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章他怎么会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90字

    那诛九族三个字让周沁蔷心神一颤,她愤怒的瞪着莫楠凤,她知道,莫楠凤现在是太子,只要他想做,没有他做不到的。

    莫楠凤看着她阴冷一笑,“周沁蔷,本宫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求本宫,在本宫的东宫内跪上三天三夜,兴许本宫心情好了,还能饶你父亲一命。”

    周沁蔷知道,父亲不怕莫楠凤,甚至实力比莫楠凤要强,但是毕竟父亲是臣子,若是因为她而乱了方寸,到时得罪了皇上,那可真是诛九族的大罪了。

    她紧紧攥着双手,无尽的恨意充满胸腔,就在她不知该如何做选择时,手紧握的手被一只大手紧紧包裹住。

    她一震,侧眸看向身侧的人,是莫楠晟!

    他怎么会来了?

    莫楠晟对着她勾唇一笑,抬眸看着对面阴冷的莫楠凤,清冷出声,“太子,你想要对付周沁蔷,也要看本王答不答应。”

    对于他的霸道和不敬,莫楠凤则是嗤笑一声,“就凭你?本宫现在是太子,你只是一个亲王,在皇宫,你有何资格跟本宫斗?”

    莫楠晟清冷一笑,拉着周沁蔷的手转身离开,临走时,他冷声道,“那本王倒要看看,你的人还有力气在动她吗?”

    莫楠凤一震,看着远去的两个身影,眉宇紧蹙。

    半晌他看到安林急匆匆走来,走道他身侧,低头急促道,“殿下,我们的人……全都死了!”

    什么?

    死了?

    怎么可能,他布置好的人,他们的位置也极其隐秘,没有人会知道。

    那些人都是用来对付周沁蔷的,他们怎么会死了?

    忽然莫楠凤想到了莫楠晟方才离开的话,“想要动周沁蔷,那也要看你的人还有没有力气。”

    是他,是莫楠晟!

    他竟然杀了他布置在暗中的人!

    混蛋!莫楠凤阴冷的瞪着已经远去的两个人,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那两人。

    周沁妍一直在一旁看着,她蹙眉,走到莫楠凤身侧,小心翼翼询问,“太子殿下,您……”

    “住嘴!真是个废物!”莫楠凤忽然对着周沁妍阴冷一语,转身便快步离开。

    周沁妍愣在那里,错愕的看着远去的莫楠凤,手掌紧紧攥在一起。

    听他的口气还有方才莫楠晟拉走周沁蔷的那一幕,她知道莫楠凤的计划失败了。

    周沁蔷会平安回到府中,还是在莫楠晟的保护下。

    她究竟那里好?为何莫楠晟这么对她?

    想起这一切她就浑身充满了恨,恨不得杀了周沁蔷,可是她次次失败。

    之前母亲让她将信封交给皇后,但是她看到周沁蔷随着皇后的人离开了,便自主做了决定,打开信封看了一眼。

    里面写的是周沁蔷的弱点,只要利用镇国候,暗周沁蔷便会四五葬身之地。

    她思索了一番,便将这封信交给了莫楠凤,只是没想到,莫楠凤也没有得手。

    看着周围的一些公子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一些鄙夷,她知道他们误会了。

    这些人是误会她想要巴结太子,反被太子教训。

    心里愤恨道极点,她剁了两脚,快步转身离去。

    夜枫跟着莫楠晟一路走出宫外,看着他抱着周沁蔷上了马车,他这才跳上马车驾马离去。

    方才二爷让他去调查,他动用隐藏在宫里的暗卫,这样冒险的方法只怕会让莫楠凤起疑。

    他蹙眉,想要跟二爷禀报,转而又想到二爷心中应该清楚。

    马车内,周沁蔷坐在他的对面,她抬眸看着对面的莫楠晟,感激道,“方才谢谢你。”

    她知道若非是莫楠晟,她不可能平安走出皇宫,甚至会打上父亲的命。

    莫楠晟清冷一笑,“本王说过,只要是本王的人,本王会护到底。”

    又是这句话,他永远都是这句话,但是就是这句话,让她有了安全感,让她一次次的陷入危难中都是他救了她。

    周沁蔷垂眸,袖袍下的手紧了紧,她心中轻叹,苦涩一笑。

    她不知为何,每次想要远离他,可是每次最终都和他在一起。

    父亲不愿她和莫楠晟在一起,其实她也不愿,她不敢赌,同样她再也赌不起。

    就在她刚要言语时,莫楠晟突然出声,“方才在楼阁,你说的那首诗可是在形容本王?”

    周沁蔷一顿,眉宇微蹙,不可否认,她形容的的确是他。

    她抬眸看着对面的他,俊美如斯,玉簪束发,身着湖蓝色的衣袍,身上更是萦绕着淡淡的桃花殷香,虽然味道极淡,但她却能闻得出来。

    或许是时间久了,那种属于他身上的味道已经不需要特别在意便能闻得到。

    莫楠晟身子前倾,眼眸与她平视,清冷一笑,“你的诗句与本王可真贴切。”

    她勾唇一笑,“是挺贴切。”

    回到府中,周沁蔷独自下了马车,看着夜枫驾着马离开,她垂眸,紧抿着唇畔,这一趟皇宫之行,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更没想到她和莫楠晟的关系更加的微妙。

    清冷的竹林深处,空气中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莫楠瑜负手而立站在竹林中央,冷冷的望着远方,在他身后走来一个女子。

    他微微侧眸,冷声道,“韩姑娘约本王来这里有何事情?”

    汗嫣然淡笑,眸低滑过冰冷的杀意,“臣女来是想和瑜亲王谈一场交易。”

    “交易?”莫楠瑜讽笑出声,他转身面对她,“我们之间还有交易可谈?当初狼牙山之行,你不是不信本王吗?又何故来寻本王?”

    想起狼牙山,韩嫣然愤怒蹙眉,当时在营帐内,周沁蔷对她的警告和威胁她有记在心,一辈子也忘不掉。

    周沁蔷不除,她难以心安,更别提能够嫁给莫楠晟了。

    她抬眸看着他,道,“一码归一码,如今瑜亲王独木难支,而臣女也想除掉周沁蔷,不如我们再次合作,我让我父亲助你,你帮我铲除周沁蔷,如何?”

    莫楠瑜垂眸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娴雅,说出的话异常狠毒犀利的女子,勾唇讽笑,“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和你合作?又怎么有把握本王是独木难支?”

    对于他的质问,韩嫣然只是顿了一下,一时没有找到语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踌躇了半晌,才道,“总之我说的是事实,若是瑜亲王合作,那就交易,若是不合作,臣女便找别的人。”

    莫楠瑜微微蹙眉吗,垂眸看着她急切的神情,眸低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轻蔑,他冷声道,“本王合作也可以,但是这一次既然合作,你可否答应本王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韩嫣然蹙眉询问。

    莫楠瑜温润一笑,那冰冷的神态烟消云散,他走进她,声音低沉,“嫁给本王,本王自然帮你,和你合作。”

    “不行!”韩嫣然立即拒绝,她愤怒的瞪着莫楠瑜,怎么可能,她爱的是莫楠晟,和他合作就是为了铲除镇国候和周沁蔷。