拉着缰绳,眸色冷厉,“怎么,在悬崖那里没有杀死我,现在是想要再杀了我吗?”

    莫楠瑜蹙眉,紧了紧手掌,唇畔溢出一抹苦涩,他垂了垂眸,声音低喃,“周沁蔷,难道本王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

    “不堪?”周沁蔷讥讽勾唇,“莫楠瑜,你还要装到何时?在悬崖亲自松手的是你,想要杀了我的是你,现在在我面前又是一副责怪我的还是你,看见这样的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她的话让莫楠瑜的身子微微一颤,他抬眸看着周沁蔷,温润的神情变得苦涩冰冷,“你可曾给本王一份信任?若是你能给本王一份信任,本王又怎会那样做?”

    走沁蔷只觉得听到了最好笑最可耻的话,照他这般说,这一切还是她自找的,还是她的错了?

    她一杨马鞭,冷冷的驾马而去,在越过他时,她侧眸,冰冷勾唇,“莫楠瑜,即使你之前你没有松手,我一样会厌恶你,甚至还会想要杀了你!”

    她的手腕骤然一紧,忽然她身形被一股力量带起来,被卷在莫楠瑜的怀中,他双臂紧紧抱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她冷笑勾唇,“怎么,瑜亲王就这么贱吗?”

    她的话深深刺痛了莫楠瑜的心,他搂的更紧,垂眸眸色含着悔恨的看着她,“周沁蔷,再给本王一个机会,不要这般对本王,好吗?”

    他还有资格来求她?

    周沁蔷冷笑,“怎么,瑜亲王事情没有成功,没有讨好韩嫣然,又想要再来找我,是瑜亲王觉得我很傻吗?”

    莫楠瑜的身躯微微一僵,眸底亦是一闪,他低喃,“就给本王这一个机会,本王发誓,日后绝不会伤害你。”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面颊上,让她觉得熟悉又厌恶,她紧紧攥着双手,声音冷如寒冰,“放手!”

    “答应本王,给本王一个机会。”莫楠瑜没有松手,反而搂的更紧,他像是要把她揉碎道骨子里一般。

    这样的他让周沁蔷更加觉得厌恶痛恨,她骤然抽出银针,对着他手腕的穴道一刺,他被刺得身子一麻,周沁蔷见此骤然飞身而起落在对面的马儿背上。

    她抽出腰间的软剑,直直对着莫楠瑜的喉间,看着他僵硬的半个身躯,她冷冷蹙眉,“莫楠瑜,我说过,从今日起,我与你势不两立!再见便是仇人,不共戴天的仇敌!”

    她前世的痛和恨她永远也不会忘,永远不会忘!

    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莫楠瑜眼睫微颤,他震惊却又了然的看着周沁蔷,看着她无情的诉说,那锋利的剑刃对着她的喉间,只要再进一步,他就会人头落地。

    他究竟做了什么,让她这般恨他。

    恨不得他现在就死。

    他之前与她并无瓜葛,但是她却每每见了他就想要杀了他。

    他苦涩一笑,眸底泛着冰冷,“周沁蔷,本王一直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看着她紧抿着唇畔,冰冷并未言语,他勾唇苦涩一笑,自言自语道,“本王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何如此对本王绝决?之前我们并无纠葛,而且当初在蓝山寺附近的悬崖,本王可是救了你一命。”

    他抬手双指夹住利剑,冷声道,“于情于理,你应该是感谢本王,却在第一次见面,你便对本王恶言相语,态度冰冷,本王倒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看着他的双指夹着她的剑刃,她猛然抽出,将软剑收回,看着他有些僵硬的神情,她讥讽冷笑,“因为我恨你,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只是单纯的恨你!”

    看着他愈发僵硬震惊的神情,她看向前方,冰冷讽笑,“你知道吗,在第一次见到你,得知是你救了我那一刻,我宁愿自己死在那里也不要你救,可是我做不了主了。”

    “你就那么很本王?真的不肯本王一个理由,本王之前从未害过你,甚至甘愿被你利用,难道这些还不足够吗?”

    “足够?”她轻蔑的侧眸看向他,足够吗?

    不,不够,远远不够。

    他在她身上加注的痛永远也不够!

    “若非你非要一个理由,那我便告诉你。”她看着他沉重冰冷的眼眸,她一字一句道,“只因为你是皇子,是皇后的嫡子,是瑜亲王,所以我恨你,非常恨!”

    “但偶楠晟亦是,他也是皇子!”莫南瑜愤怒出声,他对周沁蔷怒吼着,不甘的握紧手中的缰绳。

    周沁蔷挑眉,“对,他是皇子,但是他从未害过我!至始至终都没有!”

    她隐忍这无尽的怒意。

    有,莫楠晟有,这次来狼牙山,她终于知道了,原来他一次次的在利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