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发展到哪一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6本章字数:2246字

    周沁蔷看着他抹好药后,出声道,“解开我的穴道。”

    她这样只在他面前穿着兜衣,总有种赤裸的感觉没,浑身不自在。

    莫楠晟只是清冷清冷一笑,他倾身上前,身子弯下与她的视线平视。

    看着她红晕的面颊,他低声一笑,一把楼主她的腰身将她压在床榻上。

    周沁蔷惊呼一声,以为他压在身上,会压到伤口,那样只会更疼,谁知他只是将她按在床榻上,手臂撑在她肩膀两侧,将身子支撑起来。

    他的衣袍若有若无的擦着她的肌肤,酥痒沁凉。

    莫楠晟低头看着她,见她躲避着她的视线,想要出声却不知该说什么的模样,顿时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他的低笑声让周沁蔷心神一动,她转头看像别处,面颊更加的发红。

    忽然她眼前一暗,唇畔便被莫楠晟吻住,她一怔,看着他泛着笑意的眸子,他霸道的吻着她,不断的索取。

    她想要反抗,可是身子被点了穴道,他的舌挑开她的唇畔,勾起她的舌极尽缠绵。

    周沁蔷闷哼出声,却换来他无止尽的索吻,他的手搂着她的腰肢,手掌渐渐的上移,抚摸着她的柔软。

    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席卷而来,周沁蔷惊呼一声,咬了下他的舌头,却换来他更加疯狂的吻,他的手不断的抚摸着她的柔软,不断重复。

    顿时她感觉浑身一软,想要反抗,却被点了穴,无法动弹。

    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周沁蔷心神一震,瞪着近在咫尺的莫楠晟,眼神示意他离开。

    “二爷,皇上他们已经到了御花园,就差你和周姑娘了。”夜枫的话在外面想起,莫楠晟身躯微微紧绷,他看着周沁蔷有些愤然的面容,唇畔一勾,这才起身。

    周沁蔷想要说话,让他解开她的穴道,话还未出口,莫楠晟已经解开了她的穴道,她起身快速将衣裳穿上。

    抬眸冷冷瞪着悠闲站在那里的莫楠晟,冷声道,“最好不要有下一次!”

    不然她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他!

    对于她的威胁,莫楠晟清冷一笑,唇畔勾着一抹促狭的弧度,“本王随时恭候,本王倒想看看,再有下次你会作何?”

    周沁蔷心中一气,更有一股羞涩席卷而来,她转身没有理会他打开房门,由于动作太大,牵扯了身上的伤口。

    一丝疼痛骤然袭来,让她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咬牙忍住,看着站在外面的夜枫,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夜枫看着她苍白的容颜,担忧询问,“周姑娘,你的脸色很不好,没事吧?”

    “无事。”就这点小伤害要不了她的命。

    她紧抿着唇畔,踏步离去。

    莫楠晟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有些踉跄的脚步,骤然上前将她拦腰抱起朝前走去,突来的动作让周沁蔷差点惊呼一声。

    她侧眸看向莫楠晟,冷声道,“放我下来。”

    “你这样的速度太慢了,让一国之主等你,你认为合理吗?”莫楠晟没有理会,抱着她快步走到了御花园的方向。

    四周的侍卫开始渐渐增多,周沁蔷担忧的看了眼,冷声道,“放我下来,已经到了。”

    闻言,莫楠晟垂眸淡淡凝着她,这才将她放下来,伸手扶住她的手臂,低声询问,“你自己可以?”

    “可以。”周沁蔷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莫楠晟微微蹙眉,眸色深黑,不知其味。

    “二爷,方才我们在凤仪宫惩罚皇后的事,皇上会不会怪罪?”夜枫担忧的看着莫楠晟,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对方是皇后。

    方才他们在御花园,是二爷安排在皇宫的人来报,周沁蔷被皇后唤走了,去了半个时辰都没回来,正好镇国候出现,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这才不放心的跟着他们去了凤仪宫,只是他们没想到,皇后竟然真的对周沁蔷动手。

    难怪二爷会这么生气,只是不知道皇后会不会在皇上面前颠倒是非?

    对于他的担忧,莫楠晟只是清冷一笑,“无畏,皇后她心中明白,这件事她不再理,况且她若是敢在父皇面前告状,最终受苦的是她的儿子。”

    夜枫只是愣了一瞬便随机了然。

    是啊,这件事皇后本就不在理,若是她将此时告诉皇上,镇国候不会善哉罢休,而且他们亲眼目睹,是莫楠瑜亲手打的周沁蔷。

    自爱凤仪宫,即使周沁蔷犯了错,也轮不到一个身在宫外的亲王动手。

    况且周沁蔷的身份是镇国候之女,当朝公主之女,岂是瑜亲王可以随意动手的。

    这一次的赏花大会,皇上随意待了一会便离开了,剩下一群皇子公子和小姐们。

    周沁蔷和镇国候站在花圃外围,她垂眸看着眼前的芍药,心神却飘忽在外。

    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在华庭宫,莫楠晟对她做的一切。

    她的手抚摸着树立的芍药,眸色涣散。

    镇国候转头看着她,蹙了蹙眉道,“蔷儿,你和晟亲王发展到哪一步了?”

    他的声音和问出的话让周沁蔷一震,手掌也骤然一紧,只听“咔嚓”一声,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被这段的花枝,一时有些失神。

    镇国候垂眸看着她的动作,眉宇蹙的更紧。

    她和莫楠晟发展到哪一步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

    “蔷儿,听爹一句话,尽量和晟亲王保持距离,他不是你能相守的男人,他身为皇子,这一生注定不会平静。”镇国候转身,手掌轻微的拍了怕周沁蔷的肩膀。

    这个女儿是他最宠爱的,也是他最省心的,同样是他最看重的女儿。

    他不愿看到最宠爱的女儿嫁给一个皇子,她只希望她一生平安,不要涉足皇家之争。

    周沁蔷垂眸,狭长的眼睫掩去眸低的黯伤,半晌她抬眸,对着镇国候淡淡一笑,“爹,你多想了,女儿没有对晟亲王有任何想法。”

    看着镇国候仍旧有些不放心,她淡笑,“女儿说的是真的,皇家之争自古以来杀戮血腥,我只想平静的过一辈,不求其他。”

    这是她今生唯一的目标,但前提是要报仇,杀了前世所有伤害她的人。

    听她这么说,镇国候这才舒心一笑,他拍了怕周沁蔷的肩膀,宽心一笑,“好,你能这样想吗,爹就放心了。”

    周沁蔷淡笑,但是心中却泛起了一丝苦涩,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没,总之不好受。

    待了一会,她看着几个大臣纷纷离开,镇国候也离开了,毕竟这赏花大会,是年轻人喜欢的。

    她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转身就要离开,这时莫楠凤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周沁蔷,随本宫去楼阁那里,本宫听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湛,本宫倒想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