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心有所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71字

    苑珑沉痛的望着始终不省人事的莫楠晟,心理痛到了极点。

    二爷亲自带周沁墙回来了的,亲自!

    她讽刺一笑,昨晚她和琉璃先行回来,没想到第二天二爷就回来了,更没想到他带了周沁墙回来了,还是亲自。

    她起身避开丫鬟,愤怒的瞪着周沁墙,这一刻她恨不能杀了周沁墙。

    夜枫走上前,冰冷的看着苑珑,“姑娘,二爷现在还在休息,你先回去,等二爷想见你时自然会派人找你。”

    他的话让苑珑的心更加沉了几分,她抬眸讽刺的看着夜枫,抬手一把推开他走了出去,夜枫被推的后退两步,眉宇间泛着一抹厌恶。

    丫鬟紧随而上,在走到门外时,苑珑顿住脚步,冷冷回眸看着周沁墙。

    看着她悠闲的站在那里,眉峰微挑,那种不屑得意的姿态让她恨到了极致,她愤怒转头走了出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周沁墙收回视线,冷冷蹙眉,苑珑这个女子不简单,她姿势知道,只怕日后不会太太平。

    夜枫走上前,担忧的看着她,“周姑娘,您没事吧?”

    “没事。”周沁墙转身走到莫楠晟身前,垂眸看着他平静的容颜,心有所思。

    夜枫站在一旁,踌躇了一会才道,“周姑娘,方才苑珑的话您别放在心上,二爷的思想并非是她所能左右的。”

    闻言,周沁墙侧眸,调侃的睨着他,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她勾唇,“你没必要对我解释。”

    夜枫微微一顿,似乎觉得自己也有些解释的不必要,这才转身退了出去,他刚走到门外,身后便传来周沁墙的声音。

    “你照顾你家二爷,我要回去了。”她转身看向夜枫,走向门外,在走到夜枫身侧时,被夜枫伸手拦住,他摇头看着她,“周姑娘,二爷让你在这里待着,在他没有醒来之时,你只能在我的视线里。”

    周沁墙眉宇紧蹙,这件事她如何不知?

    再者莫楠晟是在她面前晕倒的,何时告诉过夜枫?

    看出她的疑惑,夜枫解释道,“二爷在回府的路上就告诉我了。”

    看着夜枫站在门内,伸手拦着她的去路,一副不可商量的余地,她蹙眉,反身坐在软椅上,无趣的望着窗棂外。

    苑珑回到房中,心痛恨嫉妒,她只要一想到周沁蔷就恨不得立即杀了她。

    当初在狼牙山,若不是夜枫突然出现,她早已杀了周沁蔷,她还何必再受这些气。

    可如今,周沁蔷光明正大的住在晟王府,还呆在二爷房中,她食盒身份,她又有何资格呆在那里?

    这一切切让她痛恨到无法接受,她之前一直以为是周沁妍,却没想到,竟然一直是周沁蔷。

    想必当初二爷亲自去柳州城救镇国候,去榆林城办事,这一切都是为了周沁蔷吧。

    愤恨充斥心间,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挥开桌上的东西,茶盏滚落在地,碎成一片,丫鬟心惊的急忙收拾,在弯腰那一刻,她看到一个身影走了进来,直奔苑珑而去。

    苑珑也见到了来人,抬眸看着走进来的琉璃,心中的嫉恨和痛苦迸射而出,在她想要上前时,琉璃冷声吩咐丫鬟出去。

    房中剩下他们两人,琉璃伸手握住她的伸过来的双手,担忧询问,“苑珑,怎么了这么大的怒气?”

    “琉璃,是周沁蔷,她来了,她现在就在二爷寝房,夜枫护着她,为了她对我冷言冷语,二爷也受了伤不省人事。”

    苑珑紧紧攥着琉璃的手,心疼的看着他她,他抬手摩挲她的面颊,指间察觉到她那么一刻微微的闪避,琉璃的手骤然一顿。

    他无动于衷的收回手,忍住内心的薄颤,他安慰一笑,“别担心了,二爷会醒来的。”

    苑珑蹙眉,她要的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回答,她自是知道二爷会醒来,她也怕二爷会醒来,看到周沁蔷。

    她怕,怕周沁蔷抢走她的一切,让她在这晟王府再也无法立足。

    更不能接近二爷。

    她将琉璃拉进屏风内,戒备的看了眼外面,这才低声道,“琉璃,你帮我一个忙,如今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她袭击的望着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眸底滑过的一道黯伤,她心中一顿,骤然踮起脚尖吻上琉璃的唇畔

    感觉到琉璃有一瞬的呆滞和回避,苑珑抬手搂住琉璃的脖颈,让他无法回避,她加深了这个文,让琉璃愣在那里,心里的痛更加的深了。

    他闭上眼眸,一把楼主苑珑的腰肢,狠厉的索取着这个他爱的女人。

    一番深吻下来,苑珑面色迷离,眸含情意的望着琉璃,“琉璃,答应我好吗,在帮我一次?”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压抑着内心无法压制的渴望和伤心,艰难的点头,“好,我答应你,你要我做什么?”

    见此,苑珑心里一喜,她将头靠在琉璃的胸前,听着他震荡的心跳声,一字一句道,“帮我对付周沁蔷,给她和夜枫下药,让她和夜枫有染,必须在二爷的寝房,我要让周沁蔷再也不得踏进晟王府,让夜枫的位置由你去做。”

    她抬眸看像琉璃,看着他震惊的神情,她道,“琉璃,帮我一次好吗,为了你也为了我。”

    琉璃蹙眉,“苑珑,二爷就和夜枫的膳食一向是由林姑子去做的,我如何把这个药放在里面?”

    苑珑轻声一笑,她紧紧抱着琉璃的腰身,“你是琉璃,虽然不是二爷的贴身护卫,但你的身份也是夜枫之下,这府里除了夜枫,就属你权利最大,你一定有办法。”

    对于她的夸奖,琉璃心里泛着苦笑,他垂眸深深凝着她,看着她绝美的面容,那清亮的眸底泛着从前没有的狠毒。

    可是这样的她,他依旧无法松手,最终他点头,答应了她。

    宁静的夜,冰冷的风,整个寝房透着孤寂和一丝清冷。

    周沁蔷坐在软椅上,趴在桌上昏昏欲睡,随时相识要摔倒在地。

    床榻上,莫楠晟睁开眼眸,眉宇微蹙,他侧眸看向坐在软椅上的周沁蔷,她趴在那里,睡的正熟。

    他微微闭眸,方才站起身,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周沁蔷的手一顿便话落在地,身子也在这一刻朝着地上倒去。

    他一惊,身形一闪便将快要倒地的周沁蔷抱在怀里,这般大的动静不仅牵扯了他的伤口,也让沉睡的周沁蔷一瞬间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莫楠晟苍白的俊容,她心里一惊,慌忙站起身,看着上身赤裸的他,快速转过身去,“你醒了。”

    看着她这幅小女人的模样,莫楠晟愉悦的勾唇,他难得见她露出小女人的姿态,转身他披了件外衣,清冷道,“本王昏迷了多久?”

    “两天。”周沁蔷转身,面颊的红晕有些消散,但还是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