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是安心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29字

    周沁蔷一震,侧眸看着他,“那ushi你派来的?”

    话一出口她便顿住,她怎么会问这个?

    这些利剑和有可能不是他指挥的。

    果然,她感觉到莫楠晟身上骤然散发的冰冷气息,那搂着她腰肢的手臂也骤然一紧,凉薄的语气在她耳畔响起,“你就这么认为本王的?”

    “没有。”她垂眸,耳后看向远方,“天色不早了,我也累了,快走吧。”

    莫楠晟勾唇清冷一笑,这是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累,原来她也有累的时候。

    他搂紧她,语气依旧清冷,但是比起方才要好了些许,“累了就在本王怀里睡会,醒来就到京城了。”

    他带着一丝宠溺的语气让周沁蔷心中深处骤然滑过一抹异样。

    她垂眸,再未言语,闭上眼眸靠在他的胸膛上,耳畔是他胸口传来震荡的声音,异常清晰,不知为何,听到这种声音,她竟然感觉到了那么一丝安心。

    是安心吗?

    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好累。

    莫楠晟搂紧她,快速驾马离去,垂眸看着她安然的顺眼,眉宇紧蹙,不知在烦些何事。

    夜枫也极速赶来,看着莫楠晟后背的血愈发的多了,他担忧出声,“二爷,要不把周姑娘交给属下,你赶紧疗伤。”

    “不必!”莫楠晟冰冷的声音响起,他侧眸不悦的看了眼他,“本王的身体还不至于连本王的人都抱不住!

    闻言,夜枫顿时一顿,他讪讪收回视线,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二爷对周姑娘的霸占是他亲自见到的,方才他竟然那样说,二爷不打他就不错了。

    紧抿着唇畔,他不再言语,跟着莫楠晟迅速离开狼牙山。

    清冷的帐篷内,藩王坐在那里,目光森冷的瞪着外面,周身泛着冰冷肃杀的气息。

    莫楠凤亦是,他阴冷的瞪着跪在地上饿安林,阴冷出声,“你说皇上的人出手救了周沁蔷?”

    安林跪在地上,颤抖着身子,整个胸口前横了一道伤口,他极力隐忍着喉间的血,低声道,“正是,属下绝对没有记错,正是皇上的人,而且还有晟亲王和夜枫。”

    “又是莫楠晟!”藩王一掌拍在桌子上,目光中都是愤然的杀意!

    莫楠凤亦是,他坐在那里,周身泛着冰冷冷厉的杀意,“二皇叔,为何,这到底是为何?父皇宠爱二哥,二哥在乎周沁蔷,如今连皇上也跟着护着周沁蔷,在父皇心里,儿臣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

    他颓然的坐在那里,手中紧紧攥着杯盏,杯盏破裂,碎片扎进掌心,血流了出来,却让他的眼眸也跟着血红。

    藩王一把握住他的手掌,沉重的看着他,“凤儿,既然你父亲对你如此狠心,你又何必执着,别忘了,你还有二皇叔。”

    藩王心疼的看着他,尤其是看到他的面容跟他长的有几分相似,他的心更加心疼。

    他母妃是他爱了十几年的女人,入进死在皇上手中,他怎会甘心?

    “凤儿,你现在是太子,是储君,现在你最主要做的就是联合莫楠瑜除掉莫楠晟,现在对你最大的威胁就是莫楠晟,只有除了他,你的储君之位才能坐的更稳。”

    回到京城天色刚亮,周沁蔷醒来时是被莫楠晟抱着的,她看了眼四周,这才发现四周有些陌生。

    心里一惊,她骤然醒神,“这是哪里,你要带我去哪?”

    “回府。”莫楠晟淡淡出声,他的声音有些虚弱,周沁蔷这才发现,他的面色似乎比之前苍白了许多,好像随时要倒下一般。

    她心中一震,“你怎么了?”

    “无事。”又是清冷的两个字,她蹙眉,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就要起身,可是触手的湿润让她心里一惊,她收回手,看着掌心的血迹,面色一变“你的伤口!”

    莫楠晟将她抱进房间,放在床榻上却被周沁蔷一把抓住,他垂眸,清冷的看着她。

    “我帮你包扎伤口。”她低喃出声,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这一刻她承认自己非常担心,担心他的伤口。

    或许是因为他救了她,或许是因为他每次在她受伤无助之时都是他帮着他。

    莫楠晟一直紧蹙眉宇,没有言语,就在周沁蔷以为他不会答应时,忽然身上一重便看到莫楠晟压在了她身上。

    心里一震,她摇晃着他,却发现他没有反应,夜枫随之走进来,似乎早已预料,将莫楠晟扶起来放在床榻上。

    “周姑娘,二爷的伤口一直是裂开的,他不顾自己的伤口,听到你离开狼牙山,生怕太子的人暗中截杀你,便急匆匆赶来,这又赶了一路,只怕二爷已经到了极限。

    周沁蔷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她垂眸看着面色苍白已经昏迷的莫楠晟,缓缓伸手,指间摩挲着他的眉眼。

    这个男人自从她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在利用她,虽然他每次利用她,但是他却从未伤害过她,一直都在保她。

    保她的父亲,保她的命。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真正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但是这一刻她想要陪着他,尤其是他后背如此之重的伤口。

    夜枫在一旁看着,看着周沁蔷柔情的抚摸着莫楠晟的眉眼,他抿唇一笑,转身离去,临走时他将桌上的医药箱拿出来放在她身侧“周姑娘医药箱我放在这里了,你给二爷疗伤,我先出去守着。”

    周沁蔷这才反应过来,骤然收回手,蹙眉点头,“知道了。”

    夜枫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带上房门,周沁蔷拿起医药箱,蹙眉,看着他身后的伤口,鲜血淋漓,几乎然是了整个后背。

    她为他解下衣袍,看着他后背那般深的伤口,已经发红发肿,她心中忽然一痛,为他擦拭干净,一点一点的为她包扎涂抹。

    天色见亮,周沁蔷站在窗棂处,侧眸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莫楠晟,他睡着时的模样俊美安然,没有醒来时的那种清冷凉薄的感觉。

    “扣扣。”房门敲响,夜枫的声音传来,“周姑娘,早膳为你准备好了。”

    周沁蔷淡淡“嗯”了一声,她坐在软椅上,夜枫推门而进,看了眼依旧昏迷的莫楠晟,“二爷的伤如何了?”

    “暂时不知,只要过了今晚就没事。”她蹙眉,担忧额看了眼昏迷的莫楠晟,他的伤口感染,旧伤复发,这一天一夜很难熬,但只要熬过这一天一夜,他就会没事。

    用过早膳,她刚要去检查莫楠晟的情况,外面响起了一名丫鬟的声音,“姑娘,王爷今早便回来了。”

    苑珑站在门外看着守在外面的夜枫,担忧询问,“夜枫,二爷在不在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