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章紧紧锁着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79字

    她抬眸,撞进莫楠晟那双漆黑泛着揶揄的眸底,见此她眸色一冷,强制压抑住内心的尴尬,冷声道,“既然你醒了,我先走了。”

    “做什么这么急,难道与本王待在一起就这般不情愿?”莫楠晟的眸子冷了几分,他的眸子紧紧锁着她,薄唇紧抿。

    周沁蔷闻言没有言语,她垂了垂眸,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夜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周姑娘,可是二爷醒了?”

    周沁蔷看了眼坐在床榻上的男人,见他始终望着她,她有些不自在,退后了几步坐在软椅上,出声道,“他醒了。”

    夜枫面色一喜,他急忙推开房门走进去便看到莫楠晟坐在床榻上,身上披了一件湖蓝色的外袍,衬得他的面容更加苍白。

    他看了眼坐在那里的周沁蔷,这才感觉到房中的气氛有些不对,他抿了抿唇,此时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本王昏迷这两天,城内可有什么动向?”

    莫楠晟微微蹙眉,收回视线看向夜枫,薄唇紧抿。

    “有,属下……”夜枫的目光看了眼周沁蔷,一时顿在那里,之前他有事禀告二爷,都是遣散旁人,这一次是周姑娘,不知道二爷还让不让周姑娘离开?

    莫楠晟微微蹙眉,他看向周沁蔷,薄唇轻启,话没未出口,周沁蔷就已经站起来,先他一步道,“你们说,我闷了一天,正好出去转转。”

    话落,不待莫楠晟出声她就已经快速走了出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莫楠晟眸色沉冷,薄唇紧抿,周身清冷淡薄的气息也变得冰冷,他低沉道,“说。”

    夜枫凛了凛心神,“皇上他们会朝了,藩王和太子在秘密联合党羽,太子的人在暗中对我们的人下手,被我们的人发现,而瑜亲王全程未插手。”

    莫楠晟蹙眉,搭在膝盖的双手也骤然一紧,他冷声道,“还有什么?”

    夜枫恭敬道,“边城那边安宁了,镇国候和皇上一同回来的,想必是在路上碰到的。”

    莫楠晟淡淡嗯了一声,他站起身,转过身望着窗棂外,刚要出声,房门被推开,是周沁蔷和林姑子站在外面。

    林姑子走进来将膳食放在桌上,恭敬道,“二爷,膳食已准备妥当,奴婢先下去了。”

    周沁蔷走进来,与林姑子擦肩而过,她蹙眉看着夜枫,这两日她一直待在晟王府,从未出去过,对外面的消息也没有消息。

    方才她刚走到外面便看到林姑子端着膳食而来,上面放着一些膳食是莫楠晟无法食用的,她便跟着林姑子走来。

    谁知她刚走到门外便听到了夜枫说镇国候和皇上一同在昨日回来了。

    她父亲回来了,夜枫竟然没有告诉她。

    夜枫看到周沁蔷,心中已经了然,想必她已经听到了他的话,他抿了抿唇,不是他不告诉她,而是在二爷没有醒来之时,她不能离开。

    “我要回去了。”周沁蔷看着站在窗棂处的莫楠晟,看了眼他披着的外袍,遮挡着,她看不到他的伤口。

    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了,他听过了这两个晚上。

    “吃点东西再走吧。”莫楠晟淡淡出声,一直望着窗棂外没有言语。

    “不必了,我之前刚吃过。”周沁蔷垂了垂眸,这才迈步朝莫楠晟走过去,她伸手抓住莫楠晟的手臂,低声道,“坐回去,我为你上药。”

    她的手微凉,想必是方才出去的原因,莫楠晟垂眸,淡淡的扫了眼她的双手,“你不是要走。”

    “为你包扎好伤口我再走。”她不能忘恩负义,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何况他不止一次救过她。

    薄唇浅勾,莫楠晟转身走向软椅坐着,夜枫见此,识相的转身离开,带上房门。

    周沁蔷为他脱去衣裳,看着他渐渐结巴的伤痕又裂开了一个小口,心里一沉,她急声道,“怎么伤口又裂了?”

    她拿出医药箱,眉宇紧蹙,莫楠晟侧眸淡淡的扫了眼她凛然担忧的神情,他勾唇浅笑,声音含着一抹揶揄,“方才抱你才裂开的。”

    他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低沉,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周沁蔷却心神一震,这才想起方才的事,她瞬间了然,抿了抿唇畔没有言语。

    她迅速为他上药包扎好,全程她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他。

    莫楠晟感觉的到,他只是愉悦的勾了勾唇,没有言语。

    收拾好一切,周沁蔷站到他身前,垂眸看着批好衣裳的莫楠晟,出声道,“我要回府了,你的伤已无大碍,在换几次药便可。”

    “明早你过来为本王上药。”莫楠晟看着她,眉峰微挑,眸色深沉,不知其味。

    半晌,周沁蔷这才点头,莫楠晟见此,薄唇微杨,“本王让夜枫护送你回去。”

    房中再次清静下来,莫楠晟站起身走到窗棂处,望着外面的两道身影。

    夜枫和周沁蔷。

    桌上摆放的膳食已经透着凉,林姑子走来将膳食撤去,转身离开。

    在走到伙房时买,琉璃走出来,看着走进眼前的林姑子,看到她手中的膳食原封不动,微微蹙眉,“姑子,周姑娘没用膳吗?”

    林姑子淡笑摇头,“没有,是镇国候回来了,周姑娘这才走了,二爷已经醒了。”

    二爷醒了!

    琉璃一震,垂眸再次扫了眼膳食,声音透着一抹慌乱,“姑子,二爷可用膳了?”

    林姑子摇头,“没有,这些食物我拿去热一下,丫鬟和老奴们可以吃,我在重新给二爷做点清淡的。”

    心神紧绷的琉璃听到林姑子的话骤然松懈,他拦住林姑子的去路,将膳食接过来,“姑子,你先忙,这些膳食我让那些侍卫吃,他们了累了一天了。”

    见此,林姑子只是点了点头,“那有劳琉护卫了。”

    琉璃紧紧抓着食盘,看着林姑子的身影消失在伙房内,他的心瞬间落下来,转身快速将膳食带走。

    他以为事情可以办成,他以为周沁蔷会吃掉这份膳食,所以在林姑子短去之前,他派人引走林姑子特意下了药。

    只是没想到二爷会在此时醒来,更没想到镇国候也回来了。

    这一切的计划泡汤了,他不能让任何人再去碰这份膳食,若是有谁出了事,到时指挥很麻烦。

    他飞出府外,将膳食扔在垃圾内,看着那些散乱肮脏的食物,他震荡的心也瞬间平静,计划没有成功,他反而很轻松,至少他不想苑珑做出糊涂事,这种事太傻,指挥惹人怀疑。

    回到镇国候府,看着平时已经安静的府中异常热闹,周沁蔷心中也被喜悦填满,她告别了夜枫便跑进了府中。

    站在主厅外,她一眼便看到父亲坐在那里,威严的面容已经有些苍老,在主厅,还坐着各位侍妾。

    她的出现让主厅的人都看过去,每个人的神情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