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章不会行败而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37字

    刘氏和周沁妍见到她,恨不得上前撕了她,周沁妍更甚,她紧紧攥着双手,指甲刺入掌心,很痛,但却比不上周沁蔷带给她的屈辱痛。

    她身上的伤还很重,做不了大动作,这一切都是周沁蔷做的,她当时在营帐醒来后只看到韩嫣然,而周沁蔷已经离开了。

    周临也看到了走进来的周沁蔷,威严的面容骤然浮现一抹宠溺的笑意,他伸出手,对着周沁蔷柔声道,“蔷儿,来到爹这来。”

    周临那宠溺的眼神,还有对周沁蔷的关爱让在场的妾室都变了脸色,刘氏狠狠的攥着手帕,不满的瞪着周沁蔷。

    周沁梅亦是,她坐在杨氏身侧,不满的瞪着周沁蔷,刚要说话却被一旁的杨氏一把拉住阻拦,杨氏警告的瞪了眼她,这才让她没有出声。

    周沁蔷勾唇含笑,走过去握住周临的手掌,被他牵着坐在他的旁边,那个位置曾经是大夫人的,周沁蔷母亲的位置。

    如今周沁蔷坐在那里,那个位置代表的身份是仅次于周临之下的。

    所有人的面色有些变了,她们没有言语,反而周昀站起身走到周沁蔷身侧,担忧的看着她,“大姐,听说你在狼牙山遇难了,有没有受伤?”

    周临的面色有些不悦,他抬眸担忧的看了眼周沁蔷,见此,周沁蔷只是淡淡一笑,“爹,你既然听说了我在狼牙山遇难,自然应该知道我被谁救了,又怎会有事?”

    周临这才舒展眉宇,心中了然。

    周昀也坐回原位,同样放心道,“定然是晟亲王救了大姐。”

    他的话一出,在场一些女眷的面容顿时变了,周沁妍更加愤恨,刘氏则是垂眸,心中早已恨到了极点。

    为何每次便宜都让周沁蔷占了,而她的女儿永远都没有机会?

    这个周沁蔷她必须要除,一定要除,不然她只会多走妍儿的一切,所有一切。

    再一次听到莫楠晟的名字,周沁蔷心中荡了一下,她垂眸,想起她离开时,她回头看到他站在窗棂处,目光一直看着她。

    那一刻她心中竟然萌生了一股念头,她不想离开,那种念头让她心中有些害怕,她不敢再去看莫楠晟,便很快离开了。

    如今想来,她心中已然知道了那是什么感觉。

    那种感觉是她前世对莫楠瑜再有的东西,没想到这一世会再一次的体现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这种念头让她害怕,她忙敛了心神,和周临欢笑聊了几句,因为她的缘故,主厅的一些妾室和妹妹们都没怎么说话,全程都是听着周沁蔷和周临谈话。

    天色深黑,也已经不早了,周沁蔷看到周临平安,她的心放下了,至少最近时间,父亲不必在去打仗了。

    而且在府中,她也不必在费心去对付刘氏了,至少刘氏不敢轻举妄动。

    回到房间,她站在窗棂处,两天没有休息好,但她却没有一丝困意,望着外面一时失了神。

    “二少爷。”外面响起梦颖的声音,周沁蔷敛眸,披了一件外衣,房门打开,周昀走了进来。

    他走来坐在软椅上,抬眸看着转身坐在她对面的周沁蔷,出声道,“大姐,这两日在晟王府可好?”

    周沁蔷微微蹙眉,低声道,“你如何知道?”

    她是秘密跟着莫楠晟回来的,他们怎会知道?

    方才她回来,父亲也只字未提她这两日去了哪里,既然周昀都知道了,莫非父亲也已经知道了?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周昀笑出声,“大姐,在我们回来的那一刻,晟亲王身边的夜护卫便来通报父亲,说大姐在他们府中,晟亲王有事留你,说你平安无事。”

    周沁蔷蹙眉,父亲是昨日早上回来的,而她昨日早上要离开,夜枫不让她走,是因为他已经通报了父亲,而且也瞒着她。

    怪不得父亲见她不在府中却没有焦急,原来她早已知道了她的去处。

    周昀垂了垂眸,面容也变得严肃,他看着周沁蔷,凝重道,“大姐,在你不在的这一天,瑜亲王来找过父亲,和父亲在书房待了半柱香的时间,不知再谈些什么,瑜亲王出来的时候,我看着他面色不悦,像是事情谈崩了一样。”

    他的话让周沁蔷心神一凛,她若是没有猜错,莫南瑜来找父亲定然是想让父亲归顺他。

    父亲也定然没有答应,不然莫楠瑜不会行败而归。

    她蹙眉,抬眸看了眼窗棂外,现在只怕朝堂不会在安宁了。

    父亲回来了,藩王和太子想要对付父亲和莫楠晟,既然父亲已经回来了,有些事她也不必在操心了,毕竟有些事,父亲比她拿的稳。

    “大姐,这段时间,四妹可为难你了?”周昀担忧的看着她,他知道,以周沁妍的脾性,应该不会安分,尤其这一次是去狼牙山,他只知道大姐遭遇暗杀。

    但是他只知道是太子动的手,但是他知道还有另一部分人,是夜枫告诉父亲,他听到了,那部分人他不确定是否是周沁妍。

    “她还不够格。”周沁蔷起身看着窗棂外,声音冰冷。

    周沁妍,她对她咱现在构造不成威胁,她会让周沁妍一步步走上她前世的路,甚至比她的路还要惨上千倍万倍。

    天色渐亮,周沁蔷走出悦园阁,在走出府中的路上,碰到了迎面而来的刘氏和周沁妍。

    她本不予理会,刘氏却拦住了她,愤恨的瞪着她,“你个贱蹄子,别以为老爷回来了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你竟然敢打妍儿,我一定会让你加倍承受被我打的滋味!”

    周沁蔷敛眸,眸底冰冷泛着杀意,她骤然上前,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周沁妍的侧颜上,速度之快,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周沁妍痛的捂住面颊,愤恨的骂道,“周沁蔷,你这个贱蹄子,你打我作何?”她说着就要上前打回来。

    刘氏亦是回过神来,愤怒的的瞪着周沁蔷,作势就要动手,周沁蔷冷笑,抬手以惊人的速度对着刘氏也打了一巴掌。

    那一巴掌极其响亮,将刘氏打的扑在了周沁妍身上,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周沁蔷冷声道,“二夫人,周沁妍,我要要看看你们想要怎么对付我,别忘了,我手里可知抓着你们的证据,尤其是周沁妍对父亲做的背叛之事,不仅是我,就连晟亲王也知道,你们若不想此事让父亲知道,最好给我安分点!”

    她的话冷冷的响在他们头顶,让起身的刘氏和周沁妍顿时愣在那里。

    周沁妍刚要伸出打周沁蔷的手也顿在那里,嫉恨如仇的瞪着周沁蔷,这一刻她恨不得杀了她。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刘氏更是一震,愤恨的瞪着周沁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