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果真是他们干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10字

    周沁蔷走回悦园阁,在刚迈步进院内时,身后骤然一股冰冷的风,她心神一震,转身看向突然出现的琉璃。

    对于他的到来,周沁蔷只有一丝意外,她冷冷的看着他,“你来作何?别忘了,你的主子和该待的地方是晟王府。”

    琉璃冰冷的看着她,忽然他抽出腰间的利剑架在周沁蔷的脖颈上,低声质问,“方才你问夜枫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

    对于他的质问,周沁蔷只是讥讽一笑,“你一路跟踪我,莫非只是问这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琉璃冷冷蹙眉,利剑又逼近了几分,他冷声道,“我警告过你,离二爷远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她?

    只怕又是为了苑珑而来。

    她蹙眉看着琉璃,冷声道,“琉璃,别忘了你是谁的人,当初在狼牙山可是你和苑珑在暗中刺杀我,还有莫楠凤的出现,他即使再神通广大,又怎会在一瞬间找到我的方位追过来,我可不会单纯的认为,是莫楠凤亲自查出来的。”

    其实当时在知道琉璃和苑珑也来到了狼牙山,在得知两次刺杀她的人都是苑珑时,她的心里已经开始有所怀疑。

    只是不敢确定而已。

    如今看到琉璃眸底的那一份意外时,她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确定。

    眸色一冷,她冷厉道,“是你和苑珑对不对,是苑珑告诉的莫楠凤,我可没有忘记,苑珑和莫楠凤之间的关系,之前可是那般亲密无间!”

    她将亲密无间四个字说的极重,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琉璃的双眸。

    他忽然怒吼道,“闭嘴,苑珑是被逼迫的,她不会去找莫楠凤,她恨不得去杀了莫楠凤!”

    他的贱又逼进了几分,周沁蔷感觉到了一丝刺痛,同时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滑落,她知道那是血。

    看着琉璃愤怒的神情,她再次道,“那就是你,你为了苑珑,送信给的莫楠凤对不对?”

    她之所以说送信是因为她清楚,琉璃自己也清楚,琉璃是莫楠晟的人,即使要将这件事告诉莫楠晟,也不可能摆出自己的身份,而是很有可能送了一封匿名信。

    或者,并非是匿名信,而是以苑珑的身份去送的。

    虽然这这些只是她的参测,但是当她看到琉璃身躯微微震了一瞬时,她心中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

    果真是他们干的!

    苑珑的心思好歹毒,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两次置她于死地,当初在狼牙山,若非是莫楠晟出现,她早已尸骨无存。

    在围场时,她也误会了莫楠晟,到头来还是莫楠晟再一次的救了她。

    原来这一切真的是琉璃和苑珑做的。

    周沁蔷眸色凛然,冷冷的看着琉璃,“琉璃,你是莫楠晟的人,今日之事和往日之事我们一笔勾销,就当报答你当初在榆林城回来的路上对我的照顾,从这一刻开始,你我之间再无朋友可言,若在有下一次,我不会放过你和苑珑。”

    她推开他的利剑,冷冷的凝着他有些失神的神情,讥讽一笑,“琉璃,我真的为你感到可悲,为了一个不爱,次次利用你的女人,你觉得这么做值得吗?”

    她的话让琉璃有些反应,他抬眸,目光落在她身上,冰冷一笑,“有何值不值得,至少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好,我怎样都行。”

    周沁蔷蹙眉,知道琉璃陷的很深,已经没了自己的立场。

    她转身走进悦园阁内,没有在理会身后的琉璃。

    回到房中,梦颖忽然看到周沁蔷脖颈上的刀痕和血迹,惊呼一声,“小姐,你脖子怎么了?是谁伤了你?”

    周沁蔷站在窗棂处望着外面,抬手抚摸着伤口,黏湿刺痛的感觉让她心神更加凛然。

    她收回手,对梦颖吩咐,“我要沐浴,这伤口是我不小心碰到的,无大碍。”

    梦颖始终不放心的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落在她依旧在流血的脖颈上心里有些胆颤。

    坐在温热的浴桶内,她才舒服的呓语了一声。

    自打从围场回来,她就觉着自己好像从未真正休息过,总是爬行在谨慎和戒备的边缘。

    一连五日,周沁蔷一直呆在府邸没有出去,而莫楠晟也没有出现过,也未来找过她。

    脖颈上的刀痕已经好了,只是有一丝细小的疤痕,再有几日便是赏花大会,那一日是周沁蔷做烦闷,最不想去的。

    但是她又无法不去,毕竟赏花大会上,是皇后亲自主持的。

    赏花大会举办在皇宫,一清早,周沁蔷便备父亲叫起来与他一同进宫,走沁妍也一同前去。

    因为此事,周沁梅闹了几次,但最终没有去,只有周沁蔷和周沁妍前去。

    马车上,周临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周沁蔷亦是闭目养神。

    周沁妍则是坐在对面,目光愤恨的瞪着闭着眼眸的周沁蔷,袖袍下的双手紧紧攥起。

    这一次她定要周沁蔷有去无回!

    在府中她早已和刘氏商量好如何对付周沁蔷。

    皇宫的赏花大会都是小姐公子,皇后和皇上也会出现,一般的赏花大会,基本都是皇后主持。

    母亲在她出来之时给了她一封信函,让她有机会交给皇后,这一次她一定要想办法,扳倒周沁蔷。

    皇宫外,众多的大臣小姐工资徒步而行,皇宫内不准坐马车前行。

    周临始终站在周沁蔷的身旁,而周沁妍则是站在周沁蔷的身旁,父亲的这个明显的差距和宠溺让她的心里更加的愤恨。

    远处停下一辆马车,朱玉车帘被掀开,一身湖蓝色袍子的莫楠晟走出来,俊美如斯,身形挺拔。

    周身的气息亦是清冷漠然,许多大臣女子都伫立在原地,目光时不时的落在莫楠晟身上。

    韩嫣然和右相候走在一起,她的目光始终流连在莫楠晟身上,痴恋情深,她看着他迈步而行,竟然朝着镇国候的方位走去。

    那里是周沁蔷!

    心中一恨,她愤然的瞪着周沁蔷,手中也用尽了力道。

    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周沁蔷微微蹙眉,侧眸迎上那道视线,是韩嫣然!

    她讥讽一笑,不屑的凝着她愤然的面容,她看到韩嫣然的目光落在她身后,她还未来的回身,莫楠晟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镇国候。”

    周临顿祝脚步,回身看着走到他身侧的莫楠晟,恭敬应道,“老臣见过晟亲王。”

    “不必多礼。”莫楠晟清冷出声。

    周沁蔷站在周临的身侧,察觉到莫楠晟看过来的视线,她抬眸,却发现他没有看,而是和父亲在随意侃聊。

    莫非是她感觉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