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难道这就是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37字

    周沁蔷抬眸看着皇后,出声道,“皇后,之前你跟我谈的条件我说的很明白,你让我归顺你们,你变和我之间任何恩怨一笔勾销,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但是今日这是唯一的恩怨。”

    是她今生重生后的第一次恩怨。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一震,莫楠瑜抱着周沁蔷的手臂也微微一顿,他垂眸看着她苍白的容颜,那冰冷不屑的神情,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镇国候面色一冷,看着皇后,“皇后娘娘,今日之事老臣希望你能给个交代,不然此事闹到皇上那里,只怕对你我都不好。”

    皇后气的瞪着周沁蔷,她没想到事情会发生道这一步,她更没想到莫楠晟会出现,这一次若是没有莫楠晟,她一个人就可以对付镇国候。

    “夜枫,将方才对周沁蔷动手的那几个贱婢绑起来乱棍打死!”

    莫楠晟的声音骤然响起,不仅皇后和莫楠瑜变了面色,就连周沁蔷和镇国候也愣了一瞬。

    他再次出声,“镇国候是两朝元老,身份地位在朝中身份众望,周沁蔷的母亲是当朝公主,如今她在凤仪宫受了伤,岂能就这般了解?”

    他的话让人无法反驳,他说的句句在点,皇后和莫楠瑜无法反驳。

    若是此事闹到皇后那里,镇国候手握重兵,又是两朝元老,皇上暂时无法得罪,必然会拿皇后开刀。

    皇后隐忍着怒意,一直没有言语,她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气的身子都有些发颤。

    莫楠瑜站在那里,身子紧绷,双手紧紧攥起,总有一日,他要让莫楠晟和镇国候败在他的手下。

    夜枫走了进来,看到周沁蔷被莫楠晟抱着,面色苍白,知道她定然是遭遇了皇后的为难,命令几个侍卫将那几个方才动手帮周沁蔷的几个宫女架起来拉到外面。

    宫女们各个面色惨白,不断的求饶,但仍是被拉着压在了外面的长凳上。

    那无情的板子一下一下的落在她们身上,发出沉闷的碰撞生,还有宫女们的惨叫声,由求饶声到渐渐虚弱吗,没有了声音。

    全程,周沁蔷都是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对这些宫女,她没有任何同情,因为她知道这就是现实,弱肉强食中,牺牲的永远是无名小卒。

    皇后和莫楠瑜站在那里,气愤的身子颤抖。

    皇后更是恨不得杀了周沁蔷。

    今日莫楠晟这么做是当着众多的宫女和太监的面生生的打她的颜面。

    她身为一个皇后,竟然因为一个惩罚臣女不当的理由让晟亲王将她宫里的几个宫女乱棍打死。

    这个颜面她被晟亲王彻底的打没了。

    这笔帐她迟早要从周沁蔷身上讨回来。

    镇国候一直站在他们身后,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莫楠晟,他常年待在边城,但是自从她的女儿落水醒来后,他只要每次遇难,她都会来救她。

    儿每次帮助她的人都是莫楠瑜。

    他之前看的出周沁蔷对莫楠晟有意,但是现在看来,是莫楠晟对周沁蔷有意,而且占有欲机枪。

    或许当初莫楠晟出手救他的原因也是因为周沁蔷。

    他烦闷蹙眉,看着有些虚弱的周沁蔷,心里泛起了忧愁。

    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卷入皇庭宫斗,尤其是皇子之间,历来皇子们为了争夺皇位,其中的杀戮和残忍他异常清除。

    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周沁蔷收回视线,侧眸越过莫楠晟的肩膀看向镇国候。

    他们的眼眸对视,镇国候走道莫楠晟的对面,看着他,“晟亲王,蔷儿就交给老臣吧。”

    话落他便要伸手接过周沁蔷,莫楠晟蹙眉,清冷道,“不必了,镇国候先去御花园吧,本王带她去华庭宫疗伤。”

    莫楠瑜约过镇国候朝着华庭宫的方位走去,镇国候转过身,担忧的看着周沁蔷,那伸在半空的手也收了回来。

    难道这就是命?

    他的女儿始终逃不过皇家的命运?

    他轻叹一声,看了眼死透的几个宫女,便踏步离去吗,对一旁的皇后和莫楠瑜置之不理。

    夜枫也转身离开,顿时偌大的凤仪宫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人。

    皇后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骤然转身走向殿内,将所有的东西砸在地上,看着珍贵的瓷器被她砸成碎片,她厉声大吼,“周沁蔷,本宫不会放过你,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莫楠晟抱着周沁蔷一路来到华庭宫,走进殿内,莫楠晟将她放在床榻上,伸手就要脱掉她的外衣。

    周沁蔷一震,急忙双手护住胸前,抬眸不悦的瞪着他,“你要作何?”

    “上药。”莫楠晟淡淡一语,拨开她的手就解去她的外袍,周沁蔷气的面颊一红,还未来得及反抗,莫楠晟就已经将她的外跑脱掉。

    接着是她的里衣,只是一瞬,她身上只有一件都已,白皙的肌肤身上横着一道道被细柳留下的伤痕,触目惊心。

    周沁蔷想要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却被莫楠晟阻拦,他按住她的双手,声音低沉道,“别动。”

    莫楠晟垂眸看着她身上的伤痕,清冷的眸子泛着一层寒霜,他拿出药瓶,晕染在指间涂抹在她的身上。

    那微凉的触感让周沁蔷顿时身躯一僵,她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俊美的容颜透着冰冷,那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身上的伤痕。

    抹的小心翼翼,除了父亲,这是她第二次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感觉到对自己的关心和心疼,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一直都是莫楠晟。

    犹得伤口在胸口,她想要阻挡住他的手,却被他拦住,他看着她,低沉到,“别动。”

    又是这两个字,周沁蔷有些羞涩和沉闷,这是她与第二个男人如此亲民,这种感觉让她很不习惯。

    她还想要再动,想要自己动手,谁知莫楠晟竟然点了她的定穴,瞬间让她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他清冷的看着她,“闭上眼眸。”

    周沁蔷抿了抿唇畔,知道自己也抵不过他,也知道他没有恶意,只是这样的方式让她真的很不适。

    她听话的闭上眼眸,至少她看不见就好。

    虽然只是一种心里安慰。

    但是她发现,眼眸闭上后,身上的各个感官就变得极其敏锐。

    她蹙眉,却没有乱动,她可以感觉到莫楠晟的指尖正往她的兜衣里去,那微凉的药摩挲着她的柔软。

    心中再也忍耐不住,她骤然睁开眼眸,视线撞进了莫楠晟漆黑如墨的瞳眸,她看到他的眸低似是泛着一抹笑意。

    顿时她面颊一红,想要开口,却发现他的手已经离开,在其他的地方抹药。

    等将身上所有的伤口抹好药后,周沁蔷感觉自己想是重生一世,从未觉得时间过得这般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